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刘警官只得对手下人说道:“你们散了,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我在这陪他们叙叙。”几人虽然看出些端倪,但既然刘警官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想多事,都走了。

周宾让刘警官在沙发上坐下,张妈上了茶便知趣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周宾望着刘警官说道:“看得出来,你应该是因为袁姐来的吧?”刘警官点了点头,但好象又想到了什么,忙又摇了摇头。周宾说道:“我希望以后你别再纠缠她了,这样我想我们应该还有可能成为朋友。”刘警官说道:“我明白了。”

周宾说道:“你在乡派出所是什么职务?”刘警官说道:“副,副所长。”副所长,对于周宾他们来说太遥远了,周宾说道:“刘所长,我们可能会在这里呆上一段很长的时间,以后还少不得有麻烦的时候,还希望刘所长多关照。”刘所长说道:“二位领导可千万别这么说,你们能够到我们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来,这是我们的荣幸。”

周宾摆了摆手:“以后不要再叫什么领导不领导的了,叫我周先生吧。”刘所长虽然没有见过多少世面,但他也知道周宾他们是不愿意泄露行藏,他说道:“是的,周先生,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就叫我一声,我乐意为二位服务。”周宾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刘抗,这名字有意思。

周宾说道:“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刘所长,如果我们的相处愉快,我想你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刘抗的脑子转得很快,周宾的意思他哪能不懂,只要把这二位爷伺候好了,以后的升迁应该会有莫大的帮助。

刘抗笑道:“好,以后我就唯周先生马首是瞻。”周宾说道:“大家是朋友,用不着说得这样生份。弦子,以后你就多和刘所长亲近亲近吧。”弦子点了点头,周宾端起了茶,轻轻地品了一口,刘抗忙站了起来:“你看我,这么晚来打扰二位休息,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二位先生,我就告辞了。”

周宾假意要站起来,刘抗说道:“周先生留步,我告辞了。”

刘抗走了,弦子把门关上,然后不解地问道:“离哥,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有必要搭理他吗?”周宾微笑着说道:“俗话说,强龙不斗地头蛇,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再说了,我们在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有个这样的朋友也不错,一些不方便出头的事情也有人去替我们打理。”

弦子道:“你还真要和他交朋友啊?”弦子原以为周宾也就是虚伪一下,没想到周宾还真的想了结交的心思。周宾说道:“怎么?不行吗?”弦子说道:“也不是,我只是觉得有些没必要。”周宾说道:“你不是觉得没必要,你是看不起他这个人,弦子,你要记住,英雄莫问出处,想你我刚见面的时候,你不也是一个落魄的杀手吗?”

弦子嘟起了嘴:“可这个刘抗,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周宾说道:“他这样的人只要用好了,也很好用的。”弦子说道:“我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弦子的话里多少还是有些情绪的,周宾只是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弦子打了个哈欠,然后说道:“好了,我也困了,早点睡吧。”周宾叫住了他:“这段时间功夫没搁下吧?我给你的心法学得怎么样了?”说到功夫,弦子好象睡意全消了,他瞪大眼睛说道:“那心法倒还很是有效,我感觉最近自己的功夫提升得很快。”周宾说道:“哦?是吗?来,我们试试,我倒要看你的身手是不是如你的嘴皮子那么厉害。”

生活一下子变得恬静,别说弦子,就是周宾都没有一下子适应过来。

早上起来,弦子在院子里舞了一趟刀,倒是引来了一些好事者的围观,特别是一些十几岁的小屁孩子,被弦子的刀法给迷得一塌糊涂,甚至还有人扬言一定要拜弦子为师,哺育得弦子赶紧躲进了屋里。

“离哥,我快受不了了,连个玩的地方也没有。”弦子说道。周宾看着今天的报纸,喝着牛奶,啃着面包。弦子说道:“离哥,我听张妈说镇南边有一个秋湖,那儿的鱼不少,经常有人在那钓鱼,你看我们是不是也去凑凑热闹?”周宾想想反正也没有什么事,便答应了:“好吧,你去买鱼杆啊什么的,买好了再回来叫我。”

弦子跳了起来,冲到了门口:“你等着我。”

二十分钟过后,弦子回来了,一进屋就对周宾说道:“都买好了,扔车上了,走吧。”周宾摇了摇头,交代了张妈一下,便跟着弦子上了车,两人往镇子南面的秋湖赶去。

秋湖很大,弦子挑了个僻静的地方,他准备得很是充分,甚至连钓鱼用的小凳子都准备好了。鱼杆他买了四根,扔了两根给周宾:“会玩吗?”周宾微笑着接到手里,熟练地操作起来,做好一切的准备工作,线放了出去,两人便闲了下来。

