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炽经宇原本正在兴头上,被吴亚亚这样一推,顿时就像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他心底的那一把火生生地被浇得快要熄灭了。

炽经宇一阵不爽,他觉得吴亚亚的做法未免太过了些,玩把戏到这种程度就有点过头了,面带不善地转过头去,却见到了吴亚亚一脸惊慌失措地跑向门口,动作还非常的不稳,看起来就像是真的被他给吓到了。

吴亚亚的反应这样真实,以至于有一瞬间,炽经宇真的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但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这个念头实在可笑,他们两个人结婚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吴亚亚怎么可能是真的在躲着他?他还记得这个女人是怎样地向自己抗议,抗议自己没有履行“丈夫的职责”。所谓“丈夫的职责”,不就包括了那档子事么?

炽经宇的不快立刻烟消云散,吴亚亚也不知道哪里学来的这样逼真的演技,几乎将他给绕了进去。炽经宇觉得她恐怕是蓄谋已久的,否则哪里来的这一手熟练的演技?不过她的确成功了,他的兴致再一次被挑了起来。

吴亚亚惊慌之下冲到了门口,她一时间只觉得自己还是炎朝之时的那个吴亚亚,着急之下连身体的本能也倾向于她曾经的记忆了,另一个吴亚亚的经验在这时缩到了大脑的角落里。

吴亚亚拉扯着门把手,试图从这个房间里逃出去,可是她却忘记了要怎么开锁。任凭她怎么在脑袋里搜索,试图找到开锁的方法,但是复杂的门锁超出了她的认知,而她的状态又过于混乱,因而努力了半天却始终没能把门打开。

还在chuang上的炽经宇笑看着这一幕,现在他已经完全确信了吴亚亚的目的,她在门口好一会儿了却还没开门,不是在故意等他么?而且因为刚才两人之间的拉扯,又加上吴亚亚这一通乱跑,她身上的衣服也有些乱了,露出了一片白皙柔滑的香肩,让人看了就想上去啃上一口。

炽经宇慢悠悠地从chuang上下来,他缓步走到了吴亚亚的身边,用力地抱住了她,果真低下头在她**露在外面的肩头上啃了啃,只觉得唇下的皮肤滑腻无比。

“你放开我!”

吴亚亚突然拼命挣扎起来,她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在抗拒着炽经宇。但是她哪里是炽经宇的对手?

有炽经宇这样的家世的人,这世上对他们不怀好意的人多了,因而他们从小就要学习各种武术,以应付一些突发状况。炽经宇凡事对自己的要求都非常之高,所以武术一事上更是不例外,虽然没有参加那些专门的考试,但是他的武力值无疑是很高的,便是一些专业人员也比不上他。拜这一点所赐,炽经宇从来没有真正遭遇过危险。另外,炽家的人很重视身体锻炼,有好的身体才有本钱做别的事情,炽经宇也这么认为,因而即便是在最忙碌的时候,他也不忘记定时健身,更是锻炼出了一副结实健壮的体格。

一个是精通武术的男子炽经宇,一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吴亚亚,他们两人近身肉搏的结果可想而知。吴亚亚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大海里的一片树叶,只能随着风浪随波逐流,她用尽了力气,结果也没能撼动炽经宇分毫。

炽经宇只当这是吴亚亚玩的情趣,他也被她的表现激起了潜藏在身体里的征服欲,加了力道强硬地拖拽着吴亚亚往chuang边靠近。

“放开我!你放开!来人啊——”吴亚亚惊慌失措之下大声叫了起来,她本能地想要求救,却彻底忘记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也忘记了自己的新身份。眼前的炽经宇在她的面前变作了过去的唐宾,她只觉得这个唐宾在害死了她的丈夫蒋坤之后又要对她不利。

炽经宇低声笑了起来,他一把扯掉了吴亚亚的上衣,将她重重地压在了大chuang之上,还非常配合地念起了电视剧里常见的台词:“你喊啊,喊破了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他翘着唇角,小腹处似有一股热潮在沸腾着,嘴上说着调戏的话。

他说的没错,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除非引起剧烈的震动,否则外面的人还真的听不见。而炽经宇用以和这座宅子里的保镖联系的则有另外的方式,除非他主动找那些保镖,否则在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下他们是不会出动的。

