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胡炎在距离他们尚有不到一百步的时候,扯起嗓子喊了起来:“前面那两人,给本公子站住!”

这下轮到袁青龙和钱阳大吃一惊啦!整条巷子就三个人,这骑马的胡炎是摆明了叫他们两个的啊!

袁青龙回过身来,待胡炎走到跟前,将这用西域特有的竹编帽檐向上挑了挑,露出了整个面庞,一双三角眼,凶狠的瞪视着胡炎,胡炎则勒紧了缰绳,吁的一声,停了下来,但他见到这大胡子那副狠样瞪着自己的时候,心中也是有点发毛了。

“你叫唤什么?”袁青龙有些怒喝道。他显然不想再这个时候再耽误时间,但却无法不停下来,胡炎的马快,不停下来,便直接追上他们了。

钱阳则站在一旁,并未见帽檐抬高,冷冷的眯着眼睛看这胡炎究竟想什么花样!

“两位大哥的帽子真的不错,我一直想买一顶,却不知道哪里有卖的。还想问问两位大哥,这帽子在哪里买的啊?”

胡炎这番充满真诚的话语却让袁青龙和钱阳气的差点没吐血出来!

“给我滚!”袁青龙果然是有些怒不可遏了!对着钱阳道:“走,别理会这小子!”

钱阳也是没好气了,想不到遇到这样一个看上他们帽子的家伙!

胡炎却是笑开了,“干嘛这样啊!我有的是钱,不行你们把帽子卖给我得了!”

说罢,胡炎从怀中掏出了一袋子钱币,在马上摇晃了起来,这一小袋子里面的钱币仅从撞击的声音便可听出来,全是金币!

胡炎的这一举动,倒是让一直提不起精神的钱阳来了兴致!他如今缺的就是钱币啊!有了这么多金币,足可以换好多铜币,再制成金钱镖啦!

钱阳给袁青龙使了个眼色,这袁青龙也是心领神会,立刻改了怒意,一脸笑容的道:“好啊,这位小哥诚信想要的话,那就卖给你得了!”

“那不好!你们戴过的帽子我干嘛要买旧的!”胡炎那绝对是振振有词啊!

“那好啊!我们带你过去买也行啊!”袁青龙也是一脸笑意的向胡炎走来,而钱阳则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胡炎的手持钱袋的那一侧,趁着袁青龙和胡炎在说话的档口,唰的一下,便抢过了钱袋子!

袁青龙见钱阳得手,立刻变了脸色,厉声喝道:“给我滚!不然老子杀了你!”说罢,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短剑抵在了胡炎的**处!

这下轮到胡炎惊呆啦!靠!本来想拖延下时间,探个底细的,没想到亮出个钱袋子就被抢啦!“这位好汉,别杀我,别杀我啊!我这就滚!这就滚!”胡炎着实给吓的不轻,赶紧调转了马头,心道:别在这个时候阴沟翻船啦!这两个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货啊!

见到胡炎吓的跑了,袁青龙和钱阳立刻哈哈大笑,打开了钱袋子,见是足有近百枚金币,更是一阵狂喜啊!

“别耽误时间了,快快快,赶到正阳大街!”钱阳猛然意识到耽误时间了,迅速拉紧了钱袋子,装进怀里跑起来了。

而胡炎再回头望见这两个人跑起来的时候,心生一股狠劲,妈的,老子的钱也是一个睡袋一个睡袋卖出来的,哪能就这样被你们凭白无故的抢去了!

再一次调转了马头,“驾!”追了过去!

不过,胡炎这次不敢再紧紧的跟着这两个家伙了,再前头一处向十字巷口,胡炎拐了进去,然后从这条巷子里再跑到前面,通往正阳大道的方向,如此一来,便可以先于袁青龙和钱阳在前面一个巷口抵达正阳大道了。

与此同时,正阳大道上,孙岩山所率的车队已经在正常的行进着了。如此浩浩荡荡饿队伍,若在平时,还会引起路边行人的围观,但在这个时候,正阳大道上也是人迹稀疏,孙岩山与三百羽林卫护送着中间的三辆马车匀速的行进着。

胡炎从巷子里抵达正阳大道的时候,车队刚刚过去!胡炎立刻便追了上去,当他奔到车队附近的时候,那些羽林卫士兵以为胡炎是冲撞车队的惊马,齐刷刷的用..指向了胡炎!

胡炎哪能撞上那精铁..的尖头上啊!当即拉起了马缰,前蹄腾空,愣是刹住了!

此时,坐镇殿后的孙刚转向了胡炎,见还是戴着那张面具的他,立刻催着马,赶了过来,胡炎也对着这帮兵丁道:“我来找孙刚将军的,我是他朋友!”

此时孙刚也赶到了胡炎的跟前,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回府的吗?”

就在胡炎说这番话的瞬间,车队的前方忽然传来了,士兵的叫喊声:“不好啦!保护好大将军!有人偷袭!”

孙刚立刻叫道:“快,快!前面!”

孙刚大惊,立刻调转马头,冲了过去!他的马要好过胡炎的马,胡炎紧跟着孙刚也冲了过去!