弦子说道:“我听张妈说这湖里有很大的桂鱼,大的足足有十好几斤呢,看我们谁先把它钓上来。”周宾点了支烟,干脆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坐到了草地上,躺了下去。弦子说道:“离哥,你这样钓鱼怎么行?一双眼睛望着天,鱼吞钩了你都看不见。”

周宾说道:“这不有你吗?你帮我盯着,我眯一会。”弦子气结:“感情你到这里是来睡觉的啊?”周宾说道:“有什么不好的?阳光明媚,微风席席,柔软的草地上很舒服的,要不你也躺躺?”弦子直接无语了。

就在这时间,听到身后有轻微的脚步声,二人忙回过头去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穿着白色绸质对襟衫的老头也慢慢向湖边走来,在距离周宾和弦子大约三五米的地方坐了下来,也是来钓鱼的。

老头头发和胡子都很花白,精神却是不错。

放好了线,老头在包里取出一杆旱烟杆,填上烟丝,然后摸索了半天,竟然没有找到火,他望了周宾他们一眼,然后站起来,悠悠地走到周宾的面前:“二位,能借个火吗?”周宾忙坐了起来,从身上掏出火机,给老头点烟。

老头美美地吸了一口:“谢谢了。”周宾说道:“老人家别客气。”老头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周宾的旁边蹲了下来:“看二位面生得很,应该不是本地人吧?”弦子说道:“嗯,我们是到这里来玩的。”老头笑了:“河阳乡除了这个秋湖,也没有什么值得玩的了。”

周宾说道:“老人家,你经常到湖边钓鱼吧?”老头点了点头说道:“嗯,只要天气好,一般我都会来。”周宾笑了:“一年天气好的日子应该有大半吧。”老头说道:“我看二位的气度不凡,应该是官家的人吧?”周宾说道:“算是吧。”老人说道:“看你的样子象是最近不怎么顺畅吧?”

弦子笑道:“老人家还会看相啊?他何止不顺畅,麻烦事还一大堆呢。”周宾瞪了弦子一眼,弦子忙闭了嘴,老头说道:“有麻烦是好事,能力大的人麻烦也就大,能力小的人麻烦也相对小。因为对能力大的人来说,小麻烦不能叫做麻烦。”弦子说道:“老人家以前是做什么的?”老头说道:“教书的。”

弦子不吭气了,他最怕的就是老师,从小到大他的成绩都不好。

周宾说道:“那先生应该桃李满天下了吧?”老头自豪地说道:“可以这么说吧。”周宾心里暗笑,这老头倒是好不谦虚,就这鬼地方,他能够有多少有成就的学生?老头见周宾这副表情,面带愠色:“怎么?看不起老头子?”周宾忙说道:“没有,怎么会呢?”老头道:“你一定认为老头子窝在这样的地方,就算教了些学生,又怎能算是桃李满天下对吧?”

周宾一惊,没想到老头竟然猜中了自己的心思。

老头说道:“如果我杨逸然都不能说桃李满天下,那放眼华夏,也没有几个敢说这样的话的人了。”周宾听了震惊起来,杨逸然他自然知道,爷爷曾经无数次在他的耳边提过,他可是目前华夏国硕果仅存几个国学大师之一,而他的眼界学识不是常人所能够比拟的。

周宾没想到出来钓鱼竟然还遇到个大儒。

周宾忙站了起来:“杨老先生,刚才是我失礼了。”杨逸然说道:“不知者不怪。”周宾说道:“我常常听到爷爷提到杨老先生的名字,一直没机会得见,今天有幸能够在这里见面,是晚辈的福气啊。”杨逸然拂着胡须说道:“什么福气不福气的,我就是一个糟老头子,现在在这里的目的和你们的一样,不过就是钓鱼罢了,那些虚的礼数就免了。”

周宾说道:“我爷爷曾经说过,杨老有两大本事,学其一便可治国齐家平天下了。”

虽然杨逸然话是这么说,突然有个人拍他的马屁,他还很是受用的。他问道:“你爷爷是谁?”周宾说道:“周国光。”杨逸然想了想也惊讶地说道:“你是周家的小子?”周宾点了点头:“晚辈周宾!”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