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清晨,张雪醒了过来看见自己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赶紧看看自己衣服,看到一切都完好如初总算放下了心,心里想道:这是他的家里吗?随后就起了床,见到屋里没有人在,就到处看了一下。

不一会听见开门声音,只见冷风拎着早餐走了进来,看见张雪起来了就道:你醒了,去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餐吧。

张雪,看到冷风自然的样子,脸上一红就弱弱的问道:昨晚,你我我们没有什么吧?

冷风茫然的看了一眼张雪,随即反应过来,就笑道:那你觉得呢?一个美女和一个正常男人在同一个屋檐下,按照正常的情节来讲该发生的都应该发生了。

张雪,一惊道:啊,那我们真的发生了?

冷风,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起来时候,衣服都是穿着的,我们能发生什么?

张雪,一听冷风的话,知道他是故意的,随后脸更红了,心里却莫名的有一点失落,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随即不服气的对冷风道:难道我这么一个美女睡在你家里,你一点想法都没有啊?

冷风,还是忍不住笑着说道:就你?美女?我咋就看不出来呢?随即又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要仔细的看看,嗯样貌还是不错的,可是这往下看,就有一点悲惨了。接着又问道:你是不是超过一百斤了?

张雪,刚听到冷风夸自己样貌不错,接下来却又受到打击,一转身“哼”了一声就去洗漱去了。

洗漱完了走出来的张雪,对着冷风道:没想到你还是一个挺细心的男生,还给我买了牙刷和毛巾。

冷风此时正吃着早餐,就道:多谢你的夸奖,可是那不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而是为我的女朋友随时入住而准备的,我几天就会换一次。

张雪,听到冷风话心里郁闷了一下,说道:你原来有女朋友啊?

冷风,看着张雪嘿嘿一笑道:都是临时工。

张雪,坐在冷风对面,听着冷风说的话心里哼了一下,嘴上道:原来你也是一个花花公子。随即又道:不过,你的确是现在女生喜欢的类型。说完这话就低头开始吃早餐。

吃过早餐,冷风送走了张雪,因为张雪现在就读理工大学大一外语系,白天还要上课。

在张雪走的时候,问冷风道: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吗?

冷风,想了想简单的回道:嗯。

张雪听到了冷风回答笑了笑,冲冷风吐了吐舌头道:其实你真的很怪,第一次和第二次见到你感觉你很孤傲,可是这次你却让我感觉到了冷漠中的温柔,昨天我很开心,说完就上出租车走了。

看着张雪坐的车渐渐远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不舍的感觉,冷风不是傻瓜他懂这是什么感觉。

冷风,摇了摇头对自己道:我刚才的感觉是错的。

正在发呆的时候,只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喊道:小伙子,是你吗?

冷风回过头去,看到一个年纪很大的女人,正是一个多星期前曾向自己求救过的大娘,身边还有一个年轻女生。

大娘快步走到冷风身边,心情很好的说道:小伙子,真的是你啊。

冷风笑着回道:这么巧,又遇见大娘了。

大娘一把抓着冷风的手道:小伙子,上次多亏了你,要不然我老伴就没了,只是当我忙完已经见不到你,我老伴醒来之后听我提到你之后,一直心里想见见你这个救命恩人。

冷风没有抽回手,而是随大娘抓着手,微笑道:大娘,其实你不必在意,我只是举手之劳。

大娘,放开了冷风的手,又笑着对冷风介绍旁边的女生道:这个是我的孙女,是从美国回来的。

大娘旁边的女人微笑着伸出来手,道:你好,我叫杜小果。

冷风,看了看女人,点了点头道:冷风。没有伸出手。

杜小果,放下了举起的手,对着冷风一笑道:你对我爷爷有救命之恩,这次我就不追究你的不礼貌了。

冷风,听了杜小果的话,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不是他觉得自己没礼貌,而是觉得跟一个女人没有必要去较真。

