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霍言深用力捏了捏手里的话筒。

他无法去想象江漓月此刻的眼神,无法想象事发后他们的初次见面会是这样。

她的眼神,却那么的坚定,满满的恨意,不应该是这样的。

“霍言深,你这个凶手,你有心吗?你还有人性吗?”江漓月一边缓步走着,一边尖声的喊着:“你以为把我关起来就能瞒住所有了吗?霍言深我告诉你,你想得太简单了。”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助理已经急的想要把江漓月拉走。

霍言深深吸一口气,慢慢从台上走下来,走向了江漓月,喃喃道:“漓月你冷静一点,我本来就打算这件事后去找你说清楚的!”

“去找我?去告诉我我母亲是被我拖累自杀的?楚氏也是得罪你活该被打压的?还有你和江新月要结婚了,让我赶紧也跟着死掉,好给江新月腾位,是吗?”江漓月步步走近,死寂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了他,笑容特别的讽刺。

“你冷静一点!”霍言深被江漓月充满恨意的眼神刺痛,他不允许她这样看他!

“霍言深,听说你母亲醒来了是吧?哈,我爱了你整整十年,你却一点都不信我,不但认为我故意陷害你母亲,还认为我和别的男人牵扯不清,可到头来呢,你母亲好好的,我母亲却因为你的仇恨而死掉了,你要娶新妻子了,而我呢!我这些年不该承受的痛又去找谁还!?”

霍言深愣愣的看着她,喉咙口干渴得要命,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曾经,他亲手抓到了她和别的男人,他亲自追查出了多年前她的病历,可现在,在她的眼泪下,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却什么辩解的话都说不出口。

“啪”的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击碎了他的尊严,也彻底的激怒了江新月。

“言深……”江新月担忧的唤了一声,上前一步挡在霍言深的身前,冷冷道:“堂姐,别以为言深对你口下留情你就真的占理了,没错,你妈的确是被逼死的,但是被你这个不知检点的女儿给逼死的!我们订婚夜你被抓奸在chuang的照片在我手机里还没删,高二那年你打胎的病历也都还在,还有今天,你敢说你是一个人来的,不是男人送你来的吗?”

江新月言之凿凿,风向突转,在场的记者一片哗然,更多鄙视的目光看向了江漓月。

江漓月被激得面红耳赤,无从辩解,她索性也懒得辩解,只将仇视的眼神看向了霍言深:“霍言深,我今天过来不是讨论对错的,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有心吗?”

霍言深脑袋乱哄哄的疼得都快炸掉了,眼前的江漓月,泛红的眼是那般的无措可怜,可江新月的话却也句句在理,每一句都在提醒着他,江漓月曾经犯下的过错!

他有错!

他没有错!

脑子里两个小人不断的打着架,就在霍言深痛苦难安的时候,却忽然,只听头顶轰的一声,他下意识的抬眼看去,却见头顶巨大的吊灯脱离了天花板,急速的下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微信阅读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