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跑到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林雨鸣在车上接到了发小赵小刚的电话,这小子没考上大学,当了几年兵回来,如今在安西市做些乱七八糟的生意,整天的东游西逛,没个正行。  林雨鸣打开了蓝牙耳麦,就听到里面传来赵小刚咋咋呼呼的声音:“雨鸣!晚上有安排吗!”  “刚子,咋啦,你要请客!”  “哎呀,请客算啥,晚上请你吃撸串!”  “不吃!能上个档次不!都跟你吃了很多年撸串了说他找到了爱情。  小屁孩毛都没长齐,懂啥叫爱情!  一天晚自习,赵小刚拉着林雨鸣,说想给女老师表达爱意,还煞有其事的写了一个字条。  没办法,林雨鸣只能陪着他,一起到了教师楼下,女老师住在二楼,房子里没有灯光,赵小刚犹豫了许久,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用那个纸条吧石头包着,扔进了女老师的宿舍。  “啊!”里面传来了一声惊呼。  吓得林雨鸣和赵小刚抱头鼠窜,他们没想到,女教师咋在房子里,这早就睡觉了。  到了第二天,全校集合开大会,校长用纱布裹着头,宣布了一个决定,一个叫王万年的保安被开除了。  林雨鸣很奇怪,问赵小刚:“你字条写的啥!”  赵小刚说:“爱你万年!”  艹,难怪那个王万年的保安给开除了!  挂上了赵小刚的电话,林雨鸣拐了几条街,开到了城郊附近的一个正在装修的酒店前停住,这地方还是比较偏僻的,林雨鸣也不知道为什么张老板要把酒店修在这个地方,附近连商业都没有,咋能生意好!  这是一个私营老板的酒店项目,正在重新装修,项目不大,中央空调主机不换,只是要增加两台四吨的燃气热水锅炉,加上配套的安装费用,合同总价也只有一百五十万左右。  林雨鸣带上香烟,口香糖,和几本自动化燃气锅炉的资料,走了进去。  这里他来过六七次,那个姓张的老板对林雨鸣还算客气,但却很难从他嘴里得到一句实话,他滑头的要命,很狡诈的招来了一大堆设备厂家,让这些厂家相互拼杀,前些天,林雨鸣都准备放弃这个项目了,要不是这次情况危机,要不是看这个项目最近要定,他真还有点看不上眼,一个大经理,跑这样小的项目,传出去都有点掉价。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眼前的林雨鸣也是拼了,能抓一个算一个,管他大小,好坏呢。  一楼大堂还在装修,乱七八糟的,林雨鸣穿过了大堂,到了张总办公的八楼,八楼装修已经结束,刚刚贴上壁纸,换上了但脸上依旧带着亲切的笑容,这个女孩是张总的秘书,过去林雨鸣也是见过几次的,往常看到她,总觉得她有一种高不可攀的神态,因为人家即是甲方,又长的漂亮。  “张总好,我没影响你工作吧!”  张总大大咧咧的一笑:“没有,没有,林总你坐吧,坐吧!小王,帮林总倒杯水!”  “嗯,谢谢!”  女孩小脸红红的,有些手忙脚乱的给林雨鸣端来一杯水,林雨鸣双手接过,客气几句,但他绝不会喝,小王那双美丽的小手这会是否干净呢?林雨鸣真不好说!  就在这时候,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发票,坐在了张总额对面,准备请张总签字。  小王又要过去倒水,林雨鸣却说:“王秘书,你的衣服挺漂亮!”  小王邹一下眉头,她可没兴趣在这个时候听人拍马屁,笑一下,低头要走,猛然中,她看到了自己扣错的衣扣,小王顿时双颊绯红,神态尴尬。  林雨鸣刚开始也是有些犹豫的,难以确定自己是否该提醒这个女孩注意到扣子,因为没人能保证这个提醒换来的是什么结果,也许对方理解自己是善意的提醒,但也许会认为自己是有意讽刺,这两种可能都占百分之五十。  直到那个中年男人走进来的时候,林雨鸣才断然做出了提醒一下的决定,将心比心的想想,一个外单位的销售人员看到这个情况并不算很严重的一件事情,可是,同一个单位的同事要是发现了这里面的猫腻,传言会很快的传播,只怕女秘书真的不好意思在这里待下去了。  林雨鸣也不是因为想要讨好这个女秘书,而是他从来的原则就是在不危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能帮人就帮帮人。  这就是做人的最高境界!利人!  这个世界上大抵分为三种人。  第一种最傻,损人不利己!  第二种很普遍,叫损人利己!  第三种最聪明,叫利己利人!  林雨鸣通常是游走在利己利人的范畴内,但偶尔,也会打打擦边球,去损人利己,或者只为利人!  林雨鸣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款燃气锅炉的样本,走到了办公桌前,说:“张总,你看看我们新出的样本!”  “奥,稍微等下!”  林雨鸣微微移动,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那个中年人的视线,给女秘书腾出了一点点宝贵的时间。  果然,等中年人签完了字,离开的时候,女秘书已经整理好了衣服,低着头也跟着离开了,回身关门中,她递给了林雨鸣一个感激的眼神。  林雨鸣微微的松一口气,还好,这个女秘书是个聪明人,至少没有误解自己的善意。  在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林雨鸣和这个难缠的张总谈论着燃气热水锅炉的项目,从眼前的情况看,锅炉的确定就在这几天,因为是私营企业,这次项目不会以招标的形式出现,按张总的话说,他们只是议标,换句话说,各厂家报价,最后由张总自己拍板决定。  从他嘴里,林雨鸣听不到任何倾向,这绝对算得上一匹狡诈的老狼,他的话飘忽不定,有时候带给你希望,又有的时候,让你放弃了幻想。  “林总,你也来过好多次了,我们开门见山的说吧,你这个价格能不能再降低二十个点!”  “二十个点!老天,这根本不是为难我,是直接让我退出竞争!”  “不至于,不至于,林总,你也知道,我们是私营企业,没有什么公关费用,我们资金也很紧张,所以价格对我来说,就是第一位!”  “张总,正是明白这点,所以我才一再优惠,现在确实没有一点办法退让了!”  张总慢慢的冷淡下来,沉默片刻才说:“那行吧,今天先谈到这里,不管今后我们能不能合作,依旧还是朋友!”  这态度很清晰的表明,他不再会接受华鼎暖通公司的产品了!  真的是如此吗?林雨鸣并不这样认为,他承认,他还没有看透对方的心意,可是,正是因为这个老狐狸的变脸,才让林雨鸣有了一种预感,他这是欲擒故纵,否则,以他老道的社会经验,他不会提前表明自己的态度!  林雨鸣也装出了一副有些灰心,有些无奈的样子,伸手和张总握了握,什么都没说,表情黯然的离开了办公室。  既然要装,大家都要装得很像,销售工作在很多时候,更像是一场心理战!  在路过旁边办公室的时候,林雨鸣看到了那个女秘书,她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进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