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的确,他选择的这份职业,就是要面对人的生生死死,倘若他不能坦然面对,过不了他心里的那道关,又怎么能成为一位真正,合格的医生呢?

有些话他实在不敢苟同,但不得不说,他说的也是事实。

他叹了口气,扔掉手里的烟头,踩灭,双手插在白大衣口袋里,微微的昂起头,迈着大步迎风回去了。

路遥没想到最后一面,她还是没有见到,失望之余她又觉得是庆幸的,也许不再见才是更好的。

“哎哟,遥遥回来了?”路奶奶听见门响,连忙跑出来,亲昵的拉过路遥的手,“奶奶可是想死你了,怎么样了?有没有不舒服?”

听着奶奶关切的话语,她抿唇笑了笑,没说话。

“妈,赶紧让遥遥进去休息吧!”路本良在后面拿着大包小包的,满脸的疲惫,“遥遥是病人,这一路上只怕是累坏了!”

“对对对,快进屋休息吧!”路老太太拉着她的手,一边走一边说:“今天你二婶特意把屋里的炕烧了烧,可舒坦了,这被子也是刚晒过的!”

奶奶一路絮絮叨叨的说着,路遥心里暖暖的,她没想到父母都死了,他们不但没有嫌弃她,反而还对她这么的好。

外人怎么说的,她都知道,所以很多时候她选择沉默。

她很想大声的告诉他们,我不是扫把星,我也没有克父母,可是她没有办法反驳,因为爸爸妈妈真的是因为她死的,她很内疚。

8岁那年,如果不是她吵着要新的书包,新的裙子,爸爸妈妈也不会被撞身亡,而她也不会无父无母,她现在仍然是爸爸妈***小公主,幸福无比。

她就算不克父母,也还是有深深的罪恶感,如果不是她……

不治也好,如今这样,也该是她的报应吧?她就快要解脱了啊!

路正英拉着弟弟路正天坐在椅子上,板着一张小脸,看着刚进门的路遥。

对于这个突然降临在她家,夺取她父母的爱的孩子,她讨厌极了。

“正英,正天!”路遥嘴角扯出一抹微笑,从兜里掏出两个棒棒糖,递给路本英和路本天,柔声道,“给你们,这是医院里的医生哥哥给我的,可好吃了,快吃吧!”

“谁稀罕你的破东西!”路正英一手拉着弟弟,一手狠狠的拍掉了她手中的棒棒糖,冷冷的说:“别以为拿这么点儿破东西就能收买我们!”

呸,假好心,就会装可怜!

“路正英,你怎么跟姐姐说话的?姐姐给你好吃的,你就是这么做的?”路奶奶板着脸训斥着她,“一会儿你爸来了让他好好教训你!”

路正天被突如其来的大声,吓得直往姐姐怀里钻,看都不敢看奶奶一眼。

路遥看着地上的棒棒糖,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蹲在地上,捡起了棒棒糖,小心翼翼的吹干净,这是马力哥哥给她的,她一直舍不得吃。

她知道是她占据了他们应有的爱,他们恨她,她也不怪他们,可是这几个棒棒糖是她最珍视的东西,如今被他们扔在了地上,她就是很心痛。

“没关系的,奶奶!”路遥满脸泪水的昂着小脑袋,忍着难过,替她解释道,“正英她不是故意的,是我刚刚没拿好!”

路正英看她这副模样,一点儿也不领情,反而更是厌恶至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