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个人选着实让宗远正听了都有些吃惊,此时的他还不知道孙刚围困住林府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所以此时的宗远正对林道成的印象还是停留在几年前,还是以为林道成是胤天伦的人,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被抄家了!

“父皇,这林道成不是,不是皇,皇,哦,胤天伦的人吗?”宗远正本来想说皇叔的,意识到胤天伦如今已是叛臣了,故而唐突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这下胤天啸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而且这笑容显得甚是得意,很有一番在宗远正跟前炫耀的意思,哈哈哈哈大笑了几声!

宗远正被胤天啸笑得有些茫然摸不清头脑了,忙问道:“父皇,您这是何意?”

“林道成是朕布下的一枚棋子。举足轻重的一枚棋子啊!”

“啊?”宗远正听了,甚是惊讶,心道:难道父皇早就知道胤天伦有反意?那为什么不早下手,除掉胤天伦呢?布下棋子?这是何意??

胤天啸躺在龙榻上,有些自鸣得意的样子,开始娓娓道来关于林道成这枚棋子的来龙去脉了。

“三年前,林道成还是一个地方官吏,尽管他的父亲林云是朝廷的工部尚书,但工部尚书毕竟不是什么高官显位,只不过是科举上来的臣子,熬上来的。林云在朝中的人脉也只不过算是一般,后来胤天伦发现林道成在地方上政绩不错,便决意提拔他,于是便将林道成调入了帝都,做了京官。起初是在吏部做个司衙的员外郎,后来一年一个台阶,从员外郎,侍郎,尚书,可谓是平步青云,一步登天了。但林道成这个人,很会做人,随着胤天伦对他的信任与日俱增,所以,逐渐将他列入了心腹嫡系之中,与叶岩,薛剑,高翔等人可谓是齐名了,号称英王麾下的文武四杰。只不过,林道成还是恪守纲常的,当他在一年半前得知胤天伦有心觊觎皇位的时候,便冒着生命危险,联系了衍月真人,得以秘密进宫,告知了朕。朕与老国师商议,千万不能打草惊蛇,此事只可后发制人。便授意林道成隐藏好自己,在胤天伦的麾下,有消息后便秘密传来。朕许诺过他,一旦英王真的叛了,朕灭了胤天伦,便一定会重用此人的。”

宗远正听的有些恍惚,这朝廷之中,竟然还有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卧底之事啊!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胤天啸看出了宗远正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问道。

“是的。这林道成的伪装水平实在是太高了。”宗远正继续道:“父皇,林道成做了内阁首付,孩儿心中总觉得有些疙瘩。”

“有疙瘩?有疙瘩就对了。难道朕对颜呈观,陆昊堂就没疙瘩吗?政治就是这样,彼此利用而已。只是父皇与你,居高临下罢了。前阵子,这陆昊堂和颜呈观还密奏了胤天伦有反意,让朕先下手为强的折子呢。朝廷之中,若是群臣无派无帮,反而是怪事一桩了。”

胤天啸坐龙椅几十年,面对着普天之下的京官朝臣地方官吏,焉能不知道这些官吏们的拉帮结派,你倾我轧?

“父皇,这文臣有了,武将莫非就是刚才封为世袭震岳公的孙岩山任大将军?”宗远正问起了武将辅臣的事情了。

乾元帝胤天啸却是摇摇头。宗远正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朝廷之中,还有比孙岩山更适合当这个辅臣的角色的吗?

“孙岩山,只适合卫戍帝都,卫戍皇宫的安全。朕对他们任家还是相当的放心的,这次封孙岩山世袭震岳公爵,他会死心塌地的卖命给你的。”胤天啸道。

“那父皇所指的武将是?”

“是能为将靖边征讨打仗的将军!”乾元帝的言语立刻严肃起来。

宗远正也是心头一震,靖边征讨,能打仗的将军?这会是谁呢?

“胡--罡!”乾元帝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一个让宗远正更为震惊的名字!

“胡罡?胡罡不是失踪了吗?传闻这几年他一直在北胡十八部族的罗达部族的罗达山,父皇怎么会启用一个弃关逃亡的罪臣呢?”

“罪臣是不假,但却不是反臣啊。还是有利用的价值的,而且,放眼整个大胤,武功能出其右,年岁适合的人选,可谓寥寥无几了。”胤天啸道。

“父皇的意思是召胡罡回帝都?”宗远正问道。

“是要召他回来。但不是现在。”

“那是什么时候?”

“等我死去了之后。”

“啊!?”宗远正有些不明白乾元帝的意思了。“父皇,这是为何?”

