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李晗开着车看着身边烂醉如泥的唐晓友,说不上生气,到有一种心爱的玩具丢失后又找回的喜悦。唐晓友父母那边也要招呼一声,免得对方大晚上睡不着觉心里挂念。

李晗拿起自己的手机刚想拨打,才发现已经没了电,在唐晓友不见的这短短几个小时内,他可没少折腾。李晗顺手拿起唐晓友的手机,给唐晓友的父母拨打过去报了平安后,才挂断电话。

“我的手机怎么在你手里,你会变魔术是不是?”唐晓友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一会眯缝着眼睛打着盹,一会又醒来冲着李晗嬉笑几声,还不时伸出手指勾着李晗的下巴挑逗几下。

“是喝醉了遇到了老同学,还是遇到了老同学高兴的喝醉了。”李晗从何火和小曾那里是听到了不少,和唐晓友相处这么长时间一来,李晗很少见她和以前的同学来往。交往的圈子不是工厂的同事,就是邻居和亲戚。这突然冒出的同学,让李晗心里有些疑虑。可自己和唐晓友分开后,唐晓友的手机又落在车里,不可能主动约会同学去酒吧喝酒,偶然碰到的可能性很大。

汽车很快来到楼下,李晗搀扶着瘫软的唐晓友朝家里走去。

除了新婚那天,面对亲戚朋友的劝酒,唐晓友醉过一次这次算第二次了。可上一次唐晓友人是醉了,可意识还很清醒,言行举止都十分利索。

“酒,干杯,和往事说再见。”唐晓友的嘴里不时蹦出不连贯的话语,同时伸出手在李晗的怀里胡乱挣扎起来。

回到家李晗刚把唐晓友轻轻放在沙发上,想要去厨房弄些水给她喝,一转脸唐晓友又瘫软睡倒在沙发上如一滩烂泥般。

“咱俩不就是斗嘴,至于喝那么多酒解忧吗。”李晗拿起一杯清水,再次把唐晓友扶正,可唐晓友的鼻子里传来呼呼的酣睡声,也无法喝下清水解酒。

“来,在干一杯,不醉不归。”李晗轻轻在唐晓友耳旁说了一句,唐晓友本能的接过李晗递来的清水,不由分说就朝嘴里咕咚灌了进去。

一杯清水下肚是解不了多少酒劲,可至少能分解唐晓友体内的酒精浓度。李晗更希望唐晓友就这样睡上一觉,等第二天自然醒来。

李晗把杯子收回,像上一次唐晓友伺候自己一般,弄来一脸盆的水和毛巾,开始在唐晓友的脸部和脖颈擦拭起来。

“再来一杯,我有钱。”唐晓友突然间伸出手,从口袋里掏出钞票,猛地拍在茶几上,把李晗当成了酒吧的酒保继续讨要酒水。

“好,在给你一杯大号刺激的酒水。”李晗无奈的笑笑,把脸盆和毛巾收好,又倒了满满一大被子的冰水递给了唐晓友。

唐晓友睁着醉醺醺的眼睛,脸上带着桃花般的笑容,分明那杯子就在茶几上,可伸了几次都没有拿到。

“美女,我来喂你喝吧。”李晗拿起杯子,坐在唐晓友身旁搂着唐晓友的肩膀,把里面冰水顺着唐晓友的嘴巴倒了进去。

“你走开,别离我这么近。我可是有夫之妇,把你的爪子拿走,要不然我老公的两个员工会把你揍成熊猫。”唐晓友一把推开李晗,还没喝完的冰水也倾洒出来,弄得两人的衣服上都淋湿一片。

“行了,别折腾了,早点睡吧。”李晗顺着唐晓友的推力,直接从沙发上离开,先返回卧室一趟,抱了两件睡衣走了出来。

“今晚,也该你睡睡沙发了。”李晗把其中一件睡衣先扔在旁边,自己脱下了衣服换上了睡袍,然后才准备给唐晓友更换上。可结婚一来,别说和唐晓友有肌肤之亲,连正式的接吻都没有。平时演戏给双方父母看,也只是简单的搂抱,这一刻李晗看着满脸娇红的唐晓友,心里慢慢升腾起一股**的火焰。

“我只是帮唐晓友换衣服而已,她的衣服上有水,睡觉也不方便。”李晗给自己寻找合适的借口,在次坐到了唐晓友身旁,手指放在唐晓友衣服的纽扣上,做贼般解开几个扣子后,看到唐晓友雪白滚圆的%部,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咱们的话还没有说完,你怎么不理我了。你猜不到我什么时候喜欢上你吧,你长得是很帅气,可我又不是花痴,怎么可能一见面就迷上你。”唐晓友还以为这是酒吧的包厢,自己还在和成华聊天,她只想和成华多说说话,了解当年解不开的心结。

李晗不那么认为,他还以为是唐晓友不经意间的真情流露。

“那你说说看,你何时喜欢上我的。”李晗原先猥琐的手,变得光明正大起来,他利索的脱掉唐晓友的衣服,看着只穿着内衣的唐晓友露出全身白皙的皮肤,强忍着内心的冲动,把睡衣套在唐晓友身上。

