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叶婉清的发丝微微的凌乱,眼眸紧闭,俏丽的脸蛋精致冷艳。宁默关上房门后,来到chuang前坐下。他看着叶婉清,呼吸竟然开始变的有些急促,伸出手轻抚叶婉清的脸蛋,那柔软细腻的触感让他微微颤抖。这一刻,叶婉清在他心中有如女神,而他,要在这尊女神身上驰骋。

宁默俯身去脱鞋子,他突然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劲。回过头,赫然看见本该熟睡的叶婉清,这时已经坐了起来,正冷眼看着他。

宁默吓了一跳,马上明白叶婉清并没有服食虎子的药。她是故意送上来的。宁默心思转变的很快,见状却没有一丝惊慌,反倒微微一笑,温声道:“你醒了?”这话语就像两人是爱极了的情侣,他的问候充满了关怀。

叶婉清没有说话,翻身下chuang,她准备穿鞋子时。宁默眼中兽 性光芒闪动,双手按住叶婉清的双肩,便要强行按下去,好压在她身上。

“砰!”叶婉清猛然膝盖一顶,顶在宁默的胯间,她这一下又快又准,非常的富有经验。宁默猝不及防,惨叫一声,顿时痛得额头青筋直冒,汗水瞬间大颗大颗往下掉。

“操……你妈啊!”宁默优雅不在,眼睛血红。“啪!”叶婉清一巴掌打在宁默脸上,他这张帅气的脸蛋,叶婉清看了觉得恶心至极。

宁默怒不可遏,忍着剧痛扑向叶婉清。慕叶婉清身子一闪,一脚揣在宁默腹部上。在他腹部的衣服处留下清晰的脚印。

叶婉清显然是会一点功夫的,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在对付色 欲攻心的色狼们时,对方又没有防备,那还是很奏效果的。

宁默痛的抽了几口冷气,便在这时,门铃声响起。“叶小姐……”是黄雄的声音。黄雄已经不能再等,如果叶婉清不回应,他便要撞门而入了。

“等等!”叶婉清淡淡回了一句,前去开了门。

黄雄一进来,看见倒地的宁默,目光中露出凶狠之色。上前照着宁默的%.口便是要一脚踩下去。“等等!”宁默血红着眼睛,怨毒的盯着黄雄。黄雄没有再踩,看他有什么话要说。

“操……你们,麻痹的,老子要弄死你们。”宁默的少年老成被摧毁殆尽,带着哭音嘶吼,颤抖着拿出电话。

看他拨打电话,黄雄便要阻止。叶婉清冷淡的道:“让他打!”

虎子正在根李爻喝酒,电话响起,一接通便传来宁默凄厉而咆哮的声音。“操 你妈的,快来!”虎子从未听过宁默这样的凄惶声音,马上意识到出了大事。筷子一放,对李爻道:“哥,默少出事了,我得去看看。”说完便火急火燎的冲到门前,拉门而出。

这些变化,自然都在监控室里,楚凌的眼中。

叶婉清所在的套房,房门并未关。这里发生的事情,酒店上下都不知情。因为监控室都已被楚凌占领。

虎子健步如飞,冲到套房时。便看见宁默躺在递上,叶婉清与黄雄冷漠至极。宁默看见虎子,立刻眼睛一亮,冲虎子吼道:“弄死他们!”他这模样着实有些狼狈凄惨,嘴角都是血。

虎子一边走近,一边冷冷对黄雄道:“哥们,下手忒重了点吧。”

“还有更重的在后面!”黄雄冷淡的回了一句。

虎子说话的同时,突然脚步在地上一蹬。一窜如电,踏至黄雄中线,身体横撞,仿佛一座山撞过去。速度又快又猛,地面被他的发劲震得一荡。虎子正是看出黄雄很厉害,所以才选择了出其不意。

“铁山靠,八极拳!”黄雄颇为意外,这个混子竟然懂国术的内家功夫。不过黄雄练习军体拳,搏斗经验极其丰富。冷笑一声,双眼爆发出凌厉的杀气,接着如燕掠水。一抢到虎子左侧之后,手臂如刀,猛的朝他肋下一戳。

国术国术,心中有国,手中有术,为之国术!

