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钱明月见对方提起轩辕山,觉得机会来了,于是状似不经意地问:“李公子,你们轩辕山人不是很多么?光是一代下来的同龄人就高达三百。”

李津见对方提出这个问题,不由得苦笑:“我们那儿的人的确很多,但是每个人各司其职,各有各的事,没有人能光明正大地闲着,像这种夜市的娱乐虽然没有正式禁止,但是我们那儿的气氛是不会允许存在的。”

“听你这么说,轩辕山其实是个很无趣的地方么?”钱明月状似遗憾地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啊。”李津想了想,脸上浮现温柔的笑容。

“为什么?”钱明月觉得很疑惑。

“虽然是个很死板的地方,但所有人都是非常团结的,那种气氛反而很让人珍惜。”李津轻笑道。

钱明月看着李津脸上温柔的笑意,有些惭愧,好像自己企图从他这里做些什么这件事很令她惭愧,但是没过了一会钱明月就打起精神来了,说到底这个世界上,还是自己的事情更加重要罢了。

“团结什么的,很令人羡慕呢。”钱明月笑着说,“我们家那种地方所有人都吵吵闹闹地,很有家的感觉,虽然李公子的家的气氛和我们截然不同,但同样能够带来家的感觉么。”

“虽然如此,但果然还是更羡慕山下这种热闹的感觉吧。”李津下一刻却又感叹似的反驳道。

“大概是没经历过,反而更加渴求呢。”李津没等钱明月回答又加了句,“不好意思,让你听我这些无趣的话了。”

“没事,相反,我觉得很有意思呢。”钱明月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李津有些惊讶地看着钱明月的笑脸,这是他从未见过的灿烂的笑脸,让人感到冬日暖阳般温暖的笑脸。不自觉的,李津也露出了真心的笑脸,而并非以前所惯常露出的官方式的虚假笑脸。

“那么,李公子,你下山这么长的时间了,觉得山下和山上相比,更喜欢生活在哪呢?”钱明月知道如果想和某个人套话,就必须不动声色,就和猫科动物捕猎时一样,太过着急是会吓跑对方的,虽然不知道用麋鹿形容李津贴切不贴切。

“山下。”李津想了想,“虽然山上是自己一直生活的地方,但是大概是新鲜的原因吧,在山下的这段时间里是我感觉活得最轻松的时间。”

“在山上生活不轻松么?”钱明月心中一喜,面上虽然毫无摇动,但是知道要点来了。

“也不能说不轻松吧,习惯了的话,还是很好地,问题是,我貌似一直习惯不了,虽然并没有出什么事,但是总是觉得山上的生活太沉闷了点。”李津笑了笑,拿起手中的碗碟,稍微抿了一口,“正如我一开始所言,我们李家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家族,虽然意外地和你们山下的家族不一样,等级并不森严,但是规矩却颇多。”

“像吃饭时不能畅快地大嚼大咽那种么?”钱明月天真地问道。

“不是啊。”李家失笑,“像吃饭不能大嚼大咽那种事,不过是些礼节罢了,我们李家在规矩上更加重视的是对家族的忠诚,这也是我们特别忠诚于自己的家族的原因,首先是习惯了。比如我们这些孩子在五岁之前,无论还有没有懂事,第一件事情不是背诵诸子百家,也不是学习算术易学,而是背家谱,就算一个孩子认字比较慢,但是即使是什么都不懂地背,也必须把家谱当歌谣一般给背下来。”

“哇,听起来很夸张的样子。”钱明月瞪大眼睛,表达自己的不可想象。

“我五岁之前啊,虽然也被爹和娘要求背诵一些古诗啊之类的,识字什么的也有必要,但是这种背家谱的事可从来没发生过,五岁之前,大概长辈们都不觉得孩子会有家族什么的概念吧。”钱明月歪了歪脑袋。

“那你的幼年生活可真幸福。”一直微笑着的李津突然脸色垮了下来,“我啊,小时候最讨厌背书了,背书什么的,简直就是泯灭人性啊,没有在一定时间内背完指定篇目的话,不能吃饭也不能睡觉,而且我们的家谱都是那种该死地长。”

钱明月第一次看到李津脸上出现微笑以外的表情,感觉十分惊奇:“我想家谱都是比较长的吧,我们家的家谱也很厚呢,上面除了每个族人的名字还有一些事迹,听爹爹说,都传了几千年了。”

“这么说倒也是。”李津继续扬起了笑脸,“大概我们之间的区别只有我被逼着背书,而你不用了,我还是想说句真幸福啊。”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开始这么觉得了。”钱明月叹了口气,“那五岁之后呢?背完家谱你们还需要做什么?应该开始诸子百家了吧。”

“没有。”李津摇了摇头,“我们关于现在流行的背诵诗句和诸子百家以便考上功名的那些都在十岁后才正式开始学习。”

钱明月心里一惊,想起自己遇到那个男孩参加继承人选拔就是在十岁的时候。

“你们十岁之后才学,不怕来不及么?”

