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叶东是很有手腕的黑 道大哥,他能陪自己一起去,那是天大的好事。楚凌知道东哥又在照顾自己,不禁感激涕零,诚声道:“谢谢东哥!”

叶东一笑,又道:“再泡十分钟,咱哥两去好好喝一杯!”

楚凌爽朗的答道:“好嘞!”

十分钟后,叶东与楚凌出了浴池。叶东要擦背时,楚凌道:“我帮您!”说着抢了毛巾在手,帮叶东搓起背来。

叶东坦然受之。

穿戴整齐后,来到俱乐部中的咖啡厅。咖啡厅装修雅致尊贵,阳光明媚,音乐柔和,很有浪漫气氛。

叶东一身白色燕尾服,高贵儒雅,身上透着种书卷清气。不知道一定还以为他是大学教授。

两人在僻静的窗户边坐下后,两份皇室西冷牛排上了来。各类配餐摆了满满一桌,甚是丰富。红酒则是法国蓝波酒庄的中档红酒,大概四千块一瓶。

红酒配红肉,吃起来滋味还是很不错。

叶东并不问楚凌在中央警卫局的事情,而是给他讲一些红酒,西餐的文化。整个谈话过程很轻松,就在用餐将近尾声时。咖啡厅里进来一个人,这个人令楚凌讶异。更讶异的是,这个人还冲叶东喊了一声爸。

来人正是叶婉清,叶婉清同样讶异的看着楚凌,没有想到楚凌会出现在这里,还跟父亲很熟的样子。

叶婉清一来,便是清香扑面而来。她穿的是白色紧身外套,牛仔裤,彰显青春气息。头发挽了起来,又增添了一丝清冷成熟。

叶东对叶婉清的来到表现的很冷淡,对楚凌介绍道:“我女儿,叶婉清。”

楚凌并没有很意外,种种蛛丝马迹都表明了,叶婉清很有可能就是东哥的女儿。现在不过是被证实了。

“你怎么会在这儿?”叶婉清奇怪的看向楚凌,问道。

俱乐部外是一条林荫道,两旁种的是常青树。所以即便是在冬天,只要有阳光,一样能明媚如夏日午后。楚凌与叶婉清随意散步,叶婉清后面多了两名黑衣保镖。这就是叶东喊叶婉清来的原因。

楚凌发现一个问题,叶东面对叶婉清很冷淡。但实际上却又很关心叶婉清。不然怎么会煞费苦心给她配备保镖,给她豪宅别墅,自由自在的生活。

“你为什么要去跟别人比斗?”叶婉清双手插兜,忽然停住脚步。她也是刚才在跟父亲分别的时候,听到父亲对楚凌说,要楚凌这两天养足精神,以备广东的比斗。

楚凌沉吟片刻,道:“你不要告诉楚昕。”叶婉清道:“如果你怕她担心,你就应该不去做这些逞强斗狠的事情。”

楚凌深吸一口气,随后将自己要比斗的原因说与叶婉清听了。叶婉清听后沉默一阵,道:“那你有把握打赢么,你说实话?”楚凌迟疑片刻,道:“搏斗起来,瞬息万变,我只有五成的把握。”

“这么大的事情,我觉得你不该瞒着楚昕。”

楚凌肃然道:“这两天千万别让她知道,我需要静心养气,不能被任何事情破坏了心境。”

广东佛山,位于郊外,依山傍水的地方。一栋大气的别墅孤独的立着。别墅外是一片庄园,进入庄园,还要开上一段路才能到达别墅。

此刻是夜晚,庄园外的灯光辉煌无比。几个喷水池,水泉涌动,底部绽放出光怪陆离的灯光来。别墅外停了几辆军车,另外还有一长排的名车,奔驰,宝马,布加迪威龙,法拉利,保时捷,数不胜数。

