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经过一阵颠簸,与王娟所长一起坐着警车的冷风终于到了东新村。

“王娟把车停在,东新村一家农院门前,俩人打开了车门,走了下来,周围很多村民围了上来,有很多人都知道王娟是谁,都上来打招呼,而有些人都在猜测,眼前这个帅气的小伙子,是什么人”。

“冷风看着眼前这些居民,虽然他都不认识,可是一种亲切感由心底而生,面带微笑的看着众村民。”

王娟所长,在与村民招呼过后,带着冷风,走进了眼前的这农院内,这是一户中等人家,房子是一座不大的砖房,里边的人似乎也知道了有人来了,走出来一对中年夫妇。前边的男人,首先说了话,“道:王所长,快里边请”。

王所长,比这个男人要大一点,笑着道:王有才,我今天是带来一个喜讯给你的。

被称呼,王有才的男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就也笑道:王所长,什么喜讯,还让你这么大的官来我这里啊?此时王有才也注意到了王所长身边的帅气小伙子,当他看到冷风的长相后,心里一阵悸动,但是随后他就暗自叹了口气,因为他不认为这个长得和大哥相向的小伙子是他那不知生死的侄儿。

“说这话的功夫,几人很快进了屋子里,屋子里摆着一些旧的家具,还有一台黑白电视,看样子,生活过得比较拮据。”

王所长,进到屋里之后,指着冷风,对着王有才笑道:王有才,你看看这个小伙子是不是很眼熟?

王有才闻言,心里刚刚压下的悸动,又燃了起来,他心里已经有种感觉,难道真的是小风回来了吗?不敢相信的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

冷风压制住内心的激荡,露出微笑,道:叔叔,我是小风,你的侄儿。

王有才听到冷风的话,心里瞬间犹如被电击到一样,眼里交织着惊喜,不敢置信,很复杂的神色,颤抖的问道:真的是小风吗?

冷风,抓住叔叔的手,流出激动的泪水,道:我真的是小风。还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调皮把柴火给弄失火了,妈妈打我,你对妈妈说,是你不小心抽烟弄失火的。

闻言,王有才已经深信这就是自己那生死不明的侄儿,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抱住冷风,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冷风的婶婶在当年发生惨变之前,和王有才还不认识,这些年她经常听到自己老公说起大哥一家的事,自己老公总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对不起大哥,大哥死的时候让我照顾嫂子娘俩,结果他们死了我连小风的尸体都找不到。”这些年王有才虽然不说却是活在自责中。

王有才,拉过自己的老婆笑道:燕,这就是咱侄儿,小风,这就是我经常与你提起的小风。接着又擦起了眼泪,道:如果当年,我没有出门,嫂子或许就不会死了。都是我不好,说着哭了起来。

冷风看到叔叔的表情就知道他这些年一直活在自责中,心里产生一丝不忍,笑道:“叔叔,这些都是命运,我们抵抗不了,不要把过错都放在自己身上,那样你会很累。”

“冷风婶子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女人,为人热心所以此时看到自己男人似有一种解脱感,心里也为其高兴,泪流不止。”

王娟站在一旁,心里也感动不已,她当年和冷风的妈妈是很好的朋友,后来发生那场灾难让俩个人再无相见之日,后来王有才找到王娟求他帮助寻找尸体,王娟最终只找到了冷风母亲的尸体,所以王娟也知道王有才心里一直深藏的愧疚,王娟笑着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小风回来了,大家应该高兴。

王有才的老婆,擦去了眼角的泪水,道:王所长说的对,大家快屋里坐吧,我去做几个菜。

冷风想劝住婶子不要那么客气,但却被叔叔拽出,王有才,拉住冷风,道:小风,不用客气,这是家,你能再次出现也让我的一块心病去了,值得庆祝。接着看向王娟,眼神露出无限感激的道:王娟大姐,嫂子活着的时候你就一直照顾这我们家,嫂子去世时也是你帮我找到嫂子的尸体,今天你又把小风送了回来,我真不知该说些什么,这份恩情我这辈子是不会忘的,说着对着王娟居然躬身要拜。

王娟好气的笑道:王有才啊,你多大岁数了,还跟我来这套?何况小风虽然是你的侄儿,但是他也是我的晚辈,他能活着我并不比你少高兴多少。

王有才也尴尬的一笑道:对对,王娟大姐,说的对。接着道:小风啊,你王娟阿姨是咱们的恩人,不管如何将来我们都要报答她。

冷风面带微笑的对王娟阿姨眼露真挚的道:阿姨,我知道说再多也报答不了你对我们家的恩情,谢谢你阿姨。

王娟,含笑点了点头,道:好,我接受你的谢意。

冷风,问道:叔,我想去看看爸爸妈妈。

王有才,点了点头,眼露悲伤的道:嗯,这是应该的应该的,我一高兴,就忘了这事了。

王娟开着车带着冷风叔侄俩,来到了冷风父母坟前,走到坟前,冷风看到一块墓碑上刻着“父母的名字”。来到跟前,拿出来时准备的东西,摆在了墓碑前,对于父亲,冷风印象很模糊,只知道在他出生不久就出了车祸去世了,但是他知道父亲如果活着一定是一位好父亲。

回想起小时候妈妈对自己虽然严厉,可是那种无微不至的母爱,在生命最后一刻她想的不是如何逃脱,而是如何保住自己儿子的生命,在生命最后一刻她没有为自己的死而慌乱,而是在为自己的儿子担忧,冷风永远也忘不掉最后一刻,妈妈的呼声“小风,千万不要放手,不要放手啊。”

冷风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在基地无数次生死训练中,他脑海里经常出现母亲面带微笑的脸庞,他多少次处在生死边缘,都是因为母亲的身影让他有了坚持下来的意志,他要活着回来见他的妈妈,看到这一呸黄土,冷风跪下了下来,这一跪仿佛把一切心里的思念与委屈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在对母亲的诉说。他此时就像一个需要母亲关怀的小孩,不再是那个杀人的恶魔,就是一个需要母亲的呵护,需要母亲严厉却真挚爱的小孩子。

看着冷风无声的悲伤,身后的俩人眼里的泪水也流了下来,叔叔上前跪在地上对冷风道:小风,我们走吧。

冷风没有回答,他已经陷入了回忆中无法自拔,那些朦胧的甜蜜回忆,“小风呀,你看妈妈给你买了什么?母亲用她给人做手工赚取的钱买了一双新鞋,冷风当时并不知道母亲的含辛茹苦,当他穿上这双新鞋露出开心笑容时,却不曾发现妈妈穿的却是一双破旧的布鞋,而脸上却还是流露出一种开心的笑容,那就是母爱。”

良久之后,冷风从回忆中醒过来,他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头,微笑道:爸,虽然我不曾见过你,但是你要帮我照顾好妈妈,不然我不认你。接着又道:妈妈,小风已经长大了,小风过的很好,这次来看你,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虽然近在咫尺可是有些原因,我并不能总来看你,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

说完站了起来,对着身后二人笑了笑道:“我们走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afwx6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