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也就是储月国的事情。而范琪琪会不会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事,而又忘记了储月国的事?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动,又问辰潘,“那么妈妈还记得外婆他们吗?”

潘潘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说:“妈妈什么都不记得了,听妈妈说,她的脑子也出过毛病,除潘潘,她什么都记不起来。”

“哦,妈妈就只记得盼儿叫程盼?”

辰星夜到现在都一直以为辰潘名叫程盼,谁知道这一次辰潘听出了那两个字中的微妙不同,立刻纠正道:“不是叫程盼,是辰潘。潘潘会写那两个字哦,是有三点水哦!”

“哦!”

辰星夜看着辰潘,这小子若仔细的看,还是能看出来与他有几分相似之处,只可惜他长的比较像他的妈妈,并不是很像他,不然的话,他一定能说服范琪琪,这就是他的孩子。

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告诉过他,在这个时空里,还有一种亲人相认的办法,那就是去做亲子鉴定。不过范琪琪根本就不相信她与辰星夜有什么关系,就算是辰星夜知道了这种方法,想要去做,只怕范琪琪也不会同意。

三人一边开车,一边时有时无的聊着,程心如的车也从后面追了上来。

一开始范琪琪还没有发现是程心如一直跟着她,到了快近医院的时候,程心如冲了上来,用车身来挤范琪琪的车,想逼迫范琪琪停车。

辰星夜也发现了程心如的企图,不由得暗骂道:“见鬼!程心如是疯了吗?”

范琪琪没好气的说道:“谁知道你们兄妹,两个人都莫明其妙的!”她说着打了一把方向,想避开程心如,可是程心如立刻就发现了她的企图,也跟着一把方向打过一对着他们这辆车穷追不舍。

眼看前面的人渐渐的多起来,正是医院的大门口,人来人往的,不小心就会撞到行人。范琪琪深吸了一口气,对辰星夜说道:“没办法了,你那个妹妹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能把车停在这儿了,看她要说什么。”

“好,你停车吧,我来跟她说。”

辰星夜抱着潘潘说道。

他们的车子慢了下来,范琪琪正打算停车,突然程心如的车就直直的冲了过来,一点儿想停车的意思都没有。

范琪琪吓得尖叫道:“小心!”

他们三人都在车内,叫小心又有什么用?程心如的车已经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冲了过来,重重的撞在了范琪琪他们的车上。周围的人群不由得“啊——”惊叫,场面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他们不明白这是怎么了,又不是大路,竟然会有两车相撞,还看到两个人从车里飞了出来,重重的摔到地上。

“救人啦!出车祸啦!”人们大声的叫着,纷纷跑向前来。

两辆车撞得太激烈了,车头都变了形,范琪琪他们的那一辆尤其严重,后门被撞开,里面的辰星夜和小潘潘被从车里抛了出来,摔在地上,也不知道哪里受了伤,只见车上地上到处是血。

“车里还有人,快点,叫担架过来!”幸好是在医院,医生们很快就赶到。看到眼前的惨境,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在医院门口,还从来没有出过这样大的事情呢。

大家都知道这里不是路边,有很多来看病的人,停车场就在不远处,大家来到这一段的时候都是很慢很小心的,这两辆车是怎么回事?搞得这么严重。

地上的辰星夜和辰潘被抬爱进去,然后是前坐的范琪琪,她的头撞在方向盘上,已经没有了生命的体征,被人抬出来放在一边。

“那辆撞上他们的车的车主怎么样?”有人在旁边好奇的问道。

便有人回答他:“也不行了,听说伤得很重,真是奇怪,这是故意的吗?”

程和生接到消息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瞬间像是老了十岁,颤抖着身体由人扶着坐车到医院里来。

看着抢救室里红着的灯光,他绝望的瞪看着,他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儿子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事?

他好不突然才从昏迷中醒过来,却忘记了所有的往事。他想着,只要他慢慢的学习,就算是想不去过的去事情也没有关系,他们还是能平安的生活在一起。

昨天一切都还好好的,他们怎么就出来了样大的事情?

