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还好底下有一层柔软的草坪,而宋依然掉落的位置还有防护垫,所以并没有受到重伤。

  反倒脑袋晕晕的有一股晕眩感。

  宋依然昏迷过去前对上宋陶陶阴狠的笑容,然后见她拿起一个石头在她脸上划了一下。

  紧接着是佣人们担忧跑来的画面。

  然后宋依然闭上眼,什么都不知道了。

  ……

  宋依然和宋陶陶分别被冷宅的佣人们送进了医院。

  从二楼摔下来时,宋陶陶是压在宋依然身上的,只是手臂摩擦到地上有一些破皮,其他并没有受伤。

  反倒是宋依然,有些轻微的脑震荡,眼角边的口子有点深,差一点就伤及眼角,医生说这伤痕很有可能会留下。

  宋陶陶进入宋依然的病房,看着她躺在chuang上,掠过眼角那道伤痕,眼神闪过一抹得意笑容。

  她对着那正在给宋依然削果皮的女佣吩咐:“你先下去吧,姐姐这里我来照顾就好!”

  “是。”佣人离去。

  宋依然模模糊糊中听见了一道女子尖锐阴狠的声音。

  “宋依然,你快醒来吧,再不醒来冷逸尘可就要没命了!他如果出事了,可都是因为你!难道你不愧疚?”

  宋依然满头大汗从梦中惊醒,喘着气,看着天花板。

  看了看四周发现这是冷逸尘所在的医院,想到他可能会出事,宋依然便什么也顾不上,下了chuang,却一阵晕眩感传来。

  她一定要去拯救那个无辜又善良单纯的少年!

  当初她和母亲被赶出宋家,是冷逸尘三番几次的帮忙,而每一次都会亲昵的叫她嫂子。

  回忆起从前,宋依然嘴角扯开一抹欣慰笑意。

  宋依然抵达冷逸尘的专属病房休养楼层时,四周静悄悄的没人。

  她有些奇怪,她记得她听佣人说了冷逸尘现在被重点保护,楼道和走廊都站满了保镖,怎么会没人。

  不管了!救人要紧!

  宋依然快步走到病房门口推开门,进入。

  她却没看见身后不远处宋陶陶正等着她进入,然后离开了。

  宋依然进去后,看见那躺在病chuang上的少年,松一口气。

  “逸尘,你要赶紧醒来,当初说好了,我要给你包办婚姻大事,还要当你的伴娘呢,你要是不醒过来,还怎么娶媳妇!”

  “我和你哥哥都等着你!”

  宋依然看着至始至终都没有动静的少年,有些纳闷。

  弯**身,伸手去摸少年的鼻息,还未触到,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

  “宋依然,我不是让你别靠近逸尘,你在这里做什么!”

  为首的冷继尘板着脸,高大的身子朝她走来。

  “我是……”宋依然刚出生,却听见室内响起“滴滴滴”的警报声。

  冷逸尘身上的心电监护仪上的心跳骤然静止。

  宋依然也满是错愕的睁大眼,似乎想到了什么,她转头看到了站在门口满脸暴戾的冷继尘。

  “不是我!”宋依然怕男人误会,立刻解释。

  “医生!去叫医生!”冷继尘的声音已经有些轻颤,他一下又一下按着冷逸尘的%膛,俊脸上热汗淋漓,此刻的他完全失去了平日里冷酷冷静的模样。

  宋依然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抬头正好对上宋陶陶投来的满是得瑟的笑容。

  这一刻,她想,她似乎全都明白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yd889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