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江漓月被送去了急救室,她的情况很严重,骨折了一条腿,脑袋又被撞击,几个小时了还没醒过来,医生说是否清醒也要看运气。

她脸色苍白的躺在病chuang上,嘴里挂着呼吸机,霍言深冷眼看着,无法把这个毫无生机的女人和咄咄逼人的那个她联系起来。

他有些慌张,也有些害怕,如果……如果这个女人再也醒不过来了,又该怎么办?

这些年,仇恨驱使着他前进,可若是没有了她,他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心头忽然的有些柔软,想着今日发生的一切,他隐忍的攥紧了拳头。

察觉到他的犹豫,江新月气得咬牙,却还强撑着脾气,温柔的说:“既然姐姐这边暂时没什么事,言深,你陪我去做检查吧!。”

“不要了……”她这样积极的要做检查,霍言深本来就相信她,如何还不明白她的干净单纯?不明白江漓月那些话是故意诬陷她的?

“别阻拦我了言深,你亲眼看着我做检查,这样对你对我都好。”对上霍言深的眸子,江新月坚定的说着。

半个小时后,江新月从医生办公室出来。

年老且资历丰厚的女医生,对着霍言深摇了摇头:“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能不信任自己的女朋友呢,明明***完好,怎么会被带来做这种检查?”

霍言深想起那些胡言乱语,他愤恨至极,心痛的握住了江新月的手:“对不起,,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

“我理解你。”江新月抬起眼眸,看了他一眼,有些不忍的说:“还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高二那年,我的确来过医院,但是,我是陪我堂姐来的……”

霍言深的脸,顿时就变成了铁青色:“什么?你在说什么?”

“算了,没什么,真的没什么,你就当我没说吧……”江新月咬紧了下唇,像是说错了话一般,无论怎么问都不肯开口了。

对上她欲言又止的脸,霍言深若有所思,片刻后,他拨通了助理的电话:“给我查,查江漓月从小到大所有的医院记录。”

江漓月醒时,一眼就看到站在自己chuang前的霍言深,一双冷冽的寒芒瞪着她。

“言深,你还是关心我的,是吗?”江漓月小心的拽住他衣服的下摆,温软着嗓子,求饶的说着。

霍言深冷笑一声,将一份病历甩在江漓月的脸上:“说,这是怎么回事?孩子的父亲是谁?是不是楚勒?”

江漓月楞了一下,拿起病历看了一眼,瞬间就惊呆了:“霍言深你什么意思,你折磨我就算了,何必拿这种东西来羞辱我?”

“还是不承认?”霍言深狰狞着将江漓月压在身下,暴怒的掐住了她的脖子:“第一次的时候你没有落红,你说小时候顽皮弄掉了,我信了你,可是江漓月,我被你骗的团团转,你是不是很开心?如果不是这是诬陷不成反而暴露真相,你这个水性杨花的jian人,到底还想骗我多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