“你看看朕的头发。”胤天啸用左手轻轻的指了指自己的头发,不到六十岁的胤天啸头发全白,而且是不见一丝黑发的毫无光泽的白发,面色也是一种病态的惨白,显然是身体每况愈下了。

“父皇,你得了什么重兵了?”宗远正道。

“不去提这个了。你心中明白就是。胡府这些年实在是过的凄惨。这事,朕说是有意,其实也是无意。当年定鼎军,以及其他的世家的私兵在帝都之中总的规模已经近两万,不加控制的话,将很是危险。胤天伦有意削弱这些世家的势力,朕也有此意,胡府那老爷子胡戎性格倔,自然首当其冲了。后来,虎豹骑灭掉了五百定鼎亲军,胤天伦还派刺探府的人去齐云关暗杀胡罡,朕也削去了胡戎的世袭公爵爵位,自此这胡家便一蹶不振了。”

胤天伦深呼吸口气,继续道:“不过,朕却从未将胡府列入永不启用的那一列之中。如今,正好给了你一个机会,待你登基后,便可以名正言顺的启用胡罡,不能让这样一个出色的帝国名将就此埋没了!”

“父皇,朕进皇宫前,你知道在谁家躲着的吗?”宗远正此时也要把自己在胡府的经历跟胤天啸说了。

“谁家?孙岩山的大将军府?”

“不是。我是在胡府,定鼎府躲着的!”

刚才一直都是胤天啸说,宗远正吃惊,这下轮到宗远正说,胤天啸吃惊了!

“你怎么会在胡戎的府上呢?”胤天啸的表情是绝对的震惊啊!

“我是被胡戎老爵爷的孙子,那个叫胡炎的给弄进胡府的。当时情形太过紧张,我们躲避刺探府的人追杀,胡炎说不好进入大将军府,怕被刺探府人的盯梢,就找了个最危险的地方,起初我也不知道那家是胡府,后来见到了老爵爷我才知道的,而且是从这个时候才知道那个人就是胡炎!”

“胡炎!胡炎?胡炎?”胤天啸的嘴里嘀咕了好几遍胡炎的名字。显然想起了十八年前胤天威的亲王扳指丢掉的事情,被这个胡炎在抓周的时候,竟然戴在了自己的手上,从而传言的满城风雨!再后来就是中秋赏月大会上的独领风骚,在那场赛诗大会上,吟诵很多直到现在依然脍炙人口的诗词,多少年来的赛诗大会上的诗作都难以比得过胡炎当年的水准。再后来就是这个小小的胡炎竟然被苍狄人给掠去,在十万大军前成为人质,差点成了苍狄大祭司血祭的祭品。总之,在胤天啸的心中,这个胡炎简直就是一个传奇!

“你是怎么遇到这胡炎的?就他自己一个人吗?”胤天啸问道。

“怎么遇到他的,我也说不清楚,是任大将军的孙子孙刚带他来的。这个胡炎是两个人,另外一个人据说是个西域大侠,最初,胡炎与那个西域大侠都戴着面具。那天晚上我们在城外北面的一个小宅子里过夜,也巧了,刺探府的人也来了,要不是这胡炎和那个西域大侠出手,孩儿的这条命恐怕就命丧当晚了。后来,这刺探府的人全被西域大侠,孙刚和他的手下以及胡炎给杀死了,放了一把火全烧了,这胡炎便带着我先进了帝都,躲进了胡府之中!”

宗远正将具体的经过全讲了一遍,胤天啸听的如坠云雾之中,心道:这世间的奇事怎么都让胡炎这小子给碰上了呢!

世间的事情又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奇怪。胤天啸可以怀疑胡炎怎么就会突然找到了孙刚,又跟着孙刚一道去了那座宅院,怎么却又那么巧的碰倒刺探府的闻震生从北疆赶回帝都也途径了那座宅院。其实,胡炎回到帝都后,没有什么确切的消息来路,只有去希望从身在羽林卫中的孙刚那里得到一些消息,可是在孙刚的府邸等了两三天,才碰倒孙刚回来的。说是偶遇,其实也不完全是恰当的。

胤天啸问宗远正道:“这些日子,你和这个胡炎接触,感觉到此人如何?”

“他看起来蛮成熟稳重的,今年还未到十九,比起孙刚还要小一岁。不过做起事来,倒是颇有大将风范,有板有眼的。而且身材瘦削高挑,长相还算英俊。是个人才!”

“虎父无犬子!这小子从小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胤天啸显然对胡炎年少的时候在帝都的事迹并不陌生,尽管他贵为皇帝,一国之君。可是当年他的爱妃的大哥,他的大舅子魏全南,帝都正阳府尹就是被胡炎给打下去的,而那个时候,这小子不过十二三岁!

“如果确实是个人才的话,元正你可要注意到此人了,尽量为你所用。如果你驾驭不了此人,视其情况而定,再做决断。”胤天啸此时有些担心胡炎了,当年抓周时候的传闻便让这个皇帝那段时间坐卧不宁,要知道,皇上都是迷信的,大胤开国太祖皇帝胤无极曾经与开国元勋们盟誓,非胤氏者不得为王,可是胡炎抓周的时候,靖亲王胤天威鬼使神差的竟然掉下了亲王扳指,这可是大胤亲王的标识啊!当时,胤天啸就觉得这小子日后定然不是个凡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