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楚凌接过头盔,不明所以的坐了上去。椅垫的弹性非常的好,这辆摩托车,以楚凌的目测,估计至少十五万以上。快赶上她的那辆夏利了。

“戴好!”叶婉清说着便启动发动机,轰鸣声很小,楚凌刚一戴好,车子便呼啸着向车库门冲去。

强力的惯性,让楚凌往后一仰。他的下盘功夫极好,不着痕迹的稳住。

雅马哈驶上街道后,叶婉清淡冷的道:“坐好了,你可以扶住我。”楚凌看了眼叶婉清细腰,在黑色小皮衣下,充满了动人的**。

她已经允许楚凌扶腰,楚凌却发现自己有些欠缺这个勇气,下意识的道:“不用!”叶婉清也没再多说,只是突然加大码力,顿时雅马哈如一道闪电,在街道上穿梭。路灯下,只看见一道残影。

这大冷天的坐摩托车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享受,楚凌被吹的脸颊生疼,本来还不明白她想要干什么,但看见她去的方向好像是半球山,顿时便有些明白了。她是要去赛车,这就很好理解了。她一个姑娘家,在半球山那个混乱天堂,肯定有危险。但她本人喜欢赛车,如今带上自己,则就什么都不怕了。

半球山是所有混混,车手爱好的天堂。在晚上,才是半球最疯狂的时候。现在是子夜时分,而半球山的山道上,几辆改装摩托赛车,在山道上风驰电掣。山道最前面的空地上,停了许多摩托车,小车,各种类型都有。音响正播放着的是澳大利亚最有名的重金属乐队malcolm,angus的名曲《letthereberock》,撕心裂肺的嗓音和狂暴地乐器敲打震耳欲聋。

无数奇装异服男女充斥在场子里,他们抽烟,喝酒,大声地说笑,骂脏口,当众接吻,甚至还有一对漏*点男女现场交换,也不怕冷。

还有衣冠整洁的富家子女和都市白领,厌倦了酒吧和ktv,也赶到这儿来寻找速度感带来的致命刺激。他们卸下白天在人群里的衣冠楚楚和端庄温雅,甚至比那些最低级的混混还混混比最下jian的妓 女还妓 女。

叶婉清的雅马哈一停下,便有人冲她吹起口哨。有人惊呼,“看,那辆雅马哈是最新出的,据说最高码速能达到400公里。”

“醒醒吧,那车要二十来万呢,你摸都摸不起!”

“这车要是能给我骑上一圈,我把老婆都可以给他睡。”

“就你老婆那模样,倒找钱都没人愿意睡。哟呵,是个小美女啊!”说话的小混混看到慕叶婉清的美丽容貌后,惊呼道。

大多人还是在关注山道上的比赛,叶婉清停好车后,一名黄发青年混混上前来打招呼。

叶婉清直接道:“我要见赵明!”

黄发混混一愣,随即皱眉道:“口气还不小,明哥不是你要见就能见的,有什么事先跟我说。”

叶婉清道:“赌赛。”

“赌注多少?”

“二十万!”

黄发混混闻言微微变色,二十万不是小数目。不是他这个小混混能接待的,当下正色道:“你等等!”说完便转身朝人群里而去。

大约五分钟后,一身棕色皮夹克,皮鞋擦的敞亮的赵明带着几个小弟前来。赵明二十八岁,理着寸头,人很精神干练,也很干净。半球山算是他的地盘,他这人大概是大哥当久了,身上自然的有一股气势,即便是笑眯眯的,也会让人心生忌惮和畏惧。他背后的四个小弟也都很有精气神,清一色的黑色皮衣,给人很强的威慑感。

赵明长的挺耐看,来到叶婉清与楚凌面前,站定后,疑惑了扫了两人一眼,道:“谁要赌赛?”

“我!”叶婉清靠在雅马哈的座椅上,淡声回应。这样看上去,不会被赵明主场气势压 倒。

赵明多看了眼叶婉清,他后面的四个手下,以及周围的人都注视向叶婉清。这小姑娘实在是太漂亮了点。漂亮的姑娘来赛车,更加勾动了大家的兴趣。

赵明微微意外,道:“你带现金了么?我们只收现金!”

叶婉清道:“现金没带,我这辆车,只要你赢了,你就拿去。你是赛车的行家,这车值不值二十万,应该不用我来证明!”

赵明道:“你这车,二十万是值的。”慕叶婉清道:“那就行,如果我赢了,我也不要你的钱。”“那你要什么?”赵明警惕的道。

叶婉清道:“你不是花了十五万在黑市上买了一条精灵之泪的吊坠吗?我就跟你赌那条精灵之泪。”

赵明吃了一惊,那条吊坠他买的很隐秘,这小女孩怎么会知道?当下淡漠道:“我不会拿吊坠出来赌,二十万我还拿的出!”

叶婉清也不废话,道:“我只要吊坠,既然你不愿意,那便算我打扰了。”说着就抬腿跨上了雅马哈,对楚凌道:“上来!”楚凌自然知道叶婉清在故意做样子,也不由佩服她小姑娘家家的,手段老辣。

叶婉清启动车子,发动机刚一响,赵明便伸手抓住叶婉清的车头,道:“好,我跟你赌!”