几个警察走了过来,问道:“请问是受害者家属吗?我们有问题想要问一问你们。”

“什么问题?”程和生的声音也苍老了许多,郑宛如坐在身边,低声的哭着。事情出得这样大,老公昨天又发了那么大的火,她原还想着等他的心情好一点,她慢慢的求得他的原谅。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让她有一种万事皆空的感觉。

“是这样的,那个造事者似乎跟害受人是同一家人,她伤到了脸,我们想请你们去过看看,是不是你们家的孩子。”

“什、什么?”程和生觉得他今天一定是还没有从睡梦中醒过来,听到的都是一些不可思义的事情。

他的儿子出了车祸,造事者竟然也是他的孩子?

他摇了摇头道:“我只有一个儿子。”

那个警察说:“造车者是一个女的。”

郑宛如听了,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女的?长头发?!”

那警察点了点头,郑宛如一下子就蒙了:“那,我去看看!”

也顾不得程和生有什么反应,她站起来就跌跌撞撞的往前跑去。

“夫人,你慢慢走,很抱歉,那个女孩子已经死了。她的伤太重,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救,而你儿子那辆车的车主也死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郑宛事惊愕的瞪大了眼睛看着警察。

警察同情的说:“两个女子当场死亡,两个一大一小男子重伤送进医院,现在都还没有脱离凶险,我们只是想找你们来问一问,从目击者和监控里可以看出,这两辆车在离家不久后,其中一辆便拼命追赶前面一辆,我们想知道,你们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这有关车祸的定案。”

“家里?”郑宛如便想起程和生对她和女儿说的那些绝情的让她们害怕的话。可是心如当时跑了出来,辰星夜并没有在场,他们怎么会有什么事情呢?心如要跟谁起争执,也该是她的爸爸程和生才对呀。

所以她对着警察摇了摇头说:“我们家里没什么事情,头一天都还好好的,今天我们都去上班了,儿子要来医院做恢复检查,女儿是什么时候又回家去,怎么又开车跟在她哥哥后面我们也不知道啊!”她说着大哭了起来。

她的唯一的女儿呀,昨天都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要知道会变成这样,那她昨天一定追着她出去的,怎么说也不会让心如离开她呀。

正哭着,那边抢救室里也传出消息,里面的病人因伤势太严重,抢救无效死亡了,没一会儿,连那个小孩子也死了。

一场车祸,四个人,无一生还!

别说是旁边看的人觉得害怕,就是交警也觉得心里惨然。

哎,这里这个地段,按理来说是不该出这样的事情的,除非是后面那辆车故意撞车,才能造成这样大的灾难。

程和生颓然的坐在家里,一切都没有了,对他来说,这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昨天之前,他还在这个家里骂程心如,说不给她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了。现在,她不会再不满了,别说是百分之十,就算给她百分之百,她也不会再伸手来接了。

而他的儿子,他引以为傲的儿子,竟然就死在那个忿忿不平的女儿的手里!

郑宛如懦懦的站在门边,她已经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对老公有罪,对女儿有罪。现在她的脑子里已经是一片空白,站在那里,都忘记了自己是要进去,还是要离去。

家里的佣人都知道了家里发生了这样的大事,都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谁也不敢大声说话。

公司里来了人,都是程和生手下的干将,他们担忧的看着他们的老板,安慰道:“程总,您要节哀,小心身体啊。”

程和生苦笑道:“小心身体,我还有什么好小心的呢?我的儿子没有了,程心如是凶手,她也死了,留下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意义呢?”

他转头用浑浊的眼睛看向郑宛如:“你养的好女儿!你说,她姓什么?是姓恨吗?”他养了他二十年,她对他没有半点感恩之心,一心只有不平,只有怨恨。他对她不好吗?虽然没有打算把股份分那么多给她,可是他一向不是把她当女儿一样对待吗?

给她吃最好的,用最好的,上最好的学校,却还是没有教育出一个好品性的人来。

郑宛如呆呆的看着他,不说一句话。

那些老部下忙上前,硬是把程和生扶到楼上去休息了。

范琪琪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她觉得身体到处在痛,就像是被几十辆大卡车压过一样。她突然想起来了,她正开着车去医院,然后程心如的车撞了上来——她心里一惊,不由得回头去看,“潘潘!潘潘!”她大叫着,这才突然发现周围的一切诡异的变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