等他们赶到车队前面的时候,大将军孙岩山已经躺在了地上,右臂的甲衣里面流出了鲜血!还好,人是清醒的,应该是从马上跌了下来。

“祖父,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孙刚从马背上直接跳了下来,跪倒在了孙岩山的跟前。

“我没事,一点轻伤罢了,保护好马车。”孙岩山伤情倒是不重,只是此时那暗器尚在自己的右臂上,稍微动作,便疼痛难忍。孙岩山见对方的目标是自己,丝毫没有对三辆马车下手,心中倒是宽心了很多。

孙刚将手一挥,道:“保护好马车!”

因为这车里坐的宗远正,只有孙岩山,孙刚和胡炎知道,所以,在这些兵丁面前,孙岩山和孙刚只能说是保护好马车,而不会说保护好殿下!

胡炎见目光转向了那巷子里,只见五六骑羽林卫骑兵正追赶着两个男子!不过,这些骑兵却被那其中一个男子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暗器,接连从马背上摔落下去,顷刻间,六个骑兵尽数跌下了马背!而那两个人却在巷子里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胡炎策马追了过去,将受伤摔落下来的几个骑兵一一扶起,并且在巷子里发现了两三枚金币!

胡炎捡起了一枚,看了一眼,立刻骂道:我草!拿老子的钱当暗器使了!

胡炎在巷子里将能捡到的金币全部捡了起来,只有三枚。另外还有一枚栓有红布条的锋利的金钱镖!

胡炎将这几个骑兵,伤势都不算中,毕竟身上都是穿着甲胄的,被那金钱镖击中了,也只不过伤了皮肉而已。还有的就是被金币击中,是钱阳的力道过大,这些骑兵猝不及防,遭受重创,落下马的。

胡炎上马,对着这些骑兵道:“我先去看看大将军,你们也快点过来。”

说罢,胡炎催马向回跑去。

此时的孙岩山已经稍作包扎,站在街道边,望着巷子里面,见胡炎奔来了,忙问道:“可曾追上?”

胡炎摇摇头,“他们跑的很快,追不上。”

胡炎继续道:“这两个人我在巷子里遇到过,我见这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便有意打探倒地是何来历,没想到,两个家伙竟然连我的钱袋子都抢了,我也差点挨打,我是绕着道追上车队的,没想到刚见到孙刚,还没来得及说这事,这两个人就下手了!”

胡炎说完,将手中的金钱镖递给孙岩山看,孙岩山接过来,点点头,孙刚将手上的那枚一模一样的金钱镖也交到了孙岩山的手上。

“果然是刺探府的余孽啊!”孙岩山叹气道。“这个金钱镖,是刺探府中一个叫钱阳的人特有的暗器,使起来,几乎是百发百中,在刺探府众多高手中也是小有名气的。没想到这次在养龙殿一战中,竟然没将此人杀掉。”

孙岩山说着,用左手摸了下自己受伤的胳膊,叹口气道:“幸好老夫穿的是甲衣,不然若是平常,这今天就有性命之虞啦!”

之前宗远正也曾想出来看看孙岩山的伤势,却被孙岩山被阻止了。孙岩山不会冒险让宗远正遭遇不测。

孙刚是怒气难消啊!骂道:“早晚我要将这帮漏网之鱼全部抓回来,统统砍头杀掉!”

“好了,好了,整好队伍,向皇宫进发!”孙岩山想走近自己的战马,胡炎道:“大将军还是进马车里坐坐,以防不测。”

“不必了。料这帮家伙也不敢再对老夫再下杀手了。”孙岩山拽紧缰绳,左脚踩进了马镫,上了坐骑,然后高声道:“启程!”

胡炎则跟孙刚道别,道:“路上小心点,我先回了。”

“嗯,放心!”孙刚则继续回到了车队的最后方压阵了。

胡炎却很是郁闷的打道回府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今天真衰,没阻拦住这两个刺探府余孽不说,还被抢了一袋子金币!唉,自己的武功实在平常,不然,能有牧野云鹤一半的水准,也能对那两个家伙下手了!

行走在久违的皇宫之中,脚踏着两边是汉白玉石的浮雕的路面,宗远正那种重见天日耳朵感觉油然而生!是的,当了二十多年太子的宗远正又回来了,尽管目前的身份不是太子,但见过他的父皇胤天啸之后,一切又将是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宗远正跟在孙岩山的身后,边走,边望着两侧的宫墙宫殿,高大的几人怀抱的巨大石柱上,那条金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盘旋石柱之上,跃然欲飞。檀香木雕刻而成的宫殿飞檐上凤凰振翅翱翔,与柱子上的金龙交相辉映。此刻,天空碧蓝如洗,整个皇宫那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格外的金碧辉煌,皇家气度,甚是夺目光彩!

“大将军,您来了?我这就去通禀陛下。”养龙殿外的小太监见孙岩山前来,不敢怠慢,立刻进入殿中去通禀给乾元帝。

如今胤天伦的势力已经被剪除,乾元帝也特意放开了能觐见他的大臣的范围,以前只是老国师一人可以受乾元帝特许在这养龙殿中随侍左右,如今,只要是内阁二品以上大员,只要通禀,受到乾元帝允许,便可进入养龙殿觐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