虎子吃了一惊,他自出道以来,鲜有人能躲过他出手这一靠,毕竟在小城市混的,又几个有真功夫在身。面对黄雄这一戳,虎子斜退一步,手成炮拳,猛砸向黄雄的脑门。出手时在空气中产生爆裂的一响,正是功夫练到了骨子里。

劲风猛烈,看的叶婉清和宁默都提起了呼吸,目不转睛的看着。

黄雄与虎子都是明劲高手,论气力,不相上下。论搏斗经验,杀气,黄雄甩虎子三条大街。黄雄身子一矮,躲开。虎子整个人合身扑上,便是形意拳中的蟒缠身,想要缠死黄雄。黄雄却不闪躲,干脆往虎子胯 下一钻,猛然发力,霸王举鼎。轰的一下,将虎子掀飞出去。

虎子落地,他下盘也算很稳。只是落下的一瞬间,不可避免的气血乱了一下,便是这瞬间,黄雄一步踏上,一拳砸了过去。虎子双手急忙一格,蓬的一下,黄雄一记膝顶顶在了虎子的腹部上。虎子顿时胆汁都被震出,脸色发黄,额头汗水大颗下掉。

黄雄毫不客气的再一拳,锤在虎子的背上,将虎子锤扑在地。黄雄这还不算,一脚踩在了虎子的手上,用力慢慢的碾压。一丝丝的发劲,虎子的手指绝对是废了。

宁默在一边看的肝胆欲裂。

而这样残忍血腥的一幕,叶婉清脸色未有丝毫变化。宁默见状,终于意识到叶婉清不是一个简单的高中女孩,她背后的背景恐怕有些不简单。

便在这时,黄雄陡然感觉到一股泰山般的压力压迫而来。全身的皮肤被刺激起鸡皮疙瘩来。

叶婉清抬头便看见,一个着黑色皮夹的寸头青年站在门外。他冷冷的看着黄雄,什么话都不说,却让人感觉到了强大的压力。

这个青年,自然就是国家罗汉李爻。

“哥,我被他废了,我被废了。”虎子见到李爻,痛哭流涕。

李爻缓步而进,他冷淡的看着黄雄,道:“放开他!”

黄雄没有多说,放开了虎子。他整个人已经进入高度戒备,他不可能看不出眼前的李爻是绝对的高手。

宁默从未受过这样的窝囊气,李爻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同时心中的恨意升到了极点。衙内就是这样,面对危险,比谁都怕。残忍起来,比谁都狠。他知道李爻的身份,对李爻充满了信心。

李爻扫了眼宁默,温和的道:“默少,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宁默道:“李爻大哥,他们好狠!我……”

“默少放心,我会把处置权交给……”话未说完,黄雄闪电**。他出招刁钻毒辣,雷霆迅猛,杀气凛然。

只一闪,便已到了李爻的一侧。狠毒的抓向李爻的腰子,这一下抓中,李爻就会尿血而亡。

怎知他快,李爻更快手一扬,少林鹰爪手施展出来。手掌,手指大条乌筋绽放出来,白皙的手掌呈现一片乌色,如钢铁利爪一般。

黄雄大吃一惊,急忙收手。却还是迟了一瞬,被李爻的鹰爪手轻轻拂了一下。顿时,黄雄的手背上留下一条清晰可见的血痕,鲜血如彪箭。

“叶婉清快跑!”黄雄悍不畏死的攻击向李爻,他已经知道自己绝不是眼前李爻的对手,便只想为叶婉清拖延时间。

叶婉清也看出了这点,当机立断,朝门外跑去。

只是她还只跑到门前,便听砰的一声响,接着是黄雄的闷哼和压抑的惨声。叶婉清只感觉衣领一紧,竟然被人生生的提了回去。她还未弄明白,便被李爻丢到了chuang上。挣扎着爬起来,便看见黄雄被锤趴在地上,一如黄雄对待虎子一般。

李爻的脚踩在黄雄的手掌上,碾压他的手指,卡擦脆响,能听到指节断裂的声音。鲜血从黄雄手指甲溢了出来,李爻下手更加残忍,血腥。他的表情却风清云淡,似乎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放开他!”叶婉清下chuang站起,冷声道:“我父亲是南城叶东,你们如果敢乱来,我担保你们出不了东江。”

“叶东是谁?默少你认识吗?”李爻淡淡的问。宁默是认识的,但此刻,他仇恨心起,那会怕什么叶东。况且他只知道叶东是黑 道老大。一个混黑 道的,自己堂正的衙内,会怕他?别开玩笑了。“一个黑老大,屁都不算。”宁默答道。

他的疼痛已经减了许多,慢条斯理的站起来,理了理衣服上的皱褶。出其不意,突然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甩在叶婉清娇 嫩的脸蛋上。

“biao子!”宁默狠声道。叶婉清怒视宁默。

“李爻大哥。”

“默少请说!”

“废了他,双手双脚,全部废了!”

“没问题!”李爻说完,便要去踩黄雄的另一只手。

“住手!”叶婉清喝道,她皱眉道:“宁默,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想操 你个婊 子。”宁默冷笑道。

叶婉清点点头,道:“好,你放他走,我随你处置。”

宁默道:“好,够义气,我喜欢。”顿了顿,邪 魅一笑,道:“不过你说我会不会傻到放了他,让他去搬救兵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