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阳城,苏木几人一共逗留了已有六天,到了第七天早上,在吃早餐的饭桌上,小狼第一个提出了要离开。听小狼说完以后,整个饭桌上只剩下吃饭的声音,没有一个人回答。小狼最后将目光固执的看向苏木。

慢条斯理的吃完碗里的粥,取过一旁放着的白水,淑过口,又用帕子擦了擦水渍。等一切慢悠悠的做完,才抬起头来,看着小狼说:“你打算好了?决定好了,就走吧。”

看着一脸笑意的苏木,小狼有点结巴的说:“老。。。。老大,我。。。。我。。。。。我已经。。。。。已经想好了,我。。。。我想今天出发,先回一趟野狼堡,把堡里的事情处理一下,老爷子已经来信催了我好几次了,再不回去的话,对我不好,我也不好交代。

苏木可有可无的点了点头,说:“嗯,好,那你吃完饭收拾一下就回去吧,自己注意安全。”

说完,苏木悄悄然离开了大厅,没有一句交代,也没告诉兄弟几人要去做什么。

看着苏木在自己的视线中消失,小狼的情绪有点低落,略带委屈的声音在寂静的大厅里响起:“耗子哥,你最聪明。你说,老大是不是生我气了?”

耗子翻了个白眼,又把手里的包子吃完,才回答:“小狼啊,你真心的想多了,老大什么时候和咱几个生过气。他只是不想兄弟几个这么就离开。你这么突然的一提,所以。。。。。。。唉~~~吃完都散了,咱帮小狼收拾东西去。”

小狼呆坐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提出离开,黑子哥会舍不得,金哥会舍不得,耗子可能也会,唯独老大,不是说老大对自己没感情,而是他一直都是比较理智的存在,好似没什么能影响他。可现在的老大。。。。。。。。虽然情绪化了,但,该死的,这种感觉特么的好想哭哟。

等小狼再次回过神来,空荡荡的大厅只剩下了他自己,又再次有点呆了。。。。。。。。。。人呢。。。。。。。。。。。。。自己都要走了,咋没个表示呢。。。。。。。。。。说好的兄弟关怀呢。。。。。。。。。。。。。说好的送别礼物呢。。。。。。。。。。说好的好多好多呢。。。。。。。。。。。。。

小狼独自一人挪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身玄色武士服,又往包袱里塞了几件衣服,然后一卷,一背,再次看了看自己住了一周的房子,虽然只是客栈,但因为有老大他们,这儿便是自己的家。旋即转身大步离开,不再回头,生怕看见自己的兄弟,就再也没有了离开的勇气。讲真,早上之所以敢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绝对是脑子坏掉了。离开,还是一个人的事,自己,并不喜欢离别。当然了,没人喜欢离别,只是身不由己罢了。

到了门口,果然没有老大几人的身影,小狼眼神不由自主的一暗,虽然自己的心里是那么想的,自己离开就好。但是,当真的面对这个凄凉的时候,内心还是有小小的塞了一下的。脸上也带了几分心底的情绪,阿莫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家主人的情绪,用额头蹭了蹭了小狼的肩膀。

看着阿莫的动作,小狼笑着摸了摸阿莫的头,轻声说:“阿莫,以后的路只有咱们俩一起走过了,哥哥们已经把路给铺好了,我不能扯后腿的。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

阿莫好像听懂了小狼话里的意思,再次用自己的脑袋蹭了蹭小狼。

“哎呦,这还是我们那不可一世的小狼吗啊,快来看看啊,竟然还感伤了呢!啊哈哈。。。。。。。。。不行了,我快要被笑死了,你们谁来服我一下啊。。。。。。。”小狼的悲伤还来不及收,就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面色一僵,然后缓慢地转过了身子,看着站在中间的老大苏木,小狼委屈的喊了一声:“老大。。。。。。”

苏木有点受不了小狼此时的做派,虽然自己今天早上离去的有点突然,但是又没说不送他离开,他整的是哪出?好像是被抛弃的感觉是哪里来的?只不过,毕竟是要离开了,自己还是把不该有的心思收一收,别逗他了,兄弟们以后会各自忙碌,不知何时才能再聚。唉~~~~真的是很糟心的事情啊,或许等一切都结束了以后,才会有可能找个地方,安度一生吧。地方自己已经找好了,就等时机到来吧。

