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怎么也挣扎不开,江漓月只得哭泣求饶:“别……别在这里……你换个地方……别让人看到好不好…….”

“你还怕这个?”霍言深刚劲的大手擒住她的下巴,冷然开口:“你故意干涉我的婚姻,不就应该想到这个结果吗?”

泪水汹涌而出,江漓月哑着嗓子低喃:“我没有故意干涉你……只是……”

“只是不甘心?”戏虞的声音从霍言深唇齿间溢出,他虽是在笑,可眼里却没有半点笑意。

江漓月怕得要命,却紧咬着牙关,红着眼开口:“是,我就是不甘心,霍言深,我知道你和江新月在一起就是为了报复我,你想怎惩罚我可以,但我求你,不要结婚,别跟她结婚,好吗?”

“不跟她结婚,难道跟你?”霍言深大手狠狠扯着她的头发,咬牙切齿开口:“江漓月你别忘了,你是我的仇人,我要娶谁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没有资格质问。”

江漓月头顶生疼,心里更疼,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哭了出来:“别逼我,霍言深,别逼我恨你。”

“呵,你以为我会在乎么?”霍言深抿唇,嘴角勾起一抹邪性的弧度。

江漓月哑了嗓子,半响没说话,外面却响起了敲门声:“霍总,十点钟的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霍言深动作微微顿了顿,一边向外走,一边头也不回的开口:“洗干净,在休息室等我。”

办公室的门砰地一声关上,江漓月身子微微松散,面上浮过一抹凄婉。

休息室里,她洗了澡,蜷缩在被窝里,看着这熟悉的枕头被套,眼眶有些发热。

这些,都是从前还在一起的时候她挑的,那时候的他们感情正好,除了霍母,人人都说她和霍言深天生一对……

如今,他却要娶别人了,等不及真相大白,他就要娶别人了。

哭着哭着,江漓月慢慢睡了过去,后来是被霍言深弄醒的。

大约刚刚没做尽兴,这会儿他仿佛使不完的劲,江漓月只觉腰都快被折断了,忽然特别的想哭:“霍言深,你需求这么大,别人一定受不了你,也只有我才能满足你。”

江漓月自诩真诚,她一无所有,只能用这个方式来挽留他。

可是下一秒,霍言深大手却擒住她的下巴,出口的话语却冷得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你是在提醒我,即使结了婚也别放过你,是么?江漓月,你就这么jian?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做小三吗?”

江漓月微愣,鼻子发酸,却气愤的回应:“是,我就是jian!可你更jian,你乐不此彼要*,分明就是舍不得我!”

“你……”未料这个女人竟敢顶嘴,霍言深眼眸里顿时堆积了更多的怒意,扯着她腿就将她拖到chuang边,嘴角的笑容肆意而残忍:“我就让你看看,到底是谁更jian?”

他用尽手段去折磨她,他要她哭喊,要她求饶,他见不得她反抗,见不得她的傲骨。

她这个居心叵测的罪犯、凶手,她不jian,谁jian?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