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一早醒来,用力按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宿醉的后遗症还真是让人很。。。。。。唉,昨天晚上被这帮子兄弟轮番灌着喝,如果不是自己偷偷逼出了一部分,想必现在躺在祥澜苑地上的人就会多加一个自己了吧。

想到他们四人醒来发现。。。。。。嗯哼,嘿嘿。。。。。。自己一定不能错过如此辣眼睛的时刻。想到这里,苏木再也躺不住到了,迅速的起来洗了把脸,随便拽了件衣服换上,直奔祥澜苑而去。

还没走到祥澜苑,就听到里面一阵阵狼嚎。苏木速度的加快了步伐,再不快点,可就错过了一场好戏。啊哈哈。。。。。。。。

“我靠,死耗子,你特么的脚放哪里呢,特么的,我说你呢,耗子!”这气急败坏的声音一听就是老金,哈哈。。。。。。没想到一直笑面虎存在的老金竟然还有这一面。够本了啊哈哈哈。。。。。。。。。。

“老大,我要跟着你。。。。。再也不离开了。。。。。”小狼这家伙,还是个孩子啊,以后。。。。。“我要跟着老大狐假虎威,哼哼!躲在老大背后看着耗子被蹂躏。。。。哇咔咔。。。。。。等你狼爷长大的,你个死耗子!!!!。。。。。。。。。。。。”

。。。。。。。。。。。。。。。。特么的,这特么的还可以这样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狼!特么的,浪费劳资感情。

黑子一脸深情的抱着耗子的腿:花花,木嘛~花花,你。。。。你等我。。。。等我跟着老大混出样来。。。。。我。。。。。我一定。。。。。一定可以的。。。。。我一定风风光光的娶你进门。。。。。花花。。。。。花花。。。。。。

唉~劳资这是要当媒婆的节奏啊,特么的劳资容易吗,认识了这么一群货,又当爹又当娘的,临了还得给他们娶媳妇儿。特么的,劳资还单着呢!

站在门口,静静听着兄弟们或真心、或玩闹的梦话,苏木想了很多,一会笑一会恼一会无奈。。。。。。唉,这就是自己的兄弟啊,不论什么时候都会站在自己身后的兄弟!未来,我定要同我的兄弟们,实现他们所有的心愿,想娶媳妇儿的就风风光光的娶,想坑死人不偿命的就特么的自己去坑,别拉劳资下水。

叫住经过的小二,让他叫人来,把祥澜苑收拾一下,顺便把那几个货仍会房间休息。苏木决定出去转转,等兄弟们醒来再说。

一直等到下午,耗子几人才一个个的起chuang。苏木也不叫醒他们,让小二在房间给他们留了字条“醒了来天字一号房找我”,直接在自己的房间看起了上午在外面顺手买的杂记,当做消遣看着。

收拾好自己来到天字一号房的耗子,进门就看到自家老大坐在窗前,手里捧了本书,看的分外认真,悄悄将自己的脚步声放轻,唯恐打扰到老大。其实在耗子进门的一瞬间的苏木就听到了,只不过是不想说话,便没有回头,一直将注意力放在了手中的书上,又感觉到他自己已经自觉的找地坐下了,就更懒得管了。

“老大,我来啦!”还没进门,大老远就听到了小狼的声音,苏木没有回应,随着小狼一起来的黑子扯住了**前走去的小狼,直接在耗子的旁边寻了个地,拉了小狼坐下。看了看耗子和黑子,又看了看一直在看书的苏木,小狼最终还是乖乖地坐那不动了。

又过了一刻钟,老金才姗姗来迟,进门就对着众兄弟说:老大,兄弟几个,老金来迟了。

听到人都已经来齐了,苏木也放下了书,转过身,示意老金把门关上,端起茶杯,看着起起伏伏的茶叶默不作声,一脸沉思状。众兄弟被苏木这一幕惊到了,我靠,什么情况,叫我们过来就是看他品茶喝水?可是,特么的谁敢先出头?一番眼神交流过后,依旧没有结果,算了,还是坐着吧,等老大想说了就是。

苏木不是没有看到耗子几人的小动作,只是懒得揭穿而已,和他们一起四五年了,都什么样别人不知道,自己身为老大能不知道吗,即使他们一个表情,自己也知道他们肚子里在搞什么鬼。

放下杯子,轻咳一声,苏木终于打算开始了!结果。。。。。。。。。。

没有下文!没有然后!没有下一句!

苏木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不说话,也不有所动作。慢慢的,小狼先扛不住了,对着苏木说:“老大,我们。。。我们怎么了吗?”

