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冷风与张雪,韩智博三人一起走进宴会厅时引来一阵侧目,今天的冷风不得不说绝对有其吸引人的筹码,一身白色西服加上帅气的外表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绝对有秒杀女人的资本。张雪亦是粉色小礼服衬托她得清纯之美。相对比较起来,旁边的韩智博却是有一点被无视的感觉了。

这时,有一个年纪大约在50多岁的中年男人看见三人走了进来,一脸笑容的迎了过来,笑着道:小雪啊,真是让韩伯伯好想啊。

张雪,也报以微笑的回道:韩伯伯,小雪也甚是想念您啊

韩智博,这时对中年男人指着冷风道:爸,这个就是小雪的男朋友。

中年人原来就是韩智博的爸爸“韩展翔”,韩展翔随即又笑着看想向了冷风道:不错,果然是风度不凡,小雪你俩真的是金童玉女啊。接着问道:怎么称呼?

冷风,也出于礼貌的对韩展翔,说了句:韩伯伯,你好,我名字冷风。

韩展翔,拉着俩人走进了宴会中央,边走便哀叹着道:小雪,你爸爸走得让我措手不及,韩伯伯也没能力保全这家公司,真是惭愧啊。

张雪,眼中掠过一丝悲伤,道:韩伯伯,你别自责了,这些都不是您老得错。

韩展翔,接着又叹道:以后有什么需要你韩伯伯的地方,尽管跟我开口。

冷风这时接口看着张雪微笑道:韩伯伯,你放心好了,以后有我在小雪的事,你大可放心。

韩展翔眼中闪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情,不过还是笑道:好,小雪果然没选错人,有担当。接着又说道:小雪,今天的客人比较多,你和小风先随便坐坐。

张雪,微笑着道:您去忙吧,韩伯伯。我们自己照顾自己就好。

韩展翔,微笑了一下,对韩智博道:智博,你跟我来。随后父子俩就走向了别处。

冷风此时心里冷笑一声,自语道:看来这个老东西有问题啊。

张雪听见冷风自语,就问道:怎么了?

冷风,回过神对张雪笑道:看见我的小雪,今天太漂亮,被迷住了呗。

张雪,听见冷风的话,脸红红的道: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啊!俩人说话时,一人拿起一杯红酒走向了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冷风突然问道:小雪,你爸爸是怎么死得?

张雪,听见冷风提起父亲的死因,脸上自然少不了一丝悲伤的闪过,不过还是回答道:陈嫂说,爸爸是被人杀死的。

冷风听见张雪的话,突然心中一阵惊颤,总是感觉这件事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冷风心里猜想这件事情跟韩展翔应该有关系,不过他没有把心里想法说出来,只是对张雪道:我觉得这次的股份,你不应该卖出去。你应该把你爸爸的公司撑起来。

张雪没想到冷风会说出这些话,只是道:可是我对金融方面一点都不懂。

冷风微笑着道:不懂,可以学啊。

张雪,接着道:还有银行贷款,我不得不卖股份来还银行的贷款啊。

俩人正在谈话时,走过来俩个男人。其中一个人对张雪报以一笑道:您好,请问是张雪小姐吗?

张雪,看着眼前俩人很陌生,不过还是笑着回道:我是,请问俩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张雪说话的人,道:我叫凌飞。是你爸爸生前贷款银行的负责人。接着对身边的人介绍道:这是我的助手,李尚,我们想参与你这次的股份转让。

张雪,听到凌飞的介绍,知道他是怕自己转让股份不加以偿还贷款,不过她还是理解的点了点头道:你好,凌先生,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这边正谈着,只见韩展翔带着一个青年人走了过来,对张雪笑着介绍道:这位是美国公司的中国执行总裁。也就是这次股份的收购者。

青年人,看见张雪的清纯外表眼中闪过一丝神采,彬彬有礼的道:很荣幸见到张小姐。鄙人姓王,名书函。

张雪,看见这个青年也是一阵惊讶,这么年轻居然就能位于如此高位,也微笑着回礼道:我也很高兴见到王总裁。此时的冷风倒像是没事人继续坐在沙发上喝酒,连看都没有看几人。

韩展翔,看见张王俩人介绍完毕,就微笑着说道:那就一起谈谈收购事宜吧

张雪,微笑道:嗯。说完拉起冷风,几人一起走向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王书函,刚刚没有注意到冷风,此时看见张雪和冷风的亲密样子,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眼神,边走边微笑问道:刚才没有注意这位先生,不知是?

张雪,笑着回答道:他是我男朋友。

王书函,笑着对冷风打了声招呼。冷风也很自然的回了礼。

在双方讨价还价之后,张雪最后以七亿的价格把自己手里的百分之12的股份卖给了美国公司。张雪把爸爸生前的贷款还上之后,还剩下将近一千万,也算是够她生活了,她又给了陈嫂退休费一百万当做这么多年照顾自己爸爸的辛苦费用。陈嫂走时那种恋恋不舍,看得出来已经把小雪当成自己的女儿看待了。

经过几天的折腾,冷风一次无意中看到了张雪父亲的照片,原来张雪的父亲就是自己杀的,当然冷风不会告诉张雪说:你的父亲是我杀的。然后多日相处下来,俩人似乎真的有了感情。特别是张雪对冷风的感情更加明显,冷风自从知道她父亲是张海峰之后,对张雪变得有一点冷淡,不是冷风无情,而是他怕自己真的爱上她。杀手的命运不由己。

俩人现在就坐在海边,张雪突然看着冷风道:其实,我一直在想我爸爸死得原因,我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害死的,但是我一定会查出来的。随后表情很坚定的道:一定。

冷风,没想到张雪此时突然会说出这些话,因为之前张雪从来没有表现过要找凶手的想法,不过现在听到这些话,更让冷风决定了心中的想法,不是他害怕,而是他害怕有一天她知道自己父亲是自己杀的,会很痛苦。冷风,看向张雪道:其实,有时候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是幸福的。何必自寻烦恼。

张雪,听到冷风的话,懂他得意思是想让自己放弃寻找害死自己爸爸的凶手,但是她会吗?答案是不会,所以她也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看着冷风道:你以前很多女朋友吗?

冷风,笑了一笑自语道:以前吗?接着又道:我不需要女朋友。

张雪,听到冷风的话,心里有一点失落,随后道:谢谢你假装我男朋友这么多天。

冷风,笑着说道:不必放在心里,就当是我还你的。

张雪,茫然的问道:还我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冷风,看了看海边道:你或许有一天会懂。或许永远都不会懂。接着又道:我明天就回去了,自己在这边多加小心,以后一个人做什么事情要考虑清楚哦。

张雪,也没有继续纠缠之前的话题,突然脸红红的道:风,你喜欢我吗?

冷风没想到此时的张雪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就微笑着道:怎么?你难道要假戏真做?随即又道:可惜啊,我对你这类型女生是没有一点“性”兴趣的,随后哈哈一笑。

张雪听见冷风的话,咬了咬牙齿没有说什么,心里却暗暗的道:哼,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对我有兴趣的。看着冷风的侧面不觉的就甜甜的笑出了声。

冷风,疑惑的看着笑得莫名其妙的张雪道:你笑什么?

张雪,也调皮的道:你管我啊?接着跑向了远处喊道:冷风,你是一个很讨厌的家伙。接着笑着走了。

冷风,听到张雪的话,心里突然有一阵阵的刺痛,他继续留在了海边,看向远处自语道:三年后,如果可以我一定会喜欢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afwx6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