有十个清洁工正在外面清洁庄园。

别墅大厅里正办着一个酒会,与会的都是达官贵人,成名的武术大师,这些人在一起,风度翩翩的交流着。而在别墅二楼,书房里。佛山武王顾潇庭,正在与他的大徒弟刘青,还有儿子顾经武,以及他的至交好友朱洪智大师一起相谈甚欢。

四人喝着顶级的红酒,顾潇庭西装革履,红光满面。他的精神气非常的好,看起来还只有三十多岁。实际上却已经五十来岁了,这说明他的功夫还在巅峰状态。

朱洪智大师已经七十高龄,说到动武却是已经不行。但他的威望极高,没人敢对他不敬。他的身体也还很硬朗。

顾经武与刘青两人都是正当壮年的高手,眼中精光绽放,犹如出鞘的利剑。几乎没人敢与他们目光正视。

这时刘青道:“师傅,对付一个后生小辈,还是让弟子代您出场吧?”

顾经武道:“是啊,爸,您如今的地位,亲自与他比斗,岂不是有损了您的身份。”

朱洪智含笑不语。顾潇庭摆摆手,道:“你们不必劝我了,关上门来,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练武的,身份什么都是摆设。最重要的是心意的磨练,要战就要痛快的战,让心意畅通,这样修为才不会倒退。”

朱洪智道:“顾老弟说的极是,我早前就是被名声所累,万事弟子服其劳,这两年,我都老的不敢相信是自己了。”

“老大哥,你身体还硬朗着呢,可别这么说。”顾潇庭忙道。

朱洪智含笑摆手。

刘青与顾经武见劝不动老爷子,于是刘青给顾经武打了个眼色。顾经武犹豫一瞬,站了起来,道:“爸,我们搭把手吧?”

“臭小子!”顾潇庭笑骂一声,道:“好,那就让你看看你老子我是不是已经老了。”

顾潇庭坐在藤椅上,顾经武上前坐在他的对面。两人平伸出手,这时顾经武反手闪电扣住顾潇庭的手臂。顾潇庭本来温润如玉石,这一刻忽然精光绽放,凶猛如远古荒兽。他的手臂一耸,起伏之间,顾经武的手立即被弹开。

这一瞬间,房间里犹如地震一般震了一下。顾经武所坐的藤椅立刻散架,他人也退出几步,脸色难看,额头上汗水涔涔。顾潇庭则原地坐着,面色又恢复淡淡。

刚才一搭手,两父子同时勃发了暗劲。顾经武毛孔张开,暗劲一股脑的全部勃发出来,没有后手。而顾潇庭却是一起一伏,将暗劲控制得炉火纯青,出神入化。

此刻刘青与顾经武看顾潇庭的眼神,已经敬畏无比。他们两人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青出于蓝,没想到师傅功力竟然不减当年。

难怪师傅这么有信心与那名大内保镖一战!

比斗的地点定在佛山的地下斗场,到时会在万众瞩目下一战。地下斗场的门票,因为佛山武王与大内保镖的加入,那一天的票价被炒成了天价。虽如此,依然供不应求。私下里,连市委书记与市长都被送了门票。对于这种视觉盛宴,谁都不想错过。

令楚凌没有想到的是,铁蛋的大师兄铁魁不止前来压阵,而且连他师父,国内武术界,赫赫有名的田守信田大师也来了。田守信是有名的形意拳大师,其威名并不逊色于顾潇庭。

原本是一场替爷爷雪耻的私人比斗,现在竟然演变成了百年来难得一遇的武坛盛事,这绝对是楚凌始料未及的。

出发前,楚凌穿上了爷爷留下的一套白色大褂。他自然是不畏严寒的,白色大褂,黑色纳布鞋,自有一股出尘之意。

叶东派了一个车队过来,清一色的奔驰车,前后一共六辆,浩浩荡荡的停在楚凌所住的小区外,气势十足。

楚凌出小区后,便见到叶东放下车窗,冲他微笑招手。楚凌当即走了过去,便在这时,他忽然看到一个小女孩从对面马路冲了出来去捡一个红色的小气球。一辆夏利车正呼啸开过来,由于奔驰车的阻挡,造成了夏利车主的视线盲区。那小女孩粉 嫩可爱,如个瓷娃娃。眼看就要被撞上,就此香消玉殒。