听到小狼的声音,耗子几人心底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特么的,也不知道老大和谁学的这一招,每次什么都不说话,就那么直楞楞的盯着你看,看的你心里都发毛。如果被我知道了,一定带着黑子和小狼去揍一顿,老金武力值太低,就负责望风,万一老大来了呢?唉,真的不容易啊,和老大斗智斗勇就特么的没赢过。

苏木自然也看到了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也不揭穿,小样儿,以为这样就完事了?真以为劳资这老大是白混的?一点长进都没有的货。

其实苏木这话就有点冤枉耗子、黑子他们了,分开的这一年多,兄弟几个各自经历虽不尽相同,但绝对是有了不小的进步,不然也不可能一直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只不过,他们面对的人是苏木,这个从他们有记忆以来,就一直生活在一起的老大,心底自然而然的就收起了在外面的那一套。面对苏木的时候,自然还是以前的样子,总不能把心思动到自己兄弟头上吧,这还是什么兄弟!

认命般的叹了口气,苏木终于开了口:耗子你们几个,这一年多,都怎么样?

耗子:“老大,放心,我是一点事儿都没有,嘿嘿。。。。有事的应该是他们的吧”

小狼:“老大,小狼受伤了,差点就见不到老大了,老大你给我报仇啊。”

黑子、耗子、老金:。。。。。。。。。。。你这么一副求安慰求找场子,真的好么?特么的哪里就受伤了?明明就是你自己个二货瞎得瑟,没解决干净,被人临死砍了一刀好嘛!而且,连皮都没破!特么的,老大把自己防身的金丝软甲都给你了,你还好意思说。。。。。。。。。

苏木看也不看他们三人一脸的蠢样,直接对小狼说:“好,小狼,告诉耗子,让他把人找出,然后我让黑子把人给你抓来如何?”

小狼一脸的跃跃欲试:“好啊好啊,老大。”

苏木笑的是如沐春风:“那么,小狼啊,你是不是得告诉你老大我,你是怎么快死了的,嗯?”

“呃呃呃。。。。。。老大,这个。。。。。这个就不用了吧,”小狼突然感觉背后一凉:呜呜。。。。。老大好凶,早知道。。。。。早知道就不告状找场子了,呜呜。。。。。。。。

“你自己光长个子不长脑子是吧!”“嘭”的一声,伴随的是一地的茶水及杯子碎片,苏木是真的被小狼气到了。这家伙实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一点都不长记性的货。特么的竟然就敢一个明晃晃的杀上暗阁,如果不是耗子的消息网,黑子又去的比较快,估计小狼就得交代在那!“你给我滚一边想去!”

看着突然怒气暴涨的苏木,小狼也不敢替自己辩解什么,心里也知道自己上次确实太缺心眼了,也幸亏黑子哥和耗子哥比较靠谱,不然。。。。。。自己还是去墙角蹲着吧。

看着小狼一个人蹲墙角,黑子有点不忍心:“老大,其实。。。。”

苏木余怒未消:“闭嘴!以为小狼这事就这么过了,嗯?耗子,你先说。”

“呃呃呃。。。。。”突然被点名的耗子有点懵:我是谁,我在哪,我干嘛的?这特么什么事啊,该死的小狼,就这么坑兄弟的啊啊啊啊。。。。。。。。

“老大,这次小狼的事。。。。。嗯。。。。。。。”耗子一边绞尽脑汁的思考,一边斟词酌句的组织语言,尽量弱化自己的存在。

苏木“啪”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给劳资麻溜儿的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还想怎么忽悠我,嗯?”

耗子不敢再墨迹:“老大,小狼的事,我的主要责任,是我疏忽了。一开始小狼闹着要去挑了暗阁,我还以为他只是说说,并没有放在心上,所以才有了小狼差点回不来一事。虽然事发之后,我让黑子急速前去帮忙,但,如果不是小狼有老大的金丝软甲,或许真的就回不来了。小狼还小,都是我的错,老大,我保证类似的事一定不会再有。”

苏木看了看耗子,没再说什么,本来是没打算直接当着兄弟们的面说出来的,自己来的路上还想着私下找时间和他们聊的,结果,自己一来,先是耗子给小狼下套,紧接着是小狼的以退为进,自己竟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原来都这么厉害,都特么的开始怼自己的兄弟了,虽然是无伤大雅,但长此以往,并不是什么好现象,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幕,只希望他们想明白。

黑子和老金听着耗子的话,一直默不作声,尤其是黑子,上次小狼有多凶险他是最清楚的,如果不是自己兄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护卫,如果不是自己快马加鞭赶得及时,后果真的不敢去想。特别是最后一幕,所有人都以为安全,结果竟然还要漏网之鱼,趁着其他兄弟在四处处理现场的时候,直接杀到了小狼面前,自己距离比较远,眼睁睁地看着那把刀扎向小狼的%.口,如果不是金丝软甲阻挡了那一秒,小狼迅速的左手持匕首结果了那人,那么。。。。。。。看来自己以后还得多练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fzyd99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