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乔安心见到陈凤兰的时候,她正由一直以来照顾她的小护士推到院子里晒太阳,坐在轮椅上,不说话,除了眼神有些迟钝,乍一看也是个正常人的模样。

乔安心慢慢靠近,小护士看见了她,显然是认得的,刚要打招呼,乔安心食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嘘”的动作,小护士噤了声,在乔安心的示意下,小护士慢慢走开,由她接替她,站在了轮椅后。

陈凤兰一向是爱美的,乔家还兴盛的时候,虽然不如那些大家族奢侈迤逦,但陈凤兰过得也是精致的生活,眼前这个坐在轮椅上形容枯槁的人,真的是自己的母亲吗?

望着母亲剪短了的,白了许多的头发,乔安心鼻子酸了一下,她忍不住伸出手,去触碰母亲的头发。

乔安心的手刚一碰到陈凤兰的头发,陈凤兰立马回过头,原本无神的双眼瞪大,乔安心的手悬在那里,声音带了一丝颤抖:“妈……”

话一出,鼻子酸的更厉害。

陈凤兰听到这个称呼,怔愣了一下,却没有其他的反应。乔安心下意识看向旁边的小护士,上一次来看她,已经是好几个月之前了,那个时候陈凤兰认出她还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妈妈这个反应,是……认不出她了吗?

小护士上前,温言道:“陈阿姨,这是您女儿安心呀,您昨天还跟我念叨了呢,说她怎么还不来看您,现在在您跟前了,您可得好好说说她。”

乔安心强忍着心里的酸楚,绕到轮椅前,蹲在陈凤兰脚边,拉起她的手:“妈,对不起,我来晚了,我以后……”

“安……心?”陈凤兰慢慢道。

“对,妈,是我。”乔安心凝视着她。

“啊!!!”

不料陈凤兰却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一边尖叫一边撕扯自己的头发!

“妈!你怎么了妈?!”只呆了一瞬,乔安心很快反应过来,立马扑过去抓着自己母亲的手,想阻止她伤害自己。

“你滚!你滚!”

“妈,我是安心,你女儿呀!”

“你滚,我没有女儿!我女儿死了,我老公也死了,都死了……都死了!”

“不,妈,我还在……我还在啊……”

乔安心扑过去。

两年前,母亲的主治医师跟她谈过,把所有最坏的情况都分析过,这种情况乔安心也预想过。

但……

她是个不孝的女儿。

父亲死了,她选择卖了自己替母亲和自己还那些天价的债,明知道这样做的结果是分身乏术不能亲自照顾母亲,她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她以为她不会后悔,但这一刻,在听到母亲说她自己死了的那一刻,她第一次开始后悔。

没时间伤春悲秋,脑子里所有混乱的情绪一闪而过,那一瞬的压抑几乎击溃了她,但她熬了下来,眼前唯一的,小小的目标就是,别让母亲伤了自己。

陈凤兰力气意外大得很,乔安心将她的双手紧紧抱在怀里,一遍一遍柔声道:“妈,是我,我是安心啊。”

“是我,我是安心啊。”

您怎么就认不出我了?

她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眼神坚定又温柔。

旁边的小护士一边跟医生那边联系,一边注视着这一对母女。

半晌,陈凤兰终于安静下来

“陈阿姨陈阿姨”小护士连唤了两声,见陈凤兰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她抬手示意乔安心先离开,自己接过了陈凤兰的轮椅。

陈凤兰的主治医师在可以说在国际上行业内都是顶级的,一年回国内的时间都不多,在国内,只担任了两个人的主治医师,其中一个就是陈凤兰。

“乔小姐,你刚才的行为很鲁莽,对病人的病情影响很恶劣,老实说,照这样发展下去,我也无能为力了。”

陈凤兰的精神失常是从乔安心父亲去世开始的,最开始只是精神恍惚,后来慢慢演变成夜里梦游,并且抓着剪刀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自言自语,再后来……她开始拿着那剪刀往自己身上戳……

原本经过治疗,母亲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但这段时间却又加重了。

“对不起,医生,我母亲的病多麻烦您了,需要*配合的地方我一定全力配合。”乔安心站在他面前,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医生摆摆手:“不用了,虽然你还是陈女士的女儿,但陈女士潜意识里已经将你模糊化甚至呈现一种主动遗忘状态了,也就是说你已经错过了最佳的亲属配合治疗期了。”

无措。

乔安心动了动嘴,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拉住了医生的袖子:“医生,那该怎么办?我妈她……请您一定要想办法治好她……”

医生甩开她的胳膊,语气里带了不耐烦:“之前那位先生配合得还算不错,陈女士对他的接受度意外得很好,为今之计,让那位先生继续配合才是最好的选择。”

乔安心一愣:“先生?医生您说的是?”

医生皱眉:“如果没记错的话,是陈女士的女婿,你的丈夫,那位姓秦的先生。”

秦……易风!

“秦先生今天中午在医院还打听过陈女士,乔小姐难道不知道?”

乔安心脑子里嗡的一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