苏木笑着走向小狼,给他来了个狠狠的大拥抱,轻声对小狼说:“小狼,以后的路,老大不能时刻陪在你身边,几个哥哥也都不在,你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第一件事就是给我们递消息,然后是保住自己,没什么比你的命再重要的事,也没有什么是我们兄弟解决不了的事,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总会解决的,知道吗?我们在乎的只是你的安全。。。。。。。。。。”

苏木后面说了什么,小狼一句也没有听清,一直在苏木的肩膀呜咽,眼泪是怎么也止不住的流,嘴里还在口齿不清的回着苏木的问话:“我知道的,老大。。。。。。。。。。我明白的。。。。。。我记住。。。。。。。。。呜呜。。。。。。我会的。。。。。。老大,我记住了。。。。。。。。嗯嗯,老大。。。。。。。。嗯嗯。。。。。。。。。”

感觉到自己肩膀上传来的湿意,苏木也不阻止,一直到耳边再也没有小狼的呜咽,缓慢而坚定把小狼从自己的怀中推出,一字一句地对小狼说:“小狼,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男人,流血不流泪,别给兄弟们丢脸!”

小狼配合的从苏木怀里直起了腰,用袖子使劲擦干脸上的眼泪,对着苏木大声说:“老大,你放心,我小狼一定不会堕了兄弟们的脸面,总有一天,你们会为别人口中的小狼骄傲。”说完,小狼走到阿莫那,翻身上马。

苏木对着马上的小狼说:“小狼,此次一别,再见之日,你将是我们的骄傲。一路保重!”

耗子几人一起对着小狼大声说:“小狼,一路保重,万事记得哥哥们在!”

小狼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哥哥们,不再说话,直接驱马离开。直到走出了几十米以后,勒住马,回头对着仍站在门口的苏木几人大声喊道:“小狼,我。。。。。。走了。”喊完以后,头也不回的策马离开。直到小狼的身影消失在路转角,苏木几人才一改刚刚的悲伤,直接利落的转身回走。

一旁的耗子笑着对苏木说:“老大,你说如果小狼现在突然回来,看到我们一点也不难过的样子,会不会超级好玩啊,啊哈哈。。。。。。。。”

黑子看了一眼傻笑的耗子,波冷水的说:“他回来,你就完了,蠢耗子。”说完直接头也不回潇洒的离去。

耗子不敢置信的看看离去的黑子,又看看苏木,结结巴巴地说:“他。。。。。。。他。。。。。。他在说谁傻????”

一旁的老金好心的说:“是蠢!”

苏木摇了摇头,对着老金说:“我看黑子说的不错,这货课不就是蠢。走吧。”老金也不看耗子蠢不拉几的样子,跟着苏木一起去了他的院子,正好和苏木商议一下下一步的计划。

看着一个个离去的背影,耗子绝对自己被深深的伤害了。然而,周边又没有自己人,待在这才是真的犯蠢,还是回去吧。

到了苏木的院子,老金挨着苏木的下首坐下,对着独自品茶的苏木说:“老大,你有什么打算吗?这几天你把我几个最近一年的事情都做了详细的安排,但是,你自己呢?”

看着眼神中透漏出的关心,苏木内心一暖,对着老金说:“我还是打算四处看看,先把局势看看清楚再决定。现在的局势不明,我们也不好有进一步的计划,动作太大,对谁都不好。我们要的又不是这天下,而是自保之力。”

这是苏木第一次对自己的兄弟吐露内心的想法,虽然一直在做各种的安排,但苏木真的没有逐鹿天下的野心,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是怎么也不想被高高的围墙束缚住自由的。只是,有的事,虽然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早做准备,不至于到时候措手不及不是吗?至于具体的原因,苏木不好直接和自己的兄弟明说,但会表明自己的心意,那就是:自己,不会逐鹿天下。

听完苏木的话,老金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老金一直打理兄弟几人的生意,几乎涵盖了整个飞羽帝国,甚至临边的几个国家的重要城镇,也都有自家的店铺。由于一直不知道自家老大的内心想法,所以一直是在做着最大的准备,现在,既然知道了老大没有这心思,那么自己的计划也可以相应的变动一下,既然只是自保,那么有的地方可能就会略有不足了,比如情报。没有强大的军事力量,想谈自保绝对是无从谈起,那么私兵也绝对是要提上了议程了,虽然黑子是一员猛将的料,但绝不是一名好的主帅,所以这一军主帅还是要好好的找寻一番,决不能因一时大意而坏了大局。还有。。。。。。。。。

苏木说完以后,看着老金的脸变了又变,一开始还有点能看懂,可是到了后来,完全就是一脸懵逼了,这货是想到了爪哇国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fzyd99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