“不会。”李津继续摇了摇头,“实际上,在经历过我们家族在孩子五岁到十岁时候的训练,诸子百家那些完全可以做到在一年内完成的地步。”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钱明月很有兴趣地问道。

“啊,在经过那样的魔鬼训练后能够做到这种程度也不足为怪了吧。”李津仿佛回忆过去似的叹气。

“你这样更加激起我的好奇心了。”钱明月催促道,“你们在那个时段究竟在做什么呢?”

“我觉得还是不告诉你比较好。”李津不断地叹气回绝。

“为什么啊。”钱明月表现出有些不高兴的样子,“难道是怕其他人学去么?”

“不。”李津停顿了下,才说,“我觉得一般人,或者说一般家族都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做那些事吧,一旦知道后,所以这不是我担心的问题。”

“那你在担心什么?”

“我担心内容太过凶残,吓到你了啊,钱小姐。”李津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

“这话听起来可令人不爽啊。”钱明月撇嘴。

“很抱歉让尊敬的钱小姐不爽了。”李津笑了,“但惟有这点,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的。”

“好吧,不愿意就算了。”钱明月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自然就无所谓了。

不过貌似除了知道李家教养下一代非常严格以外,根本就没有什么有用的讯息啊。钱明月苦恼地在心中抓了抓脑袋,要在不接触李家的情况下寻找那个不记得名字也不记得面貌的人果然还是太难了点。

“钱小姐也不必这么沮丧。”李津注意到钱明月哭丧的表情,虽然没有猜测到钱明月露出这种表情的真正原因,但是想到对方是因为自己才露出这种表情的,不由得感到非常抱歉,下意识想要弥补对方,“如果是关于其他的事的话,我一定会知无不言的。”

“是么。”钱明月转了转眼睛,想起柳红眉那小妞正在疯狂暗恋面前这个男人这件事,“那么李公子有喜欢的人了么?”

“什么?”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问的李津立刻脸红了。

钱明月看着对方居然会脸红,觉得很有意思:“你也不用太紧张啦,如果没有喜欢的人,也可以告诉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李津的脸红完全没有消退下去的迹象,李津从来没有被问到过这个问题,自然无从回答,而且自身也很少想这些事,大概是在李家生活的高压让李津很少去想这方面的事,李津更多的时候都在考虑怎么应付父亲给自己留下来的任务,一般少年会想的事,实在难有精力去考虑。

但是自从下山以来,逃离了十几年的地狱般李家生活的李津,就在不停地遭遇一些以前从来没想到过会遇到的事,像第一次体会到夜市——以前虽然在书本中读过,但是还没有真正现实参与过的李津一直觉得那就是纸上的一些话而已。再像这次,突然被提问到有关于女孩子的情节,让李津更加有了不真实的感觉,毕竟以前,自己十岁开始读诸子百家的时候,对于这些事也了解地很少,毕竟诸子百家是不会把这些事正经拿出来讲的,都是晦口不言的态度,让他自己也觉得这应该是一件不能拿出来讲的事,谁知道钱明月这个出名的大小姐,本来应该是矜持高贵的,却把这件事非常随意地讲了出来,反而显得自己好像很矫情。

而钱明月自身是完全不觉得这个话题有什么问题的人,在山下呆久了的钱明月,对于世俗之风虽说因为闺阁深的缘由没有过多**,但是现在的时代,气氛开放也是共识了,对于男女情爱虽然在明面上还是觉得像诸子百家所提倡的那样,认为是应当讳言的事,但是潜意识里却有司空见惯之感,大概是商业发达后,男女情爱也成了一种发达的商品,这样一来对于商品,人们感觉就随意多了。钱明月不像李津,看那么多书,反而接触到的实在的人比较多,听多了他们各种无所谓的态度,还天天看到红娘往自己家跑,总是说些情情爱爱,也不觉得情情爱爱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我……我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李津的脸依旧红着。

“如果以前没有想过的话,你今天可以想一下啦。”钱明月看着李津居然万年笑脸红了,便恶意催促到,好不容易捕捉到对方的一个弱点,怎么会不看看笑话就轻易放弃?

