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楚昕还在张牙舞爪的喊着要喝。这丫头平时文文静静的,喝醉后,酒品真是不敢恭维。

回程的路上,因为有楚昕这个小醉鬼在,楚凌将速度放低,车子开的异常平稳。

到了所住的小区后,雅马哈就停在小区下。楚凌还有些担心会被偷,叶婉清道:“这车很难被偷,也挺扎眼,就算被偷了,也能很快查回来。”

楚凌闻言,一想也是。要上五楼,干脆便由楚凌背着楚昕上楼,妹妹的*前柔软贴着,还是令楚凌觉得很尴尬。不过也不好表现出来。

叶婉清打开了手机电筒,给楚凌照亮。楚凌背楚昕这点重量,简直就是小儿科。

将楚昕放到chuang上躺下后,楚凌用洗脸盆打了温水,简单的帮楚昕擦了脸蛋,并帮她脱了鞋袜,给她擦脚。楚昕的小脚丫子白皙如玉,楚凌做完这一切后,才长松一口气。叶婉清一直在房门前看着,看着他自然而然的帮楚昕洗脚,眼神复杂莫名。

楚凌见状,淡淡一笑,道:“楚昕生下来没多久,我爸妈就出车祸去世了。她算是我带大的。”

叶婉清眼神柔和,道:“楚昕在学校里也很出色,她没有辜负你的期望。”

楚凌心窝暖暖,看着熟睡的楚昕,他觉得很满足幸福。又道:“衣柜里有她的睡衣,你洗个热水澡,赶快休息吧!”

叶婉清恩了一声,楚凌便出了房间。他来到了阳台处,看着外面黑暗的天空,寒意很重,冷风如刀。十五分钟后,他伸出手,手心处一片冰凉。竟然下起了雪花……

楚凌突然生出一种强烈的愿望,退役,留下来。从此以后,就在这座城市里,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每天可以给楚昕,给爷爷做一顿温暖的饭菜,也可以在周末的时候,带上她,去看一些山山水水。对于楚昕,楚凌心里很愧疚。从她八岁后,自己进入部队,就很少再照顾过她。

这个想法一旦萌生,便有些不可制止。拿出那部卫星手机,想了想,打给了铁蛋。

片刻后,电话通了。铁蛋睡意惺忪,道:“你大爷的,大半夜的扰人春梦,说吧,感情上遇到撒迷茫了,哥哥开导开导你。”

“我想退役!”楚凌沉声说。

还准备调侃的铁蛋一下子彻底清醒,话也说不出来。铁蛋沉默一瞬后,恼火的道:“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有大好的前程,退役?你脑袋被门挤了么?”

楚凌道:“我不在乎那些。”

铁蛋沉声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楚凌道:“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就是突然有些感慨。觉得很累,想退下来。”

铁蛋道:“你少蒙我,你无非不是想照顾你妹妹。但是楚凌,你也要为自己的前程着想。你为你妹妹也已做得够好,够多。”

“我所做的,就是每个月寄钱给她,又还做过什么?”楚凌道。

“总之退役的事情你想都别想,你以为警卫局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好苗子,是能让你想退就退的?惹火了那些大佬们,给你个叛国罪,你吃不了兜着走。”

挂了铁蛋的电话后,楚凌摩挲着手中的卫星手机,思绪复杂极了。他知道铁蛋说的没有错,进中央警卫局难,要出中央警卫局更是难上加难。

“你想退役?”身后响起叶婉清清冷悦耳的声音。楚凌回转身,便看见她穿了素白色的睡衣,恬淡的站在门前。她的发丝湿漉漉的,有几缕发丝贴在了脸颊上,显得有些妩媚。

**在白色睡衣里,有些若隐若现,而且已经很是饱满,楚凌看了一眼,便即微微尴尬的移开目光。不觉纳闷,怎么眼下的小女孩,十六岁就发育的这般好了呢?好像楚昕发育的也挺不错了。

叶婉清却是没注意到自己的走光。

楚凌回答道:“有这个想法。”顿了顿,自嘲一笑,道:“不过没这个可能,只能想想。”

“为什么?”叶婉清眸子清澈。

楚凌道:“国家花费巨资精力培养我们,那我们就有义务为国家服务。如果我无故退役,罪名按上叛国都是有可能。”

叶婉清道:“故意犯下一个范围内的错误,不就可以了么?”

楚凌顿时眼睛一亮,自己怎么就没想到了呢。这还真是当局者迷。叶婉清又道:“不过还是不要退役的好,等你资历积累够了,将来的前程会很好。”

楚凌道:“恩,我会郑重考虑的。”叶婉清道:“困了,晚安!”楚凌道:“晚安!”抬眼忍不住又去扫了下她的*前,这小妮子没戴**,该死的白色睡衣透明度高,真是太**人了。

叶婉清转身朝房间走去,她背影婀娜,tun部挺翘的让楚凌忍不住想去揉捏一下。不自觉的,楚凌觉得身下有了反应。他连忙深呼吸一口气,怎么对小孩子都有反应了,太罪恶,太堕落了。

chuang上,楚昕睡的很熟。叶婉清在被子里却还睡不着,无聊下拿出手机,随意浏览起网页来。她现在对大内保镖很有兴趣,于是搜索起了大内保镖。结果最上面的百度信息便显示出了楚凌那张帖子。叶婉清没有细想,便即点了进去。

