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江漓月怒从中来,却不得不强压着脾气:“江新月,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为何还要赶尽杀绝陷害我?”

“单纯看你不顺眼而已!”江新月轻呵,想想这几年这女人对霍言深身体上的霸占,冷笑出声:“既然知道怕,那就离言深远点,要不然以后可不止这小小的惩罚了!”

小小的惩罚?呵!

江漓月苦笑:“江新月,我是你的亲堂姐,你忘了高中的时候……”

“别跟我提高中!”江新月面容骤然变得可怖,冷冷的看了江漓月一眼,低吼出声:“你已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局长千金了,甚至还摆脱不掉杀人犯的罪名,江漓月,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度过眼前的难关吧!”

说罢,江新月转身就走。

江漓月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能为力。

几乎打遍了通讯录里的电话,却没有借到几个钱,无奈之下,她还是拨通了楚勒的电话。

如果还有别的可能,她也不想拖累楚勒,可是她真的没办法了。

江漓月到时,楚勒已经在咖啡厅里等着了。

看到她红肿的眼,楚勒心疼极了,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支票。

江漓月接支票的时候,他目光又放在了她的手指上,曾经弹钢琴的纤纤玉指,如今这么的瘦,瘦得楚勒几乎不敢肯定她能不能握住手术刀。

“漓月……”楚勒动情的握住她的手,喃喃开口:“你听我一句劝,别再死心眼了,带着你妈离开,远远的离开他,好不好?”

“离开?”江漓月笑了一下,想想江新月可怖的嘴脸,还有霍言深心狠的惩罚,她有些绝望,也有些动容:“霍言深那么恨我,能让我离开吗?”

“我会帮你的。”

“好!等我妈熬过这一关,我就离开!”

用楚勒给的钱,江漓月顺利的救回了妈妈。

就在她照顾着妈妈,一边悄悄收拾东西的时候,楚母的电话,却忽然打破了她的平静。

“江漓月,你这个灾星般的女人,你离楚勒远一点,别再拖累他了好不好?”

楚母的话,心酸又无奈,江漓月恐惧极了,忙道:“发生了什么?”

“你还问我发生了什么?你在找上楚勒的时候,难道就没想清楚后果吗?”楚母咆哮的尖叫着,声音里带着哭腔:“因为你的缘故,霍言深拦截我的客户,掐断我们的供应商,楚氏几乎都快撑不下去了,楚勒还不让我告诉你,所以江漓月,但凡你还有一点良心,就去跟霍言深把话说清楚,别拖累楚勒了,行了吗?”

江漓月呼吸一僵,她真没想到霍言深会对楚家下如此狠手。

三年前,她被认定为杀人凶手,楚勒曾求过情,却被霍言深狠狠打压,那之后她就不太敢联系楚勒了,可现在……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咬紧牙关,江漓月沉沉开口:“阿姨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

安抚了楚母,她接着就拨通了霍言深的电话。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