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凤倾华双眼瞪大,她记得,那天她收到云华的书信,觉得她的信中透着哀求,她当时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当她赶到那里的时候,云华已经被人侮辱,拼着最后一口气,云华看了她一眼,问她:“姐姐,为何要如此对我。”

就是那一句话,她陷入了万劫不复,成为了阶下囚,她从不知道,自己的夫君,竟然对自己的妹妹早已经情根深种。

可笑,她不但是个傻子,还眼盲心瞎。

然而,这一切,竟然是这个她从未正眼看过的女人造成的?

凤倾华依旧有些不敢置信。

明白她眼神的意思,黎皇后笑着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这样的人,怎么就给了你们这么大的打击,是啊,你凤倾华多厉害啊,一国之后,你的眼中何时有过我这样的小人物,我的父亲不过是一个五品的小官,怎么跟你父亲是一品大将军相比,我只是一个妾侍,而你却是正妻,你们每日恩爱的时候,便是我最痛苦的时候!”

女子的神色有些癫狂,然而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竟是慢慢地平复了下来,勾唇笑着道:“可是现在,你所有的荣耀都是我的,我才是唯一能够走近他内心的男人,你知道皇上对我有多好吗?我葵水之时不愿用膳,他便抱着我,小心呵护,哄我用膳,我觉得雪延殿离他的韶华殿太远,他便说要拨自己的私库在韶华殿旁起一座宫殿,一出韶华殿便能够看到我。”

凤倾华听着黎皇后那一声声炫耀,内心之中毫无波动,已经破碎冷冽的心,还有什么能够让她再起波澜。

慕容离有多好,她当然知道。

当初在太子府,她的行为举止无状,惹得不少宫人私下嘲笑她是山野女子。

他直接将那些宫人乱棍打死,从此之后再没有人敢议论她。

刚怀了孩子的时候,她害喜严重,他整夜不睡陪在她身边,还借口说自己只是失眠睡不着。

他从不会说甜言蜜语,可是她依旧深陷在他的怀抱中,然而,这些,都是可以,都是可以收回的。

他的好,还可以给别人。

原本以为不会流下的眼泪缓缓地顺着两边汹涌留下。

“凤倾华,不要不甘心,你不会知道我为了得到这一切付出了多少,从今完后,皇上宠爱的人,只会剩下我一个。”黎皇后说完,站起身子,转身离开。

走到了门外,立即有两个人来到她面前。

黎皇后看向身后的茅草屋,眸光冷冽,声音更是寒冷彻骨:“给我烧了。”

二人动作快速,直接点燃火把,照着茅屋四周点燃,就连门前那棵早已经屹立百年的树也没有放过。

黎皇后看着那摇摇欲坠的茅屋燃烧起来,嘴角勾勒出满足的笑意,这才转身离开。

凤凰山顶燃起大火的消息是在几天之后才辗转传进宫中。

御书房中,与往常无异,只是殿中站着五个人,正中间是木兰围场的沙盘,慕容离正带着属下制定捕杀宁王的计划。

消息是暗卫传进来的。

慕容离听到之后只顿了顿便挥手让人退下,继续讲解着作战方案,好像刚刚听到的,不过是一只阿猫阿狗死亡的消息。

一直密谈到了晚间,商讨有了结果,慕容离这才让五人退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