帖子里图文并茂,图片中,楚凌黑色风衣,开枪瞬秒匪徒的风采,惊艳绝伦。

早上六点,楚凌准时起chuang。天还未亮,不过外面已是一片雪白。雪花还在纷纷的下,楚凌叠好被子,洗漱干净。便即下楼开始晨练,这是六年来养成的习惯。

他只穿了一件汗衫,赤着胳膊,运动裤,运动鞋。就开始在小区外的街道上开始晨跑。一直绕着街道跑了十余里路,整整一个小时。

晨跑完后,楚凌买了丰盛的早餐回家。叶婉清与楚昕两个小懒猪自然还在呼呼大睡。楚凌摆好早餐后,便去敲门。

两个小女生倒没有赖chuang的习惯,楚凌一喊,五分钟后便穿戴整齐的出来了。楚昕看到桌上的早餐后,顿时欢快的挽住楚凌的胳膊,笑嘻嘻道:“哥,你真好!”楚凌正在看报纸,被她打扰,颇无奈的道:“快去洗漱。”

楚凌抬头,便见到叶婉清。黑色小皮衣,紧身牛仔将她的冷艳气质和完美身材很好的衬托出来。她长发随意披着,有种动人心魄的美丽。

楚凌看的一呆,随即道:“早!”叶婉清点了点头,道:“早!”便随着楚昕一起去卫生间洗漱。

吃完早餐后,叶婉清与楚昕告别。她们两人的感情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已变的很好。送走叶婉清后,楚凌与楚昕先去买了粥,然后给赵正义送了过去。

送粥途中,楚凌并没有放过楚昕,严肃的问了她昨晚怎么会与宁默同在浴室里。楚昕解释是在给宁默上药,被她这么一说,楚凌回想昨晚在浴室,好像真有闻到跌打酒的味道。道:“好吧,这次我相信你。”

楚昕一直挽着楚凌的胳膊,两人走在雪地里,倒有些像幸福的恋人。对于妹妹的腻,楚凌有些无奈,也有些甜。

在医院陪了赵正义一个小时后,楚昕陪着楚凌去了火车站买前往北京的火车票。是明天早上九点的票。

买完票后,楚昕便板着小脸蛋,很不高兴。楚凌知道她是舍不得自己,心里也有些难受

“楚昕,要不我干脆退役回来,好不好?”楚凌故意这般说道。

“楚昕,要不我干脆退役回来,好不好?”楚凌故意这般说道。果然,楚昕马上道:“不许!”顿了顿,忧急道:“哥,你千万别干傻事,你好不容易才进中央警卫局,不要因为我坏了前程。我会好好的学习,绝不早恋,你放心吧!”

她漂亮的小脸蛋满是认真,楚凌爱怜的刮了下她的鼻子,道:“走,带你去动物园参观!”

参观动物园的时候,楚昕问楚凌回不回来过年。楚凌道:“恐怕不能。”说完后,想到什么,突然兴奋的道:“楚昕,过年的时候,你可以和爷爷去北京过年啊!”

楚昕摇头,道:“不去!”

“为什么啊?”

“费钱!”

到了晚上六点,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叶婉清给楚昕打电话过来,约她跟楚凌去酒吧喝酒,也算是给楚凌饯行。

“好,我们马上就来!”楚昕从未去过酒吧,闻言欢快雀跃。

欲诱酒吧内,dj放着最动感的音律,挑起舞池内一浪浪回应。

艾1魅的灯光下,男女热舞,陌生的肢体也可脱离世俗,这,有的就是迷……乱……

楚凌与楚昕在吧台前四处搜寻,却未看见叶婉清。这个地点是叶婉清约的,楚凌不觉有些奇怪。

楚昕找不到,便给叶婉清打电话过去。半晌后,收起电话对楚凌道:“她说五分钟后,我们就可以看到她。!”

五分钟后,酒吧内震荡劲爆的音乐突然安静下来。DJ的声音响起,“下面,有请我们欲诱最最火辣的风情美女,她将带大家进入一个全新的high世界,让我们掌声响彻起来,身形舞动起来吧!”dj的声音伴着陆离的灯光,引来阵阵热烈的回应声。

楚凌抬眼望向舞池中央,高高的t台凌驾于整个酒吧之上,悬在半空的感觉如天际飘过的云般,一旁的dj带着耳麦,奏响了狂欢之夜。

楚凌惊讶的看到了一个人,叶婉清。错愕至极,她在这里跳钢管舞?怎么可能?

叶婉清一身清冷素雪的气质,出现在T台上。超短热裤,一双黑色长靴套至**处,极尽**。上半身一件紧身露脐装,勾勒出她绝妙的纤细蛮腰。叶婉清将发带轻轻一拉,如墨黑发飞流而下,倾散在后肩。无需调 教,本身便是风情万种。

清冷的气质与火辣的身材结合,此刻的叶婉清犹如一个能勾人心魄的妖精。楚凌心想,这个女子,真的能配上红颜祸水这个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