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乔安心留在夜城的理由,一方面是跟秦易风的协议,拿人钱财,替人挡桃花,但即便是跟秦易风协议已经终止,她也不能随心所欲离开夜城,因为两年前她母亲受不了打击精神失常后,她寻访了许多地方,求了好多人,最后甚至还是不得已用上了秦易风的名号,才让自己的母亲住进了夜城那所全国最好的精神方面的医院,昂贵的医疗费和母亲时好时坏的病情,让她只能选择努力赚钱存钱,也让她,即便有再多难堪,也不能随意离开这个城市。

想起昨晚周燃燃接的那通电话,刘亦娜在电话里问了她的消息,虽然周燃燃一口咬定她们没有在一块之后,刘亦娜并没有说是什么事,但那语气,用周燃燃的话说,就是“还装着一副随意聊天的模样呢,说话都急的好几次舌头打结差点咬了舌头好嘛,凭我这惊人的直觉和敏锐的观察力,还能听不出她丫的找你肯定没好事!老实说,安心你办离职这事是不是有啥猫腻?”

乔安心摊摊手,对苏阿姨无奈道:“阿姨您瞧瞧她,年纪轻轻就这么疑神疑鬼的,将来哪个男人受得了她。”

“可不是,周丫头,不是阿姨说你……”

听着苏阿姨对周燃燃的教育经,乔安心默默松了口气。

如果可以,但凡这件事可以启齿,她都不想对周燃燃撒谎的,以前她虽然在某些圈子担着秦易风小三的名号,但她和燃燃都知道,那只是交易,那都是假的,她是秦太太,也依旧是乔安心。但这件事本质却是不同的,是她自甘堕落,是她轻jian了自己,是她明知道他不要自己还受不了把其他女人送到他chuang上,如果周燃燃知道了,还愿意跟这样的自己做朋友吗?

努力压下心里的苦涩,乔安心思考着刘亦娜刚才那通电话,下意识的,她知道当务之急的事,是得从周燃燃这里搬出去。

不管怎样,她骗不过自己,今天有张天利隐约知道她曾跟秦易风的关系,有方如云堵在家门口扇她耳光,明天保不准有别人挖出她的身份,会找她的麻烦。她自己无所谓,但不能连累了燃燃。

……

第二天一早,周燃燃去上班之后,乔安心在网上一方面找工作投简历,一方面找房子,工作方面只要感觉她能做的,没太大专业性要求的她都去投了一下,至于房子,则是专挑便宜的看,大的商圈基本集中在城中和偏东一些,相对的,城西比较乱,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但房价也相对便宜。乔安心看了半晌,还是选择了城西几家公寓式的住宅,联系了几个中介中午下午看房后,她跟周燃燃打了电话,把这件事跟她说了。

周燃燃反应比较大,张口骂她是不是不把她当朋友,怎么这么突然得搬走之类的。乔安心忙安抚,一方面说自己新投的几个简历公司地址都离这边比较远,灵一方面,城西也离疗养院那边近一些。

一提疗养院,周燃燃的火气立马消了。她是为数不多的知道乔安心的母亲陈凤兰在夜城最大的疗养院治疗的人之一,这两年乔安心不方便去看她妈妈的时候,也都是周燃燃替她去的。乔安心她妈妈状况时好时坏,周燃燃也是知道的,所以乔安心说出这个理由,周燃燃立马偃旗息鼓举双手赞成了。

乔安心刚挂了电话,就接到疗养院那边的电话,乔安心一看到那号码心里就慌了一下,那边给她来电话,无非就是两个原因,一个是该交疗养费了,另一个就是她妈妈的情况,又不好了。

有秦易风给的那笔钱,她也才给疗养院那边打了钱,所以,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她唇线紧抿,接起电话:“喂,您好,对,我是乔安心。”

“是这样的乔女士,陈凤兰女士最近的情况很不好,比以前还要不好。您作为家属,我们建议您还是多来陪陪她的好,毕竟其他人谁也代替不了亲人,这对我们的治疗和您母亲的康复都是有好处的。”

医生连用了两个“不好”,乔安心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想起这两年,疗养院那边也不止一次的给她打电话建议让她去看看陈凤兰,每每如此都是她母亲情况很不好的时候,但她的身份太*感,也太危险,这两年,她见识了太多上流圈子见不得人的招数和灰色处理方式,身处其中,甚至她自己都不敢说能摘得干净,怕给陈凤兰带来危险,她去看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心里的愧疚和思念似乎到了极致,她咬咬牙,回道:“好的,谢谢,我一会就赶过去,以后也会尽量多去陪她的。”

虽然时机还不算好,但……像周燃燃,她尽力避开可能会带给她的危险,如果是避不开的,那么她会拼尽全力保护。

……

乔安心辗转到疗养院的时候,万万没想到已经有人提前到了那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