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叶婉清与钟嘉雯或多或少都有些兴奋,这样的巅峰战斗,是她们毕生未见的。但穿着校服的楚昕,漂亮的小脸蛋上满是担忧。手心紧张的全是汗水,只要一想到哥哥可能会出事,她就惊骇欲绝。

钟嘉雯握住她的手,宽慰道:“昕昕,楚凌哥哥一定会打赢的,他那么厉害。”

叶婉清也安慰道:“我见过你哥出手,很厉害的,你别担心。”

楚昕重重的点头,道:“哥他一定会赢的。”

地下斗场的贵宾室内,顾潇庭同样一身白色大褂。他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正在抽着水烟,水烟劲大。每次比斗前,他都会抽上几口,让自己热血沸腾。

顾经武与朱洪智在旁边陪着,一会后,刘青进来,道:“师傅,已经查到了。楚凌,中央警卫局的尖兵,据说他枪法非常厉害,武功也到了化劲,主练形意拳和太极拳。”

顾潇庭淡淡一笑,道:“一个高手,如果同时还练枪,分心二用,那就是对武道的不虔诚,不足为惧。”顿了顿,对朱洪智道:“老大哥,一分钟内,我要让他趴在地上。近年来,我久不出手,让很多武术界的小年轻误以为我不能打了。今天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给我下挑战书的。”

朱洪智这时自不会说泄他气的话,搏斗前,信心气势很重要。顾潇庭是成名的大家,自不会轻视敌手。这叫战术上的藐视,对战时却会认真无比。

斗场外,劲爆的音乐在震荡。

观众席上黑压压的,杀手王沈静,着紫色外套,戴了鸭舌帽,很低调的坐在前首的位置。市委书记与几位常委,也坐在隐秘的位置。斗场主人前来与他们打过招呼,便即离开。这斗场主人是有名的大少,官二代,爷爷一辈是军委的大佬,父亲也是权顷一方的大员。

而几位武术名家,包括青年第一高手林准,田守信,都已经被邀请到了评委席上。实际上,这种真正的搏斗那需要评委,做个样子罢了。

楚昕,叶婉清,钟嘉雯坐在靠前的位置。

先是几场普通的斗拳,打得甚是血腥,不见血不下擂。这里的斗拳可不是电视里那种,还有裁判看着。

地下斗场,就是还原搏斗的本身。打死人是常事。

几场斗拳颇为精彩,打的惊心动魄,尤其是在一名拳手被人一脚揣飞下擂台,落地身亡后,场面劲爆至极。

楚昕看到那人死后,小脸蛋顿时煞白,她现在不是怕死人,而是怕,万一哥哥也这样了,她该怎么办。想到这时,泪水就忍不住要落下。

叶婉清悄然握主楚昕的手,楚昕便紧紧反握住,指甲掐进叶婉清的手掌肉里,叶婉清忍痛,任由她这般掐着。

万众瞩目的时刻,由擂台DJ激 情演说。

现场爆发出雷鸣般激烈的掌声,然后大家便看见楚凌与顾潇庭从两侧同时来到擂台边上。顾潇庭手掌在擂台上一抠一拉,整个人轻巧的跃上了擂台。光是这一手,就让大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楚凌手在擂台边上一按,人也弹上了擂台,干净利落,毫不逊色。

白色聚光灯映照得两人白衣如雪,顾潇庭如渊岳大气,沉稳强大。楚凌则是美丽的画卷,衣衫如雪,清秀的少年傲然而立,让人看了心疼。

“顾师傅!”楚凌先拱手喊了一声。既然是比武,自然要有比武的规矩。顾潇庭也拱手喊了一声楚师傅。

楚凌眼神真诚,道:“顾师傅您是否还记得赵正义此人?”顾潇庭微微意外,带着丝轻蔑的意味,道:“我记得,他名气很大,不过拳法练的不精,他的形意拳没有精髓,太极拳又少了那层感动。当时是输了我一拳。难道你是……”打前斗口,弱对方的气势,是国术中的一种攻击方式。不过到了化劲的修为,作用不大,但顾潇庭还是习惯的攻击了。

楚凌眼中闪过精光,难怪爷爷会一直不忿,这个顾潇庭真是太狂了,他咬牙道:“赵正义是我的授业恩师,恩师在半个月前去世,临死时念念不忘一个顾字。”

顾潇庭冷冷一笑,道:“这么说,你是要替他正名!”

楚凌断然道:“没错!”

顾潇庭冷淡的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楚凌压抑住怒火,道:“今日一战,全为完成恩师心愿,可别说我年轻,欺你年老。”顾潇庭哈哈一笑,道:“小子,你放心好了。我顾潇庭十年如一日的养生,体力气血都在巅峰状态,你若能赢,我绝无任何借口。”

