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此时,厨房里就剩下了路本英和米雪惠,米惠雪手拿着铲子敲了敲大铁锅。

“发什么愣啊,你这孩子,赶紧把饭端进去!”米雪惠端着盛满米饭的碗,递到她跟前,“拿着啊!”

路正英愣愣的接过饭碗,舔了舔干涩的嘴,“妈,她真的快死了吗?”

“你这死丫头,那么大声做什么?”米雪惠扔下手里的锅铲,捂住她的嘴,瞪着眼珠子,低声说:“你给我小点儿声,那丫头还不知道她这是要命的病。咱们就再对她好几天,再忍忍,你们的好日子就来了!以后就再也不会有这种苦日子了!”

“我的正英,正天啊!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米雪惠抱着路正英,低声呢喃,“我的孩子们已经忍的够多了,马上就要脱离苦海了!以后妈妈送你们去城里上学,我们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咱家也买一辆小汽车,你不是最羡慕人家有小汽车了么?”

路正英愣住了。

妈妈描绘的日子是她想都不敢想的,可是为什么说忍到她死,她们家就能过上好日子呢?

她不懂……

难道是……,她一下子捂住了嘴巴,瞪大了眼睛。

米雪惠对孩子们的愧疚很多,但为了以后,她硬生生的咬牙忍住了。

看着自己的亲闺女,亲儿子受苦,就像剜她的心一样啊!

但是她一直坚信,苦过以后那就是无尽的甜。

“雪惠,好了没?咱妈都等急了!”路本良嘟囔着掀开门帘就进来了。

看着媳妇儿脸上还没擦干的泪,怔住了。

“……”,路本良小心翼翼的捅了她一下,低声问:“又怎么了?咋还哭上了?”

“没事!”米雪惠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扶着路正英的肩膀说:“可别出去乱说啊,嘴巴闭紧点儿!懂了吗?”

说完她就端着饭,出了厨房。

路正英愣愣的点了点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刚刚的消息实在太震惊了……

怪不得要带她去城里治病呢,看来真的很重。

“正英,快来啊,在厨房里忙活什么呢?菜都要凉了!”

米雪惠走到院子里,才发现闺女没跟出来,她清亮的嗓音立刻在院子里响起。

“哎,马上来……”

路正英收起所有的疑惑,应了声,跑出了厨房。

午饭的时候,路老太太,路本良,米雪惠都笑眯眯的看着路遥,亲热的给她夹菜,可是她还是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

她又想起马力哥哥,那个哥哥虽然是个陌生的哥哥,可是却带给了她无尽的温暖。

“吃饭啊,遥遥!”米雪惠一脸温柔的给她夹了块鸡肉,“二婶可是炖了一上午,这味道可都进去了,你尝尝,好吃不?”

“谢谢二婶!”

路遥乖巧的道了谢。

“嗨,你这孩子,客气什么?都是一家子人!”米雪惠佯装生气的说着。

路遥吃了一小口鸡块,抬起亮晶晶的双眸,“好吃,二婶做饭真好吃!”

“好吃就好,多吃点,这身体才能好啊!”米雪惠眉开眼笑的看着她,笑呵呵地说:“你身体不好,这就得慢慢的补!”

路遥点点头,红着眼睛,埋头吃着碗里堆积如小山的饭菜,内心感动不已。

自从父母去世以后,都是他们在照顾着她,给她最好的吃喝,最好的房子,这完全是她没想到的!

她今生无以为报,只能来世了,现在这具破身体是没办法为他们做些什么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