李津感受到钱明月的催促,脑子都糊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句话:“我觉得可爱的不错。”

钱明月听了“可爱”这个形容词,愣了,可爱这个词实在太模糊了,什么样的人可以视为可爱,不同的人大概会有不同的想法吧,至于李津这样的人会觉得什么人算可爱,钱明月想了想,觉得自己想不出来。

至于李津,他原本就被钱明月逼得紧,所以那句“可爱”实在是脱口而出没经过大脑。看着钱明月那张挺少见的漂亮的脸在眼前晃啊晃地,一时之间就莫名说出了那句话,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李公子觉得什么样的女孩算可爱呢?”钱明月伤脑筋地把自己印象中的柳红眉拉了出来准备和李津提出来的女孩子作对比,帮她的闺蜜看看。

“我觉得活波温柔大方吧。”李津随便想了几个形容词搪塞道,可是过会想了想自己说了什么,又觉得心里一惊,这形容的不就是眼前的钱明月钱大小姐么,于是偷眼看了看对方,生怕对方察觉到自己在说什么。

“活波温柔大方……”钱明月把这几个词输入脑中,和柳红眉作对比,活波的话,柳红眉那种一惊一乍的性子算得上了吧,温柔的话,装装还是可以的,特别是在李津面前啊,李津说什么,柳红眉几乎就没有反驳的余地只有眼冒红心然后接受的方案了,至于大方,柳红眉还真不大方!前段时间遭受柳红眉轰炸的钱明月这么断定到,简直就是非常不大方嘛,这样的话柳红眉符合李津“可爱”的要求的几率是百分之三十三点三啊。

钱明月皱着眉头看着李津:“李公子,为什么大方也是可爱的要求之一呢,可以不大方吗?”

可以不大方吗?李津听了这句话心里又是一惊。为什么钱小姐要问自己这个问题呢?难道她觉得自己不大方?但她干嘛要问可不可以不大方呢?难道钱小姐看上自己了?这算是变相表白么?李津现在心里那叫一个忐忑不安七上八下。

李津觉得钱小姐很可爱啊,自己一开始就是看着钱小姐才说出“可爱”这个词的,既然对方觉得自己不大方的话,那就不大方吧。

下定决心的李津像是终于决定了样子似的,肯定地说道:“也不是说非得大方了,我只是稍微形容一下而已,相差不了多少也无所谓的。”

钱明月听了这话,在心里为自己的闺蜜松了一口气,幸好人家觉得无所谓啊烧眉毛,不然即使是聪明如我,也不知道把你这个小气地要死的家伙强加给李家继承人呢。

“那就太好了。”想好的钱明月松了口气般,再次扬起灿烂的笑脸向李津散发着可爱的光芒,看得李津头晕眼花。

果然,钱小姐是对我有意思吗?李津心里这般想着,脸上依旧不自觉的越来越红。如果是这样的话,以后如果娶了钱小姐的话……李津在心中慢慢幻想着,大概就可以和钱小姐一起住在轩辕山上了,李家那个无聊的地方,到处都是无聊的人,如果有钱小姐在的话,大概会很愉快的吧。

等自己成了继承人,就可以和钱小姐举案齐眉,然后讨论诗词书画,生好几个孩子,自己才不要像父亲那样逼自己的孩子做些孩子不愿意做的事呢,到时候必然就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而李家从来就稀缺正常人的感情,这样作为当家的自己也开始在乎这些事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改变整个李家呢?

这样幻想到走神的李津,被钱明月喊了好几声才回过神来。

钱明月失笑地说道:“我刚说过自己喜欢走神,没想到李公子也挺喜欢走神的嘛。”

“对……对不起,钱小姐。”李津立刻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脑袋。

“没事啦,我并不是在怪你。”钱明月大方地挥了挥手,强压下心里那股不自在,看到李津那副熟悉的小动作却依旧怎么也记不起来是谁也曾经喜欢做这个动作,这让钱明月多少有些不爽。

“那……那就好。”李津松了口气。

“哦,对了。”钱明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忽然说道,“李公子不是自称李家的继承者么?如果是李家的公子的话,难不成还要对自己的家族产业**了解到亲自上阵的地步么?毕竟我和柳小姐第一知道李公子成了知府大宅的守卫的时候实在是吓了一跳呢。”

“那个么。”李津苦笑了一下,“这都是家父的命令,虽然表面上是在知府宅里做下人才做的事,实际上是父亲先和知府大人商量好的,训练我的方式之一,同样是为了以后继承李家做准备的,虽然我和知府大人都没有理解父亲的用意,但是知府大人表示很愿意帮这个忙,所以我就来了,而且正在体会中,你要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呢。”

“这样啊。”钱明月摸了摸下巴,“李公子的父亲真是个严肃的人啊,而且非常难以捉摸,有这样的父亲果然童年辛苦呢。”钱明月想起自己那个父亲不由得有些欣慰和侥幸,和李津比起来自己总是要幸福很多的样子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