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他已无法忍受这种近乎煎熬的痛苦和尴尬,此时的感受不是一个“恶心”,一个“悲愤”,一个’屈辱’所能表达,。他甚至差一点点就不顾一切,不计后果的冲进去拗断那美丽的脖颈,打断张自强那条仍然在蹦跶的粗腿。  可是,作为一个拥有多年销售经验,以冷静,沉着著称,享誉西北暖通行业的高手,早都把宠辱不惊,理智清醒这几个字深深的印刻在了他的骨子里,他知道,他没有权力这样做,小萱是自由的,他和她不过是一对露水情人而已。  同时,另外一种超越他个人荣辱的不详预感正在他有些混沌的头脑里闪现,好几个疑问一起翻滚着,制止了他的冲动和鲁莽。  小萱和张自强的苟合,让今天的情变多出了一份诡异和莫测。他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把这件事情背后的一些预感串联起来,但脑子仍是乱乱的,理不出头绪,也不知道从何整理。  但毋庸置疑的说,这里面一定有不为人知的问题,自己的秘书,怎么会和最大的竞争对手睡在了一起,这绝不是简简单单的男欢女爱,移情别恋。  以他对张自强的了解,事情肯定没有这样简单。  在伤痛和困惑中,林雨鸣痛苦的哀鸣了一声,,他能做的,只有悄然离开,他用拇指使劲的掐住自己的中指,缓缓的关上门,离开了这里,他拼命地强制自己自强的面前,一块遮羞布都没有。  是的,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些,他一面往回走,一面拿起了电话:”小张,你查一下我们最近三个月有可能签约的项目,全部给我整理一下,嗯,对了,小萱的电脑中了病毒,你帮我把它的主机拆下来,放到我办公室,给她重新换一台主机,对,换新的!!”  等快到公司大厦的时候,林雨鸣已经完全的冷静下来了,他发出了第二条指令:”小张,通知所有销售人员,马上返回公司,对!所有,包括外地出差的,都赶回来!”  当他进入办公室的时候,除了小张和财务,其他人员都没有回来。  “小张,电话打了!”  “是的林总,都通知了,但有几个不在市区,有一个还在外地,可能很晚才能赶回来,米丽姐的电脑也换好了!”  “好,我知道了!”  林雨鸣匆匆忙忙的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试图打开小萱的电脑,但试了几次,都没有破译开小萱设置的密码,林雨鸣只好作罢。  外面已经有人陆陆续续的返回了,这些都是他手下的销售精英,林雨鸣挨个的把他们叫进来,急促的下达自己的指令。  “把你们手上近期有望签单的项目立即跑一遍,仔细观察,是不是和过去的状况一样,如果有变化,第一时间给我汇报!”  “把近期的标书都给我重新修改一下,所有的报价下浮三个点!”  “暂停你们的联网共享,修改各自的密码。”  一串串的指令被有效的执行,办公室里顿时紧张起来,所有人都动了,他们没有问什么原因,因为他们习惯于对林雨鸣的绝对服从。  到了这个时候,林雨鸣才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可很快的,他又不得不邹起了眉头,虽然小萱进公司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但谁知道她到底获得了多少公司的情况呢?  刚刚的紧急处理措施是不是已经完全堵住了可能出现的漏洞呢?  项目名称?客户电话?公关进展?还有针对不同项目设定的不同公关方案?这一切对整个销售分公司而言,都是重中之重,林雨鸣只能祈求上天,这些东西小萱并没有完全掌握。  深深的吸一口气,林雨鸣拿起了电话,他想,这时候小萱和张自强大概已经结束了吧?  一想到这里,林雨鸣竟然多出了一点自卑,是,好像她并没有像今天这样疯狂和快意,难道自己比不上张自强?  他摇一下头,像是要把这些思绪全部甩开,他再一次让自己镇定下来,准备拨通小萱的电话。  刚刚打开的电脑上突然的跳出一个电子邮件的提示,辞职信!是小萱的辞职信。  林雨鸣手一抖,电话掉在了桌面上。  这封邮件是昨天下午发来了,林雨鸣昨天下午陪客户,没有开电脑,否则也不会发生今天早上的那场痛楚了。  他点开了邮件。  小萱在辞职信上说,自己找到了新的单位,需要重新调整自己的人生,她还说,她的实习期未满,她和公司没有签著任何条约,所以,她没有任何手续可办,她很留恋在华鼎暖通西北销售分公司这几个月,她说,她也不想再一一和大家告别了,那样徒增伤感,她会想念这里的所有人。  看着,看着,林雨鸣觉得自己眼中多了一点湿润,他不知道小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是什么让她如此狠心,他的眼眶有些模糊了,他叉掉了邮件。  他想,还是应该给她打个电话吧,不管怎么说,他们有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他还想,他不会劝她什么,也不会兴师问罪,就问问她,为什么要这样!  电话拨过去,只是小萱的手机已经停机了。  林雨鸣像是被人抽去了经脉一样,颓然靠向了大班椅的后背,就这样结束了,过去的欢乐都是昙花一梦?  这不得不承认,那的确已经成为了一场梦。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