吴亚亚的衣裳被脱掉了,露出了一大片赤**的皮肤,她几乎遮掩不住自己的身体,而炽经宇看着她的眼神则越发的火热了。

“不要……我求你……”吴亚亚的眼中涌出了泪水,她见逃不掉,就开始向炽经宇哀求起来。

炽经宇微微愣了一下,眼泪都流出来了,这未免也太真实了些,可是他除了感慨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念头了,心底的欲念催促着他,炽经宇看着眼前的美景呼吸急促起来。他低下头亲吻吴亚亚的身体,带着焦灼的呼吸胡乱地喷在她的身体上。

吴亚亚的惊恐在这时达到了极点,“别……”她喃喃地哀求着。

她柔弱无助的声音引得炽经宇更加兴奋,他一只手用力地抓上了她*前的一团,使劲地揉了一把,另一只手则去扯吴亚亚穿着的裙子。

吴亚亚扭动躲闪的身体丝毫没有给炽经宇的动作造成任何阻碍,他顺利地脱掉了她的衣服。吴亚亚只觉得自己身上一凉,紧接着一具火热的躯体就更加紧密地贴上了她的。

她并非那一无所知的人,对这些事早已经经历过了,此时更是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也正因为明白,吴亚亚的恐惧更加深厚了。

“阿坤,阿坤救我,阿坤……”在恐惧的驱使之下,吴亚亚嘴里胡乱地喊出了自己在炎朝时的丈夫的名字。

炽经宇的动作在听到这话之后猛地停住了,这一次他那剧烈燃烧着的欲念彻底被浇了个透心凉。如果这也是在演戏的话,那未免太拙劣了些。炽经宇没法再相信这是吴亚亚的把戏,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吴亚亚,心里头像是被什么不明物质堵住了一般,让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炽经宇停顿了的动作让吴亚亚也微微怔了一下,她感觉到对方的**突然熄灭了,她有些小心翼翼地看向这个依旧压制着自己的男子,他们两人的身体还紧紧地贴在一起,但是吴亚亚却可以感觉到他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威胁。

炽经宇脸上的表情映入了吴亚亚的眼中,她猛地记起了自己现在的状况。这里不是炎朝,她不是从前那个将军府的夫人吴亚亚,她的丈夫也不是大将军蒋坤,而是眼前这个虽然酷似唐宾,实际上却叫做炽经宇的男子。

在吴亚亚回过神来的时候,她的脖子却猛地被人掐住了。炽经宇所用的力道很大,他几乎是用着掐死吴亚亚的力气在做这个动作。吴亚亚的呼吸猛然一窒,顿时变得无比难受起来。

好在炽经宇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他在最初的一瞬间之后立刻放轻了手上的力道,而后盯着吴亚亚恨恨地问道:“你刚才叫着的人是谁?”

吴亚亚拼命地呼吸着重新进入鼻子里的空气,身体上的难受让她没有马上回话,可是炽经宇却没有耐心等她恢复,他加大了音量喝道:“快说!谁是阿坤?”

吴亚亚知道自己闯祸了,在和这个世界的丈夫发生亲密关系的时候她一直躲着不说,还张口喊出了另一个男人的名字,虽然在她心里蒋坤才是她的丈夫,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么认为,只除了她自己以外。

吴亚亚虽然已经离开了炎朝,但是她的观念依旧受着炎朝时的影响,这是根深蒂固的事,没那么容易改变的。在她的观念里,既然这个身体和现在的炽经宇是夫妻,那么他的所作所为就不算是多过分的事,但是炽经宇出轨在前,吴亚亚就觉得自己没有义务非得和他搅和在一起了。

她看向炽经宇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愧疚,炽经宇见状心中一冷,眼中的狠色更浓了。

他一直是那个高高在上的人,他拥有的东西多得他数都数不清,只要他一句话,就能轻易改变别人的命运,他的敌人从来只有自己,炽经宇未将任何一个看做是真正的对手。但是现在这个和他步入了婚姻殿堂的女人却在他的面前提起了另一个男人,所用的语气还是这么亲昵的,炽经宇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他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可以,但是换做自己的女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就不行,戴绿帽是他不能忍的。此时吴亚亚的表情更是火上浇油,炽经宇的愤怒燃烧得更加旺盛了。

炽经宇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再问你一遍,那个人是谁?你要是不说,小心我让你生不如死!别怀疑,人气极了什么都做得出来,我也不例外。”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