“那就好!”楚凌暴喝一声,“接招吧!”原本清秀斯文的少年,这一刻突然凶光大露,妖魔化一般,全身杀气实质化,如出鞘的利剑。

呼,突然之间,楚凌脚在地上一鼓一蹭,人如疾速行驶的火车,一瞬间便踩到了顾潇庭面前,海底兜拳,全身毛孔一张一吸,兜着如怒龙钻,朝顾潇庭腹部砸去。

台下观众只看到眼前一闪,擂台上两道白影已经交杂在一起。

楚凌脚踩之间,水磨石的擂台地面顿时龟裂一片。顾潇庭眼中精光闪过,脚踩天罡禹步,一闪之间到了楚凌的后面,再一踩,地面碎石飞溅。顾潇庭手成漆黑色,青筋暴涨,如钢爪一般抓向楚凌的后脊骨,这一下抓中,楚凌便是终生瘫痪了。爪风凌厉,凶猛至极。

现场凶险万分,楚凌危机时头也不回,靠着超强的*感,往前一窜,绕着顾潇庭的身子,缠了上去。全身发出嘶嘶的声音,就如草地里一条大蟒蛇在游动。

这招便是形意拳中的巨蟒缠身。轰然缠中,从脊椎发力,这一下力有千钧,便是一棵大树也要被楚凌缠断。只可惜,他缠的是顾潇庭。顾潇庭暴吼一声,须发皆张,儒雅的他顿时如地狱恶魔,双眼血红。他身体劲力鼓动,劲力遍布腰间,比磐石还硬。硬生生的挡住了楚凌的缠劲,同时双指如刀凌厉的插向楚凌的双眼。

一切皆在电光石火之间,两人气力相当,打法俱都是厉害狠辣。指风划出破空之声,顾潇庭脚下的水磨石寸寸碎裂。

这种真正的搏斗,是在场观众都见所未见,那种一脚一拳都开山裂石的威力,让众人都兴奋的要吼叫出来。觉得这天价门票花的一点都不冤。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青年高手林准眼里放出寒芒,直觉觉得这个楚凌不愧是大内保镖,很是厉害。

楚昕与叶婉清,钟嘉雯看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顾潇庭疾戳楚凌眼珠。楚凌临机应变能力出神入化,只见他头一仰,猛然张口,如头凶兽露出獠牙,狠狠咬向顾潇庭的指刀。顾潇庭脸色微变,倏然收指,身体如癞蛤蟆一鼓。将楚凌震飞出去,楚凌被震瞬间,一个蛇架草的功夫,如一条蛇遇险,瞬间窜入草丛。他稳稳落地,顾潇庭却不给他喘 息机会,雷霆攻上。一脚踩到楚凌中线,一起一伏,肩肘如炮弹撞向楚凌%.口。同时另一只手掌,成大摔碑手,如个巨大疾速旋转的石磨,狠狠劈向楚凌,凶猛绝伦。这一手绝技是顾潇庭的成名招,叫做大劈挂。

顾潇庭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好,无数高手都是败在他这一招上。危机时,楚凌镇定如山,他初练功时,练的就是手急,心意空空。无论再危险的情况,心中都如古井不波,但手上要急。

气息刚空,硬接肯定不行。楚凌陡然脚在地上一错,一步退出五米,五米已到擂台边缘,背脊重重抵在护栏绳索上。绳索被他抵至极限,砰砰断裂。楚凌脚在地上稳稳一跺,轰的一声,如炮弹撞向顾潇庭。这一手破解堪称经典,顾潇庭天罡禹步展开,一道残影滑过,堪堪避开。楚凌脚在地上一顿,脚力旋转,双手成手鞭,如钢鞭一样,左右开弓噼噼**的铲向顾潇庭。一寸长一寸强,楚凌的太极鞭手密集如狂风暴雨,丝毫不露破绽。

顾潇庭连退三步,躲避楚凌的锐气。三步已到擂台边缘,他眼中精光一闪,任你鞭手再快。我以一拳破你十巧,当下脚在地下一跺,地面碎石飞溅之间,顾潇庭暴吼一声,如刑天一般,发出一记炮拳,凶猛的砸向楚凌的鞭手。啪的一下响起尖锐的破空之声,这一拳有着镇 压一切,毁灭一切的力量。

便在这时,楚凌眼中杀气闪过,人往后一仰,如长虹卧水。顾潇庭一拳落空,立刻顺势化拳为爪,狠厉的抓向楚凌的咽喉。楚凌咿呀一声,双拳在地上一砸,双脚猛然缠上顾潇庭出拳的手臂。

腰部发力,双脚如刀锋,大杀招鳄鱼剪尾!

嗤的一下,血雾喷洒,楚凌人滚了出去,一条手臂也飞了出去。而顾潇庭的肩膀处,血肉,血筋,白骨露了出来。他的一条手臂竟然被楚凌生生撕扯下来。

顾潇庭啊的一声,这才感觉到痛,一下跪在擂台上。他另外一只手立刻在肩膀处寸劲打穴,控制血液流失。

清秀的楚凌,所展现出的血腥暴力,仿佛是另外一个人。两人交手,打的凶险绝伦,但所用的时间却只有短短一分钟。这一分钟在众人眼里却仿佛很长。

事实是,顾潇庭败了,惨败!而楚凌也不轻松,他刚才的搏斗,几乎用光了所有的元气精力,这一刻松懈,汗如雨下,脸色苍白。

“师傅,爸!”刘青与顾经武见状立刻窜上了擂台。刘青连忙背了顾潇庭下擂台,顾经武看了楚凌一眼,眼中杀气大露,踏前一步,便要杀了楚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微信阅读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