“我不告诉你,你先说说你喜欢我的原因。是不是我长得漂亮,比你接触的女孩都要好看是不是。”唐晓友娇羞的一笑,身子不知不觉又歪掉一旁。

“是啊,你这身材是不错,皮肤白皙娇嫩,**修长笔直,%部鼓鼓充满了**。尤其是一双红唇,平淡中有一丝倔强,让我爱不释嘴。”李晗忍不住把手轻轻放到唐晓友的睡衣里面,抚摸她娇嫩的皮肤,嘴巴更是凑了过去狠狠咬着唐晓友的芳唇蠕吸起来。

“成华,你别这样,我现在已经结了婚,我不能背叛他。”唐晓友身体最*感的部位像是过电一般受到了刺激,她像是被炸雷惊吓到突然睁开眼睛,连忙蜷缩起身子,拼命推搡起来。

“成华是你的初恋情人。”李晗愣了一下,对于唐晓友刚才的反应,他也是喜忧参半。原先以为成华不过是她偶遇的同学,看来是判断错误。所谓的内心独白,不过是唐晓友和成华间的情话而已。唯一让李晗还感到欣慰的是,唐晓友的潜意识里还记得自己是已婚女人,不能和第二个男人有不正当的肌肤接触。可精神一旦出轨,**背叛也是迟早的事情。

李晗的热情突然从山巅,一下子降入低谷。

“我怎么会在家里,我身上的衣服哪里去了,你给我换上了睡衣。”唐晓友变得清醒起来,她揉着还发昏的脑袋,看看身上的衣服,对着李晗连珠炮般的询问起来。

“你说回娘家,可过了半小时我去你家结果没人,原来你去酒吧喝酒去了。还和成华幽会是不是。”李晗的口气依旧很平静,他已经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想尽量把事情解决,而不是制造新的矛盾。

“你胡说,我只是偶然路过酒吧,看到你原来开的汽车,想进去找个认识的人带我回来。后来忍不住才喝了酒,和成华相遇也是巧合。”唐晓友的声音从刚开始的理直气壮,到后来变得微弱起来。

李晗不是心%狭窄的男人,每个人都有过去,或者阳光灿烂,或者不堪回首。他也不想责备唐晓友和初恋情人成华,在酒吧意外重逢喝点酒水聊上两句。他要的是唐晓友现在的态度,他希望从这一刻开始,唐晓友的心里只想着他一个人,而不是十几年前荒诞不经的青涩初恋。

“早点睡吧,别想太多,下午的时候是我不对。”李晗坐在沙发旁,轻轻搂着唐晓友的肩膀淡淡说道。

“我先去洗个澡。”唐晓友像被针扎了一般,突然从沙发上跳起,逃命似地跑进卫生间里。

唐晓友在卫生间里面用水想让自己变得清醒,可清醒之后是该忘记过去还是珍视现在,唐晓友没有方向。曾经苦苦追寻的那份情感,在昨天又不经意遇到,唐晓友的心里开始产生了动摇,她隔着门有些内疚的看着外面的李晗。在偷偷打开房门的一条缝隙,唐晓友已经看到李晗躺在了沙发上入睡。

“喂,今晚你睡卧室的大chuang,我睡在沙发上。”洗完澡的唐晓友,像平常一般拿着毛巾擦拭还沾着水雾的头发,走到沙发旁和李晗说道。

李晗一转身看到刚出浴的唐晓友,是那么娇媚,带着几分水淋的秀发,微微敞开的睡衣把她%部的雪白露了出来,在联想刚才看到的情景,李晗压抑很久的**,又突然燃烧起来。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唐晓友本能退了一步,她感到一丝害怕,慌慌张张的朝卧室跑去,猛地把卧室的门关上反锁。

“唐晓友,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忘不了初恋情人,还对我有愧疚。我只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和你相处这么久,只能远远的看着你,稍微一靠近,你就会后退。你知道这段时间,我有多辛苦吗。”李晗走到卧室前,隔着房门轻声说道。

“那你可以去外面找女人解决啊,除了夏琴,找谁我都不反对,我都会替你保守秘密。”唐晓友在卧室的chuang上瑟瑟发抖,她连忙给自己辩解。

“是不是那个成华,曾经伤害过你,让你心里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我这就找人对付他,替你出口恶气。”李晗说着转身就要去处理此事,卧室里的唐晓友一听,连忙从chuang上跳下,打开房门一把死死搂住李晗。

“没有,我们俩是清白的。只是高中阶段相处过,是很纯洁的友谊,没有你想象的龌蹉。”唐晓友搂抱李晗,只是想阻止他伤害成华而已。可却再次刺激到李晗的神经,他一转身同样把唐晓友抱在怀里,对着她的脸狂吻起来,同时手开始扒拉唐晓友的睡衣。

“李晗,你不能这样对我。”唐晓友想反抗,可一个弱女子哪有力气对抗处于疯狂状态的男人。

唐晓友的睡衣被剥去,内衣也被拉断,她顾上不顾下。面对已经压在她身上发泄的李晗,她毫无抵抗力,直到钻心的疼痛传来,她分不清是心里的那根刺在提醒他远离男人,还是真的失去了最后的领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