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周美容死了!

她从病chuang上滚了下去,在冰凉的地面上冻了一夜,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霍言深简直不敢相信:“什么?你说什么?”

他从没想过让周美容死,当初他狠心停了她的药,本来打算等过几天再恢复用药,没想江漓月却去找了楚勒,这才让他生气又嫉妒。

可现在……

不该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收回手机,霍言深重回病房,站在了江漓月的chuang前。

她躺在chuang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着,她一条腿裹着石膏,一条胳膊包着绷带,近半个月了,因为反反复复的折腾,她的伤口一点愈合的趋势都没有。

霍言深无措的抬手捂住自己的脸,他病态的用这种近乎残忍的想要留住她,可现在,隔着一条命,他们的未来又该如何?

他们,还有未来吗?

霍言深眸光冷了冷,刚想离开,却听到江漓月念叨的声音:“不要过来,求求你放过我…”

她在说梦话,语气里充满了哀求和绝望,还带着丝丝的哽咽。

她在怕他,连在梦里都怕他。

霍言深转身匆匆离去。

深吸了口气,带上了病房的门,对外面的保镖说:“别让任何人见她,让护工好好照顾她,如果她出了一点事情,我唯你们是问。”

都已经走很远了,耳边仿佛还回荡着江漓月痛苦的哀求声,霍言深攥紧了拳头,心乱成了一团。

三天后,霍言深主持了周美容的葬礼。

江新月也来参加了葬礼,看到他以主人的身份主持,她嘴上不说,心里很是气愤。

葬礼结束,她走到霍言深跟前,问道:“你想好怎么告诉堂姐这件事了吗?”

“顺其自然。”霍言深的目光闪了闪。

“不如,送她去留学吧!”江新月亲昵的揽住了霍言深的胳膊,建议的说:“她之前不是想去英国吗?以婶婶为要挟让她去留学,她不能不从,等过几年事情过去了,也就淡了。”

霍言深表情微微有些松动,但没有立即答应。

看出了他的犹豫,江新月识相的闭嘴,也不再多问什么。

两人分别以后,看着霍言深远去的身影,江新月面容变得扭曲起来。

她不是看不出霍言深眼底里的犹豫!

他停止了折磨她,又舍不得送她走,不就是想留着她?

不,她无法容许这个女人的存在,决不允许她留在霍言深身边威胁自己的位置。

江新月眼眸里浮现出一抹恶毒的光芒,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我想让你再帮我办一件事。”

三天后的夜里,江漓月睡得正香,却忽然听到外面躁动的声音。

她强撑着站稳身子,摸索着下chuang,拉开了房门,看到外面保镖围攻下的数十名记者。

“江小姐,你为何没有出现在你妈妈的葬礼?”

“江小姐,请问你和霍总,也就是你的堂妹夫,到底是什么关系?”

“江小姐,传说你妈妈是因为你做了霍总的*#才自杀的,是吗?”

“什么?”江漓月脸色发白,眼睛都瞪圆了:“我妈妈怎么了?再说一遍?你们给我再说一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