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路遥走的时候,红着眼睛跟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弯腰致谢。

也许她这次致谢这就是永别,恐怕以后她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们了,他们都是好人,很照顾她,她真的很感谢。

但是唯一没有见到的却是马力哥哥,她明亮的双眸在这里搜寻了许久,却始终也没能见到马力哥哥。

“遥遥,再不走可就赶不上回去的车了!”路本良舔舔干燥的嘴唇,提醒着对这里恋恋不舍的路遥,“到咱们村的车可就那一趟!”

路遥没说话,双眸里写满了失望的神色,人是跟着路本良走着,却忍不住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她希望在她走之前还能再跟马力哥哥道别,她不想带着遗憾走。

马力站在医院的天台上,看着地上小小的路遥,抿着薄唇,眼神里充满着无奈,遗憾与无力感充斥着他每个细胞,双拳攥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攥紧。

“马力,不去看看她吗?”李佳航顺着他的视线看着路遥,扯着嘴角问:“那丫头好像在找你呢!不跟她告别么?”

“告别?”他声音低沉暗哑,眼眸微垂,“这哪里是告别呢?她这一去,只怕就是永别了!”

心里闷闷的,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他还记得她刚来的那天,两条小辫子,在她那张略显苍白的脸庞,一双像受惊小兔子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咬着小小的嘴唇,她看来起还没有少女的模样,完全像个小孩子一样。

“别想那么多了,以后你就会越来越麻木。”李佳航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我不信命!”马力咬牙,“我不明白,明明有机会,为什么就不去试一试呢?”

“你不了解每个家庭,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烦恼,也有自己的无奈!”他叹气,“马力,你不了解真正的疾苦,等你真的到了那些山区你就知道了,人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高贵,那么值钱!”

马力沉默了。

他听过那些亲手卖掉自己儿女的父母,那些儿女没有能力照顾父母,导致父母死亡,他从来都觉得那些事情对他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或者说不是真实发生的,而是夸大其词。

没想到今天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了他的身边,那个路遥回去就是等死,他们明明知道结果是什么,却还是选择了那样的结果。

他心痛,难过,不能接受。

“有烟吗?”马力忽然看着远方,幽幽的说:“给我来一根!”

李佳航从兜里掏出香烟,抖出一根,点燃,烟头一闪一闪的,他狠狠的吸了一口,递给了马力。

马力接过烟,一口接一口的吸着,缓缓的吐着烟雾,一言不发。

“兄弟,好好想想吧!你需要时间去适应!”李佳航拍着他的肩膀,目光幽深的说:“这世上无力改变的事情太多了,有时候人的生命就是那么的脆弱,我们无力改变,但是有时候我们又在感叹,人的生命是那么的坚韧顽强。我希望再看到你的时候,你会整理好心情,因为你的病人不止她一个,除非你不想再做医生了!”

他的话犹如当头一棒,敲醒了他混乱的思绪。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