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路老太太沉着脸,一言不发,盘腿坐在西屋炕上。

路本良跟米雪惠站在一旁,等着老太太做决断。

“本良啊,你说这事,咱们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路老太太眼底尽是纠结之色,“遥遥她毕竟还是个小孩子,这……,让她现在去嫁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妈,您要我说,那儿子可就实话实说了!”路本良眯了眯他的小眼睛,一副心痛的模样,“这遥遥可是我大哥的独苗啊!想当初去医院那是有多难啊,咱家的家底都掏干净了!大哥的赔偿金也有不少,要不您就把那钱拿出来先给她看病吧!”

“看病?怎么看?”路老太太眸子一眯,眼眸里闪过一丝戒备,斜睨着他道,“这钱看着是挺大一笔钱,但是一进医院那还能叫钱?你不是说了那病看不看都一样吗?没有治愈的希望了?”

既然是看不看都一样,那又何必浪费钱进医院呢?

瞧这意思,老太太是打算一人独占那笔钱啊!

“是,医生的确是这么说的!”路本良皱着眉,一本正经的说:“可是那钱多少能给遥遥续命,延长她的生命还是可以的!”

“如果先生说的办法有效,那更是一劳永逸了啊!”

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既不用花什么钱,又可以把病治好,那又何必往外扔钱呢?

“这种两全其美的方法不是更好吗?那些钱留下以后还可以给分给你,何必浪费给医院呢!”

这个傻儿子,钱都给她治了病,那她大儿子岂不是白死了?

再说了,家里头这些丫头片子,早晚还不是人家的?给多少东西那不是也是白白便宜了外人?

“本良,雪惠,你们俩先探探那丫头的口风,看看她倒是怎么想的,咱们也不是非逼她去嫁人,只是这可能是目前最好的法子了!”老太太瞥了两人一眼,这俩就是个老实的,什么都不懂,还得靠她这个老的来操心,“她要是愿意最好,不愿意就算了!”

反正钱也是在她手里,那路遥也活不了多久,嫁不嫁的也就是活的久点儿还是活的短点儿的问题。

而她没必要因为这个跟路遥那丫头闹翻了。

路本良敛下眼眸,微微垂着头,不说话。

他不动,米雪惠自是不敢动的,这家里从来都是路老太太说了算的。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老太太掀了掀耷拉下来的眼皮,“还是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妈,我觉得那钱可以拿出来一部分吧?给大哥女儿看病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米雪惠看着自家男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她倒是很识趣,在路老太太面前她一向是温柔贤惠乖巧的模样。

“拿出来?你以为那钱有很多?”老太太瞪了他一眼,冷冷的说:“都拿出来咱们活着的人以后怎么生活?”

真笨,这家底可是都算掏进去了,少说也得万八千的了,难不成还真等到那丫头活到18岁,自个儿取出来?

那岂不是没她什么事了?这可不行!想当初,她对她好,就是想让她感恩,她不拿钱给她,那全村人的唾沫星子也能淹死她。

可是老太太似乎忘了,这是路遥她爸妈拿命换来的,压根儿跟她的生活无关。

“可是……”

“行了,别可是了!”老太太打断了他的话,不耐烦的说:“我是你妈,还是她路遥的奶奶,我还能害你们不成?先去问问路遥什么意思!”

路本良垂着头,咬的牙根生疼,面目表情扭曲,转身出去了。

米雪惠看着自家男人都走了,连忙跟着跑了出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