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与此同时,被警方带走的秦朗却真的是一脸懵逼,完全傻了眼。

谁能料想得到路见不平也能遭遇横祸?

尤其是秦朗,原本得了异能,总觉得马上就能走上人生巅峰,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可是没想到,这还没入海呢,就掉笼子里了;这还没起飞呢,就把翅膀给折了!

看来以后遇事还是要警醒,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尽管秦朗也不确定究竟是谁花费这么大的代价暗算自己,但是他最近得罪的人似乎也只有陈辉父子了!这件事多半跟陈辉父子脱不了干系!

秦朗咬着牙暗暗发誓道:“你妹的,等老子出去,绝不会轻易饶了你们!”

他毕竟有异能在身,只要不死,总有翻身的机会。

原本他还有些担心大头,没想到大头家里人一番开脱打点之后,居然被放出去了,大概是因为陈辉也不想花费太多的代价弄死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于是大头反而成功解套脱身了。

看守所内人满为患,狱警一边发牢骚,一边带着秦朗办好手续,押解进入监舍。

最近这社会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混混横行,戾气很重,很多年轻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而且还有人学着二十年前的古惑仔,到处拉帮结派抢地盘,还收保护费,结果很快就被抓了,搞的看守所里被塞的满满的,怨声载道。

当然,这地方大多是打架斗殴意外伤人的小混混,少有杀人如麻的大恶棍。偶尔有一些重刑犯,也都被关押在地下二层监舍,等待判决后送往正规监狱。

如果说监狱也是一所大学,那么看守所大概就相当于恶人成长学前班。

秦朗被看守塞进了监舍,这是一个大约20平米的小空间,被铁窗、水泥隔离十分的封闭压抑,房间里有一张通铺,距离通铺不远还有一个蹲便器。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里还有9个光头造型的囚犯,这会儿,他们基本上都是一脸不善的看着秦朗。

秦朗也不理会这些人,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盘腿坐了下来,他想要重新梳理一下思路,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证据,好在法庭宣判之前洗脱罪名。

不然,他就只能去监狱里面修炼了!

不料他不想惹事,事却来惹他。那群光头犯人之中,有人开口道:“喂,新来的,你懂不懂规矩?”

秦朗抬眼看去,说话的是一个一米七左右的刀条脸,这会儿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向他走过来:“你小子混哪儿的?到了虎哥的底盘,居然敢大模慈样的坐着,谁批准你坐了?”

秦朗心情实在很差,不管是谁被人暗算,关进监狱恐怕也不会有好心情,他嘴角微咧,冷笑道:“如果你想找茬的话,最好滚远点,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

听到他口气如此直接,刀条脸有些心虚,他扭头看向身后的某个角落,见几个老痞子在身后偷笑,刀条脸的面皮上有点绷不住劲儿,心道自己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难道还震慑不住一个菜鸟?

他恶狠狠的瞪着秦朗道:“哎,你小子很狂啊,你没听过大毕哥的名号吗?”

秦朗一眼就看破了他的心虚,索性站起身来,一米八五的身高,低头碾压这个刀条脸道:“不管你是‘大毕哥’还是‘大吊哥’,我现在只想静静,如果你再敢来找茬的话,我不介意真的把你阉掉。”

“哎呀,我擦……”大毕哥被他气势压制的后退了几步,色厉内荏的叫嚣道:“你特么挺狂啊,你小子敢不守规矩,一会儿看虎哥怎么收拾你。”

大毕哥转身回到人堆,一脸讨好的看向另一个黑黝黝板砖脸的凶悍男子:“虎哥,这小子不讲规矩,你看咋办。”

“咋办,凉拌呗!”虎哥语气冷漠地道,他用手揉碎了几个烟**,装进一张白纸里,认真的卷了起来用吐沫粘好,对着秦朗说道:“年轻人,火气不小啊?”

虎哥美美的抽了一口,从鼻孔里喷出了一条烟雾长龙,这才开口说道:“可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地方就这么大,大家.伙相安无事,全靠规矩。”

秦朗听着虎哥嘚吧嘚吧嘚吧,心中一阵烦躁——你说你一个怎么看都不是好人的家伙,居然也跟语文教师似的在自己面前聒噪着讲规矩?还他妈说的口水飞溅,你以为你是唐僧啊?

这一瞬间,秦朗真的想抽出这只苍蝇的肠子,绕住它的脖子狠狠的一勒,从此世界清静了。

虎哥却没有一点点自觉,仍然在继续聒噪:“所谓规矩,你知道什么是规矩吗?在这号房里,虎哥我就是规矩,既然你小子不上路,不给面子,兄弟们,给我……”

话还没说完,秦朗已经冲过来,凌空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脸上,

虎哥猝不及防,烟**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秦朗的大脚丫子直接闷进了嘴里,嚼起来那叫一个香辣。

秦朗叉着虎哥的脖子,怒吼道:“我特么的只是想静静,听不懂人话吗?”

虎哥被他勒的直翻白眼,连忙一个劲儿的用手拍墙求饶:“听懂了,听懂了……”

可怜的虎哥就差把白裤衩脱下来顶到头顶上乞求和平了,关键是他被叉着脖子,想脱下裤衩都够不着。

还好,虎哥一个还算忠心的小弟哆哆嗦嗦的站出来,举手说道:“大哥,我们虎哥快被你勒死了,咱们这儿真的没有静静,你想也没用……”

“没有静静?”秦朗怒目圆瞪,杀气逼人。

那小弟本想救虎哥,不料差点引火上身,不由得吓得魂飞魄散,他急中生智,猛地趴在地上,撅起**大叫:“有静静,我就是静静,我小名叫静静!”

此刻,他真有俯身献**的心思,只要能保住小命就行。

秦朗被这二货给气笑了,一脚踢在二货的**上,直接踢飞了出去。

随后他就再次回到角落里,靠着墙角坐下,经过这一通大闹,他满腹郁闷尽出,反而静下心来。

倒是号子里其他9个人,吓得一晚上没睡好,半夜里睡着睡着都要抬起头来看看秦朗在做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