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江云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快说你有罪,是你害死了云朵,还不知羞耻得**了她的丈夫爬上了他的chuang。”

光线略显阴暗的房间里,男人阴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却是死死咬住了唇,一声不吭,闷在枕头里的脸却已经是一片湿润。

霍御庭有些薄怒,一把拽过江云绯的头发,在黑暗中迫使她抬头,看那在黑暗中还微微闪着光的巨大相框。

窗外有雷光闪过,江云绯可以看清上面穿着婚纱笑得一脸甜蜜幸福的清纯女人,以及她身边揽着她腰的高大俊朗的男人。

心脏狠狠一抽,那是她的丈夫霍御庭,还有她的好闺蜜慕云朵。

是她一辈子最亲密的两个人,也是伤害她最多的人。

江云绯闭着眼不想看,霍御庭却是不许,拽着她的头发逼迫她看着婚纱照中的女人。

直到江云绯口中不受控制得溢出一声闷哼,霍御庭才像是报复一般开口:“给我好好看着,我要你在云朵面前赎罪。”

用最屈辱最没有尊严的方式赎罪。

江云绯心脏狠狠一疼,随即身上涌起一大片寒意,被迫看着的巨幅婚纱照在江云绯眼里都似乎变成了巨大的黑白遗照,直叫人毛骨悚然。

不过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确实是遗照,因为慕云朵这个人已经死了,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死在了一场车祸中

江云绯眼眶通红,咬牙道:“我都说了,我没有,不是我做的,你为什么就不信我?”

霍御庭冷哼:“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

“婚礼当天是你叫人开车撞的云朵,同样也是你给我下的药,伺机爬上我的chuang,亏得云朵那么善良,交的朋友却是如此狼心狗肺。”

“江云绯,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怎么不去死?”

他就是要江云绯这个jian女人疼!

而江云绯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疼痛自四肢百骸传来,几乎要让她窒息。

他们这样的模式已经持续了五年,霍御庭固执,认定的事实就再也听不进别人的话,而江云绯死犟,不肯低头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却被霍御庭认为死性不改,换来的是更多的折磨。

五年来,霍御庭对江云绯就没有过好脸色,不管江云绯做什么,在霍御庭眼里都是错的,都是下jian的……

这就像是恶性循环。

这一刻江云绯心想,就这样吧,让一切都结束,只有一个人维持的婚姻真的好累好累。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