A+ A-

夜深了,霍言深终于耗尽力气,消停了下来。

“滚!”霍言深抬了抬手里的DV,“这里面的东西会时刻提醒你,你到底有多jian!”

江漓月一整天滴水未进,嗓子都嚎哑了,她浑身遍布青紫的痕迹,瑟缩着看了他一眼:“言深,我求你不要拍这个……”

“怎么?你还会觉得羞耻么?”霍言深冷笑,抓了件衬衫丢给她,扯着她头发将她丢了出去:“滚!别让我说第三遍!”

江漓月不知自己是怎么从霍氏出来的。

出租司机眼神怪异,她皱着眉捂紧了衬衫的下摆:“师傅,你快开车吧!”

她的情绪始终都是紧绷着的,想着到家了就好了,可渐渐的,她发现了不对劲。

不,这不是回家的路。

“停车,我要下车!”她故作镇定的低喊。

司机停了车子,她拉开车门拔腿就跑,却被抓住手腕压在车身上,男人滑腻的大手贴在她的*前:“多少钱一次,我给你。”

“我不是卖的!你走开!”江漓月尖叫着,拼命的反抗。

男人恼了,一巴掌扫了过来:“给脸不要脸的jian人!”

江漓月被按住了地上,男人动作更加粗暴,很快这唯一一件衬衫都快保不住了,她又气又急,抓起什么就砸了过去。

砖头砸中了脑袋流出殷红的血,男人应声倒地,江漓月捂着撕烂了的衬衫,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颤抖着用男人的手机拨通了急救电话,她扒下了男人的外套,凭着本能,一步一步的往家走。

直到几近凌晨,她才终于走回城市另一头的家里。

刚打开家门,里面就响起了霍言深冰冷的声音。

“你去哪里鬼混了?”

“我没有……”江漓月又累又饿,眼里盛满了疲惫,对上霍言深冰冷得近乎吃人的视线,她连争辩的力气都没有,疲惫的摆摆手:“你让我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不好?”

“逃避?”霍言深低垂眼眸,目光落在江漓月身上的男人外套,还有里面撕碎的衬衫上。

捻起外套狠狠扔在地上,大手扣着江漓月的手腕,直接将她压在身后的墙上,阴鸷的视线对上了她的:“在我这里还是不满足,你就去找别的男人?江漓月,你就这么**吗?”

“我没有……”江漓月放声大叫,着急的辩解:“你误会我了,我身上的衣服,是因为……”

“够了!我不想听你和野!男!人偷情的细节!”霍言深强硬打断了她,他的手缓缓移到她的脖颈上,本就淡漠的眼神越发的凌冽:“江漓月我提醒你,你欠着我的债,你的身你的心都是我的,胆敢背叛我,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江漓月无心再去辩解什么,她身子僵直着,连开口的时候都带着颤音:“霍言深,你不能对我这么残忍,我是人,不是动物!”

“动物?你怕是高看自己了!”霍言深掐住她脖子的手不住收紧,满眼的嘲讽:“动物尚且有廉耻之心!像你这样心狠手辣勾三搭四的jian女人,你有心么?动物,你以为你配吗?”

江漓月抬眸看着他,在他暴戾的眼里,她第一次感受到了如此深刻的绝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