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深刻的反省自己,首先自己小瞧了一直以来的竞争对手张自强,同时,自己没有想到人性的多变,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小萱的反常也好几天了,她几次欲言又止,但自己还是疏忽了。  车在夜色中继续均速奔跑,走进了那片熟悉的领地,林雨鸣的心情也宽慰不少,他让秦曼云把车停在了胡同口,这是一个有着一些历史底蕴的小巷,据老爹讲,林家在这里住过四代以上。  “谢谢你,秦总,我就在这下车!里面不好掉头!”  “那好吧,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在林雨鸣将要打开车门的刹那,秦曼云到底还是没有忍住,拉住了他的胳膊。  “雨鸣,难道你不觉得做生意总该先付点订金吗!”  一回头,看到她亮晶晶的眼光如秋水,似羞月,林雨鸣不由的心头一荡,实事求是的说,她很美,美得妖娆万千,美得销魂蚀骨,林雨鸣从来都没有讨厌过她,只是很怕她,怕自己深陷在她温柔的%怀中,丢失了自己。  他更怕,有一天当他真正沉醉之后,她会像丢掉一块抹布一样扔掉他,基于害怕,他一直在疏远她。  他更没想到会如此贴近的和她坐在一起,过去,他总是警惕的和她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但此刻,看着这风韵到极致的面容,闻着她身体里散发出来的女人的体3,他有些犹豫了,这个世界何必太认真,小萱可以背叛自己,自己为什么不能放纵身体。  林雨鸣用略带沙哑,饱含磁性的声音说:“我给你订金!”  “你麻痹,你要憋死我呀!”秦曼云很粗俗的骂了一句,但眼中全是笑意。  “你最好去练练健身,免得下次我会让你瘫痪!”  “  ”林雨鸣嘴角挂起了一抹坏笑,他都想给自己磕两个头。  秦曼云也‘丝丝’的笑了:“臭流氓,等着,到时候看谁讨饶!”  “嘿嘿,嘿嘿!”  “嘻嘻,嘻嘻!”  她们都轻松起来,仿佛突然之间,她们所有的隔阂和距离都消失不见了。  人和人之间,有时候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纸,一旦捅破这层纸,什么羞涩,理智,思考,风度和矜持都特么的不见了。  林雨鸣回到了这个生活几十年的小院,正房没有一点亮光,老爹老妈早已经休息了,他垫着脚尖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洗漱之后,却无法安然入睡,今天对他来说,充满了意外,也充满了变数,靠在chuang头,他才想起今天连一支烟都没有 第二天,当他刚刚和秦曼云签好了高科集团项目委托协议,便接到了销售总部的电话,胡总将会在两个小时之后飞临安西市,总部说,请分公司的人员集合等候在办公室,胡总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林雨鸣稍作思考,便发出了全体返回的指令,但他没有说为什么这样做,因为,他要及时的把那笔给秦曼云的补助款项打出去。  他喊来了财务,安排她现在立即支付!  他的指示得到了快速的执行,在过往的时间里,分公司没有人会质疑林雨鸣的决定,除非他们能洞悉总部的意思,可惜,信息永远不会那样对称,就像股市里的小散,永远都消息来晚。  下午的班机整点到达了安西市,听到机场的广播,林雨鸣便走到了接机口等候着,七月的天气,林雨鸣还是打上了一条花格领带,他尽力的让自己显得精神一些,他不原意胡总看到自己的失落和萎靡,因为接下来将有一场艰苦卓绝的心理战等待着他,他至少不能在气势上输掉。  为了能让胡总在第一时间看到他,他挤在了最前面!  身边是接机的各色人等,有的焦急,有的甜蜜,有的欢喜,唯独他,心里忐忑不安。  远远的,他看到了推着行李昂头阔步的销售总监胡总,国字脸,大眼珠,面色红润,四十多岁的他在销售行业显得有些偏老了,不过他的气势很好,左右顾盼中目光犀利,一米八五的个头搭配上厚实的身躯,还是颇具震慑力。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