大娘,看到自己的孙女和自己老伴的救命恩人有一点不对头,就笑着对冷风说道:小伙子,你别见怪,我孙女就是这么一个脾气,人不坏的。

冷风,对这大娘笑着道:大娘,你多虑了,我还没有那么小气到跟一个丫头赌气。

杜小果,听了冷风的话,嘴角一翘就要张嘴说话,可是被杜大娘看到了,赶紧拽住杜小果道:丫头,你对你爷爷的救命恩人怎么可以如此的失礼。

杜小果,听到奶奶的话,撇了撇嘴,委屈的低语道:我哪里有,明明就是他不礼貌在先。

杜大娘,没有在理会自己的孙女,而是对冷风道:小伙子,你一会有事没有?

冷风,回道:没有事,怎么了大娘?

大娘听到冷风回答之后,就笑了道:那正好跟大娘回家,大娘给你做一顿好吃的当时答谢你,好吧?

冷风,刚要拒绝,大娘又继续道:小伙子,大娘看你也不是一个执拗的人,大娘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谢谢你,这样你不会都不同意吧?

冷风,想了想,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回道:那好吧。

三人说着就去了大娘的家,原来大娘的家与冷风的家离的并不远,要不然上次冷风也不会遇见。在去往大娘家的路上,大娘知道了冷风住的离自己不远。

不一会,三人就到了杜大娘家,杜大娘打开了门,屋里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妈,你回来了啊?

杜大娘,笑着回道:是啊。接着又笑道:振国,我带回来一个客人。说着指着冷风。

这个男人,就是杜大娘唯一的儿子“杜振国”,杜振国看到了冷风,看着自己的妈妈疑问道:这位是?

杜大娘,还没等介绍,杜小果就抢着道:爸,他就是那个救了爷爷的人。

杜振国,一听是救了自己父亲的人,紧忙把冷风让进了屋子,说道:快请进,说着对冷风自我介绍了一下。

杜振国,把冷风让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感激的道:小兄弟,真是谢谢你当时对家父的援手之情。

冷风,对这个杜振国一见面就有一种好感,也不知道为什么,随即笑着回道:杜大哥,你这话说的就严重了,我想当时就换做你是我,你也一定会这么做,因为这只是举手之劳。

杜振国听见冷风的话,心里就是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哈哈一笑道:小兄弟说的对,那我也就不对你客气什么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这时,杜大娘走了过来微笑着道:振国,你陪着小伙子聊天,我去做饭。

杜振国,笑着回道:妈,你去忙吧,我和小兄弟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我们要多聊聊哈。

杜大娘,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进了厨房。这时杜小果,在一旁总是偷偷的看冷风,心里嘀咕道:拽什么拽,不就是救了我爷爷吗。

杨振国,问冷风道:小兄弟现在还是学生吧?

冷风,回道:不是了,我学上的少。

杨振国,可惜的道:小兄弟这么小的年纪,应该上学才对,现在这个社会知识很重要的。接着又问道:那你工作了吗?

冷风,回道:还没有。接着又说道:杜大哥,你也别喊我小兄弟了,你就喊我冷风吧。

杜振国,微微一笑道:那我喊你小风吧,看你年龄也就是20岁左右吧?

冷风,笑着回道:杜大哥,你猜多了,我今年18岁。

杜振国,回道:哈,那你还没有我家小果大呢。

杜振国遂即又问道:小风,你有什么打算吗?比如工作?总不能一直靠自己父母吧?杜振国,不知道冷风的情况,还以为他是依靠父母的年轻人。

冷风,淡淡一笑道:我父母都已经没有了。说话时自己的眼中一闪而逝的忧伤,杜振国没有看到,可是有人看到了,她就是杜小果。

杜振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随即就道:小风,真是对不住,我不知道你的父母已经。

冷风,对着杜振国一笑道:没事,都过去很多年了。

杜振国,看着冷风道:小风,你和小果这点很像,小果四岁那年母亲就离开了她。所以从小就被我当成宝贝一样娇惯着,说着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afwx6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