周遭顿时爆起激烈的欢呼。

看戏谁都不怕台高。

赵明这边派出的是一位专业赛车手,叫做潘冬,在半球山有车神的美称。是赵明的镇山之宝,一般很少派出来。这次对叶婉清算是给了足够的重视。

潘冬开的是一辆看起来很普通的摩托,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赛车的。但是在半球山混的人都清楚,这辆摩托车是经过专业改装,潘冬在国外比赛,这辆摩托车都是空运过去的。而且获了奖。

两人在赛道前准备好后,周遭是此起彼伏的叫嚣欢呼。赵明上前道:“小姑娘,不如我们比点花样,载人赛,怎么样?”

摩托车不比小车,载人的危险加大了很多。赵明赌定叶婉清不经常赛,载一个人,就是要给她心理压力。

叶婉清沉吟一瞬,道:“没问题!”

楚凌戴好头盔,自然义无反顾的上了叶婉清的车。潘冬后面坐的是一个衣着暴露的女郎,不过此刻也戴上了头盔,裹了一件厚实的羽绒服。

那女郎抱紧了潘冬。

叶婉清对身后的楚凌道:“抱紧我,贴着!”楚凌啊了一声,显得有些尴尬,不过他知道,如果自己不抱着她,不贴着,在比赛中,会影响车的平衡。如果是过一些危险的地方,那就是致命的灾难。

那指挥赛车的女郎,已经开始倒数,楚凌不得已伸出双手将叶婉清纤细的腰肢抱住,贴手在她的腹部处,不知是不是心理感觉,那里火热一片。

“起!”指挥赛车的女郎穿着暴露,将她红色的**扔了出去。顿时露出**的****。旁边的人吹起口哨,劲爆的音乐震荡着。

而潘冬与叶婉清的摩托车一起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

瞬间在道路上只留下两道残影,转瞬消失在众人视线。山路旁边有护栏,护栏后就是山涧,一不注意便是车毁人亡的下场。

饶是楚凌胆色过人,但在过弯时,叶婉清毫不减速,车子几乎要与地面贴平,还真将他吓出了一声冷汗,只得将她抱得更紧。感受着少女身上的幽香与柔软,再加上惊险刺激,这种奇妙的感觉对楚凌来说是生平第一次。

短短的几分钟,让楚凌有种跟叶婉清很亲近的错觉。

潘冬后面的女郎吓的脸色惨白,死死抱着潘冬,浑身都在颤抖,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

两人的码速不相上下,潘冬几次漂移过弯,都未能将叶婉清甩开。

两辆赛车并行而驱,风驰电掣,路过最后一个弯道时,那弯道狭窄,两人一起开过去,必定是车毁人亡。这个时候,叶婉清与潘冬依然毫不减速,眼下已不是比车技,而是比胆色了。

楚凌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搂叶婉清腰肢的手紧了紧,随时准备弃车救人。他可没有活够,也不由佩服叶婉清这小姑娘的胆子,她就真一点都不怕死么?

就在两人摩托车将要撞上的瞬间,潘冬终于扛不住,尖叫一声,猛然漂移,与抱着他的女郎重重摔飞出去。而他那辆赛车,直接撞碎护栏,摔下了山涧。

叶婉清与楚凌,却已一骑绝尘而去。

“他们没事吧?”楚凌担忧的看了眼后面,大声在叶婉清耳边喊道。

叶婉清减缓速度,停下后,以脚支撑雅马哈,道:“我们回去看看。”

楚凌微微意外,他发现叶婉清虽然冷淡,但心肠其实挺不错的。叶婉清启动车子,一个漂亮的甩尾,掉转车头,往回开去。楚凌差点没摔飞出去,紧紧搂住她,人一下贴的紧了,连下 身都尴尬的贴到她的tun缝处。还好没起生理反应,楚凌连忙挪开一些缝隙。叶婉清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潘冬只是一些皮外伤,而那女郎伤的重些,胳膊骨折,膝盖磨破皮,鲜血汩汩而流。女郎泪水掉落出来,显得楚楚可怜。楚凌仔细看她,脸上抹了浓妆,恐怕实际年龄也才十五六岁。

这里没有伤药包扎,于是由叶婉清用雅马哈载那女郎继续跑完赛道,楚凌扶着潘冬走。对于楚凌与叶婉清转头相救,潘冬很是感激。赛场上,都是残酷无情,即使你摔死,也不会有人搭把手。楚凌与叶婉清的行为赢得了潘冬的尊敬。

当叶婉清载着受伤少女跑到终点时,这一幕看的众人不明所以。不过很明显,是叶婉清赢了。于是下了赌注的,赢的俱都吹起口哨欢呼,输的咒骂。

赵明脸色铁青,虽如此,还是派小弟去带那受伤少女前去包扎。受伤少女下车后,对叶婉清小声道谢。叶婉清淡淡点首,算是回应。

楚凌与潘冬回来后,赵明对叶婉清道:“精灵之泪我没带身上,你们跟我去拿吧。”说完便朝他的一辆帕萨特走去。他上了车后,四名保镖似的小弟也跟着上了车。接着帕萨特启动,朝半球山下山的公路开去。

叶婉清跨上雅马哈,楚凌跟上。这次虽然不再比赛,但楚凌还是习惯的扶住了她的腰肢。叶婉清皱了下眉,便启动车子,跟上前面的帕萨特。

赵明恐怕不会轻易交出精灵之泪。楚凌明白这一点,叶婉清自然也明白,不然她也不会特意要楚凌来帮忙。

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帕萨特开到半球山中腰,转弯进了一条小道。左弯右拐的,最后来到一处小洋楼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