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江漓月拼命蜷缩着,男人却大力掰开了她的腿……

------------

“你们在干什么?”房间的门忽然被撞开,霍言深冷厉的声音骤然响起。

江漓月无法去形容他此刻的眼神,她拼命的哆嗦着,美丽的眼眸里布满了泪:“我是被陷害的,言深,相信我,求你相信我……”

“陷害?”大手扯掉江漓月唯一的遮掩,看着她身上显眼又艾1魅的吻痕,霍言深眼眸里充斥着厌恶与怒火:“你是当我瞎了吗?”

他才刚订婚,她就迫不及待找了下家?

“我没有。”江漓月哆哆嗦嗦的套着衣服,男人却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逃,亲昵道:“漓月,明明是你寂寞,让我来陪你,可你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呢!你不承认我没关系,你腿上的胎记,总还记得我吧!”

江漓月在**最内侧,如果不是十分亲密的关系,旁人一定不会知道的。

“滚!”霍言深暴怒吼道,抓着男人的衣服就往外扔。

接着,他狠狠一脚踹在江漓月的%.口,鞋尖挑起她的下巴,眼里散发着寒意:“jian人,看来我得好好提醒你,惹怒我到底是什么代价了。”

霍言深拨通了电话,冷冽的男声在空旷的房间里响起:“把周美容的药给我停了。”

“不要……”江漓月惊恐的瞪大眼睛,扑过去就抱住了他的腿,急切的哀求:“言深你别这样,求你别伤害我妈,我妈用这个药很有效果,医生说会有康复的希望,求你放过她……”

“关我什么事?”霍言深的嘴角,带着残忍而暴虐的笑容:“江漓月,你别以为,我能一次次容忍你的犯错!”

“我真没有……”江漓月满脸都是泪:“我是清白的,言深,求你信我一次好不好?”

爱了这么多年,他为什么就不肯信自己呢?

无论是三年前那场手术,还是三年后这场撇脚的算计,信任,真的就这么难吗?

“清白?”霍言深扯着江漓月头发将她拖到镜子前,他眼眸赤红着,眸子里迸发出摄人的寒意:“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背叛我的?你跟那人做了几次?最喜欢用什么姿势?恩?”

江漓月眼眸里噙着泪花:“我真没有,言深,你让我说我也说不出来啊……”

“说不出来?”霍言深暴戾冷喝:“说不出来,我只好亲自来检查了!”

江漓月哭得嗓子都哑了,苦苦哀求:“你发泄也发泄了,求你救救我妈,别停药,好不好?”

“你不是很能吗?”一脚踹在她的%.口,霍言深狠狠打断了她:“我就给你个机会,让你好好证明,你到底有多能!”

霍言深绝情的摔门而去,江漓月%.口痛得要命,匍匐着在地上爬着,从散了一地的衣服里找出手机。

她刚想打电话,房间的门却再次开了。

江新月美丽的眸子里绽放出恨毒的光芒:“姐姐,以后还敢招惹我的未婚夫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