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来干什么?”正坐在chuang头抱着楠楠将故事的乔书宇,看到突来闯进的韩菱时,眉眼之中充满了厌恶。

“快跟我走。”韩菱不由分说,上前便将他往外拉,一心想着尽快赶去医院给儿子做手术。

“大晚上的你来这发什么疯。”乔书宇下意识将韩菱甩开,见她倒在地上,脸上的怒意才稍微下降了些许。

放着躺在奄奄一息的儿子不管,在这里抱着嫂子的女儿讲故事。

此刻,韩菱心中委屈的眼泪,远比身体摔疼的痛感来得更加强烈。

她擦掉眼泪从地上缓缓爬起,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哽咽说:“你以为我喜欢来这自取其辱吗?你知不知道我跟儿子在手术室里等了你一整天。”

被韩菱这么一提醒,乔书宇才恍然想到还躺在医院的儿子,心中多了几分担忧,脸上却不动声色,“楠楠高烧不退我给忙忘了。”

现在赶去医院才是第一要紧的事,韩菱也不愿在这节骨眼跟乔书宇吵,刚拉着乔书宇往外走,楠楠稚嫩的嗓音响起。

“小叔,我好难受,你不要走。”

孩子只低喃了这么一句,韩菱却清楚从乔书宇眼中看到了他对楠楠的犹豫和疼惜。

“时间来不及了,小东还等着呢。”韩菱急得眼眶又红了一圈,并不是她针对楠楠,只是事有轻重缓急,小东的性命远比楠楠更危险。

“你先走,我明天一定过去。”乔书宇抱起楠楠重新温柔的哄了起来,俨然一副慈父模样。

明天?

韩菱眼泪一时没忍住再次夺眶而出,她激动上前抓住乔书宇胳膊,哽咽的恳求:“主刀医生明天要出国一个礼拜,那时候还不知道小东能不能撑得住。结婚四年我从没求过你什么,这一次,就当我求你,救救咱们小东好吗?”

“我说过了,明天。”乔书宇沉下脸,主要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那些医生也该休息了,哪还会动手术。

韩菱闻言,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冷笑,“就因为小东不是你跟汪雪生的,所以你才能泰然自若的说明天对吗?”

“你把嘴给我放干净点!”乔书宇猛然起身怒指着韩菱,猩红的双眼几乎想要将她生吞活剥下去似的。

韩菱泪在眼眶打转,她冷笑着继续讽刺,“怎么?有脸做没脸承认吗?你乔书宇什么时候这么没种了呢?”

‘啪——’

乔书宇甩手一记耳光打在韩菱脸上,看着她脸上瞬间浮现的五指痕迹,他%膛起伏的怒气才逐渐平静。

“你没事吧?”

走进来的汪雪,装模作样的上前去搀扶韩菱。手还没碰上,就被韩菱毫不客气的甩开。

“别假惺惺了,如果真像你脸上表现的这么自责,为什么不带着你的孩子从我眼前彻底消失!”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撕烂汪雪那虚伪的面孔。

“够了!”乔书宇将汪雪拽到身后,他并不想对韩菱动手,但一看见她就觉得满腔怒火。四年前的瓦斯事件,让他至今回想起来仍旧难以释怀,反而愈演愈烈。

乔书宇对汪雪像护犊子般的举动,远比他打的那一巴掌还疼。

她含泪定定看着乔书宇还牵着汪雪的那只手,声音沙哑的几乎都说不出来,“她可是你大嫂,当真要做的这么不要脸吗?”

“小叔——”

chuang上的楠楠不小心打翻chuang头茶杯跌了下来,眼角砸在碎片上,鲜血瞬间溢出,看得人触目惊心。

“楠楠!”汪雪急忙将孩子抱起,冲着还在跟韩菱纠缠乔书宇哭道:“书宇,楠楠眼睛流了好多血。”

“我来!”乔书宇推开韩菱,抱起眼睛不停流血的楠楠往外冲,着急的模样俨然这个才是他真正的孩子。

“你等等!”韩菱顶着大雨紧追出去,在乔书宇即将踏上车时将他拽住,抽泣说:“你现在不能走,小东还躺在手术台上等着你。要是你走了,咱们小东怎么办呢?”

坐在车里的汪雪不断催促,乔书宇越发焦急的冲韩菱低吼:“快放开!”

“我不!”韩菱哭着大喊,这个男人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此时此刻,说什么也不能放他走。

那是儿子的命,她耗不起。

“神经病!”乔书宇愤怒的大吼一声,将韩菱推搡在地,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就像地上丢下的垃圾。

“停下来,你们停下来!”韩菱下一秒便从污水中爬起,却只看到汽车尾那两个消失在大雨中的红灯。

还有汪雪从车后挡风玻璃扬起的一抹冷笑,是别有深意,还是简单的嘲讽。

她气得又哭了出来,恨汪雪霸占自己丈夫,恨自己的软弱无能,连自己丈夫都留不住。

手机这时候适当的响起,她刚接起电话,手机那头便传来护士职业性的女声,“是乔小东的家属吗?刚才乔小东突发状况,现在正在手术室急救,请你尽快赶回来……”

“什么?”

韩菱握着手机的手无力脱落,接下来护士说了些什么完全听不见,耳朵里只剩下‘急救’那两个字……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