那一旁的美丽母亲尖叫着捂住眼,不敢去看这残酷的一幕。夏利车主看清时,想要刹车已是不及。千钧一发之际,小女孩眼神由茫然到恐惧,忽然,人影一闪。楚凌如一道电一样,冲了过去,几乎是擦着夏利车头抢下了小女孩。

“给!”楚凌抱着小女孩,递向那美丽母亲。

这名美丽母亲大约二十八岁,着米色小西服,高跟鞋,白领打扮,显得知性成熟。她的身材非常傲人,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动人气质。准确的说,是一种女强人的气质。

不过此刻,她那种镇定已经没有。在看到女儿安好无损时,接过女儿紧紧抱住,然后泪流满面。楚凌会心一笑,转身朝叶东的奔驰车上走去。等这位美丽母亲想要感谢救命恩人时,楚凌他们的车队已经扬尘而去。

美丽母亲叫做许晴,一年前,丈夫死于车祸。刚才她差点以为女儿许彤也要步丈夫的后尘,惊骇欲绝之际,没想到许彤被人救了出来。那种情况,千钧一发,慢一丝,那个年轻人也要丧生车轮之下。这是天大的恩情啊,等许晴回味过来,想重重感谢时,却没想到那年轻人竟然直接走了。

不过样子许晴是记住了,她感恩的抱着许彤,心中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动用力量,找到这个年轻人,好好的感谢他。

忽然,许晴发现许彤有点不对劲,她流着眼泪,眼里是无尽的恐惧。而且啊啊的发不出声音……

楚凌上车后,恭敬喊了一声东哥。叶东一笑,道:“做的不错!”楚凌讪讪一笑,叶东道:“你不用理我,闭目养气,我可不希望你出事。”

到达佛山是晚上六点,比斗是在晚上八点。

铁魁,田守信已经前来与楚凌汇合。田守信微胖,笑容满面,不知道的,一定以为他是个和气生财的生意人。

楚凌与他和铁魁寒暄过后,安置他们在酒店房间稍作休息。然后便去见小倾。小倾在旁边的房间等待。

敲门进入后,楚凌看见房间里,电视未开,空调未开,被子叠的整齐。敢情小倾一直如修道士一样坐在沙发上的。小倾穿着白色西装,齐耳短发,脸蛋酷似刘亦菲,美丽与帅气混合,有种妖魔化的感觉。她总是给人一种宁静的感觉,宁静的让人心疼。

“来多久了?”楚凌温声问道。小倾轻声答道:“两天!”她看向楚凌时,倒是多了一种莫名的情感。楚凌找了杯子,在饮水机上倒了一杯热开水,然后递到小倾面前。小倾接过喝了一口,便放到茶几上。这算是给楚凌面子了,别人她肯定接都不会接。

“吃饭了吗?”楚凌坐在她的身边,又问。

“吃了两个馒头!”

“那怎么行!”楚凌说着起身,拿起房间的电话,给酒店前台打了过去。

硬是逼着小倾合着鱼香肉丝,吃了一碗米饭,楚凌才算作罢。

夜幕悄然降临,车队浩浩荡荡的开向佛山的郊区一间厂房。这间厂房便是佛山有名的地下斗场,渴望刺激,血腥的富家子弟,白领们都会选择都这里来放松。当然,也不乏一些贵妇人。

地下斗场能一直开着,不受政府管制,斗场的主人自然也是有着通天关系的。

楚凌单独坐了一辆车,他现在全身心进入一种极静的状态,万事不盈于怀。

他所不知道的是,叶婉清,楚昕,钟嘉雯也在后面一辆车里。这是叶婉清跟叶东请求的,叶东向来都依着叶婉清,这次也没有例外。只是交待,不准惊动楚凌,否则扰乱了他的心境,便是将他推向死亡。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