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周围人立刻被眼前的状况吓得退后几步看热闹,生怕被殃及到。

乔可依却面不改色,淡淡地看向叶珍珍,“叶小姐,我跟裴斯承真不熟,不相信的话你完全可以绑了我去要挟他,到时候你就会发现,他不仅不会见死不救,可能会感谢你帮他干掉了我。他那种人,嫌亲自动我会脏了他的手。”

叶珍珍给旁边的男人使了一个眼色,“先把录音笔给我毁了!”

男人点头正要上前,乔可依突然手一伸出,录音笔“噗通”掉进了果汁杯里。

瞬间被果汁淹没,噗噗噗冒着泡泡。

“不麻烦你们了,这点眼力见,我还是有的。”乔可依端起果汁递给旁边的男人,“为了确保起见,尸体也送给你们好了。”

说完,她拍了拍手,冲叶珍珍莞尔,“叶小姐,我可以走了么?”

“想的美!今天不给你一点颜色,你不知道姑奶奶我姓什么!”叶珍珍咬了咬牙,冲旁边的男人吼,“你们还愣着干嘛,舍不得打女人吗?”

几个黑衣人立刻冲上去,按肩膀的,按头的,很快把乔可依控制在了桌上。

乔可依的脸被压在桌上变了形。

她却没有挣扎没有呼救,双眸里依然一片冷静。

酒吧经理陪着笑脸走过来,“各位美女帅哥,有话好好说好不好?伤了和气不好了!”

叶珍珍从包里抽出一沓钞票塞到经理怀里,“放心,我们都是文明人,不会动粗的,也不会摔你的东西。不过,谁要是报假警把警察叔叔给召唤来了,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经理连忙收起钱,笑得一脸谄媚,“文明就好,文明就好!谁也不想麻烦警察叔叔的。”

叶珍珍给几个没动手的黑衣人一个眼色,几人立刻去周围检查是否有人拿手机报警。

有拿出手机想拍摄的,慑于黑衣人的压力,都连忙收起了手机。

叶珍珍走到乔可依身边,拍了拍她的脸,“乔老师,你坐了这么多年冤狱,只要这一份合同,我就可以帮你翻案。这么划算的合作,你当真不考虑下?”

乔可依笑,“我怎么相信你?万一你是凶手呢?我这么恶毒的人,怎么可能帮你白劳动。”

“我要是凶手你直接告我好了!”叶珍珍靠近乔可依,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你只要让我拿下这份合同,我就在你律师的见证下写下保证书,到时候做你的证人,说出当年的关键信息。”

乔可依不为所动,“可是,我真的和裴斯承不熟,我想帮你,怕也是力不从心。”

“乔老师,你这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叶珍珍抓起旁边的酒杯,用力一砸,“刚才你对付黄毛那几下不错,我现学现卖你不介意吧?毕竟,您可是我的老师呢!”

说着,将破碎的玻璃抵在了乔可依的脸上,“给你一分钟考虑时间,倒计时!”

乔可依暗暗咬牙闭上了眼睛。

这个叶珍珍,还真是个死心眼!

此时,酒吧外。

路边的黑色迈巴赫上,副驾驶的方毅扭头问坐在后面的男人,“先生,乔小姐被叶珍珍的人按在了桌上,叶珍珍想要划破乔小姐的脸。”

车里没有灯,坐在阴影里的裴斯承如一座碉堡一样巍然不动,让人猜不出情绪。

方毅等不到回复,有点着急道,“要不,属下先进去看看情况?”

“想进去送死?”

裴斯承终于开了口,醇厚的声音在夜色里显得格外低沉,“你以为她这几年的牢是白坐的?你现在进去,反倒会成为她的负担。”

方毅嘴角抽了抽,“属下就这么无能么?”

“看跟谁比。”裴斯承轻描淡写,“跟她比,也就差了十几二十条街。”

方毅捂住了心脏,“属下也是要面子的……”

他真是嘴jian,皇帝不急太监急!

先生素来毒舌,但很少在他们这些身边人身上“下毒”,可这乔小姐回来后……好像很多事情都变了。

酒吧里。

叶珍珍看着腕上手表倒计时,“10,9,8……”

有看热闹的胆小的女人,已经捂住了眼睛。

哎,真是现世报啊,那个自称坐过牢的女人,刚收拾那几个混混时多牛逼,可这转眼间就要被更厉害的人收拾了……

这剧情反转得真快。

“好!我答应你去试试!”

就在叶珍珍数到“3”的时候,乔可依睁开眼睛开了口。

叶珍珍嘴角勾了勾,抬手示意黑衣人放开了乔可依。

乔可依活动了活动胳膊,在沙发上重新坐下来,“我先看看合同。”

叶珍珍把合同推给她,“放心!内容都是合法合规的,毕竟第一次合作,我可不想让裴认为我胃口大,直接断了下次的合作。”

乔可依置若罔闻,打开合同逐字逐行看了起来。

刚翻了一页,乔可依直接合上合同摔了过去,“叶小姐,裴斯承那只老狐狸多么狡猾不用我说你应该知道吧?就凭你这项目的第一条,就是在挑衅他!他不仅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赚得少的也不会做的!更别说你这种,让他为别人做嫁衣的了!”

叶珍珍也不生气,“如果真的很简单的话,我也用不着麻烦乔老师你吧?让你亲自去,肯定得有点难度啊!要不多跌你乔老师的身价。”

乔可依面色平静,“你直接弄死我吧!与其让我拿着这份合同去裴斯承那里自取其辱,还不如死在这几个爷们手里,至少死得光荣!”

说完,她直接冲那几个黑衣人眨了下眼睛,“来吧,兄弟们,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都可以,不要客气!”

被乔可依那双秋波般的眸子一电,几个黑衣人吓得立刻站直,目不斜视。

这娘们明明长了一张绝色又清纯的脸,怎么说起话来这么糙……

看着乔可依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叶珍珍又气又无奈,“既然如此,那你先去跟裴总谈,这里面的所有合作条件都可以改。”

“都可以改?我做主?”

“前提是,你得让我赚点。”叶珍珍葱白的手指在合同上敲了敲,“你让我赚得越多,到时候在法庭上,我坦承得会越多。反之……哎,乔老师是知道的,我这人记忆力不是很好又胆小,不知道到时候在法庭上,会不会紧张到大脑空白忘掉所有……”

不等叶珍珍说完,乔可依打断了她,“好!我答应你!但你必须跟我先去做个公证。”

“成交!”

  1. 上一章
  2. 目录
  3. 微信阅读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