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这个声音让睡梦中的白露彻底清醒过来。

她听到隔壁的脚步声像是去了客厅的方向。

白露循着声音走出了卧室,连睡衣都忘了换下。

一走出去才发现,她只不过是睡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家里的布置竟然全都变了个样子!

原本挂满了她与凌子琛合影的照片墙全都被取了下来,婚纱照也全都不见了!

这才是他们新婚的第二天啊!

白露不禁苦笑,凌子琛到底是有多厌恶她?

那些照片都是她精挑细选之后亲自挂上去的,他全都当成碍眼的垃圾?

白露走到客厅。

终于看到了刚刚说话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穿着一身xing1感的红裙,裙子领口极低,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波涛%涌。

她坐在客厅的钢琴前,左手端着红酒的高脚杯,右手漫不经心地玩!着黑白琴键。

旋律响在客厅中,衬得她很优雅。

她喝了两口酒,就假意微醺地坐上了凌子琛的**——

“我很想你,子琛。”

她伸手勾住了凌子琛的脖颈。

“能被秦瑶小姐想念,是我的莫大荣幸。”凌子琛微笑回应。

秦瑶被他逗得很开心,伸出舌尖,妖精一样,吻上凌子琛的嘴唇。

白露看着这一幕,不禁失神!

手上的玻璃杯掉在地上,跌个粉碎——砰!!

这个声响惊扰到了凌子琛和秦瑶的亲吻。

秦瑶指着白露,脸色不悦:“子琛,你不是说,我们单独约会,佣人都打发出去了吗?怎么还留下一个?”

白露下意识就要解释:“我不是佣人,我是……”

“她是狗保姆。”凌子琛打断了白露,微笑着对秦瑶解释:“把番茄给她照顾就好。”

白露身子一僵,精神恍惚,甚至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紧接着就看见秦瑶招呼了一下,一只摇着尾巴的拉布拉多犬从门外跑了进来——

“喂,狗保姆,你还站着干什么?快去给番茄喂食!它的罐头和食盆我都放在厨房了!”

秦瑶连正眼都不看白露,理所当然地使唤着她。

使唤完了之后,她眼神还十分嫌恶,显然刚才被白露打断了她与凌子琛的吻,让她非常火大:

“现在的狗保姆真是一点眼色都没有,冒冒失失就冲进来打扰!”

凌子琛笑得绅士又温柔:“好了瑶瑶,别生气了,一会儿我会教训她的。”

他一边说一边为狗系上了狗绳,然后把狗绳递到了白露的手里,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白露看着那条狗绳,没有接。

她的脑中一片空白。

她是他老婆,不是他请的狗保姆。

她嫁给凌子琛,遵照了凌子琛的意思,没有婚礼,甚至没有请亲朋好友们来见证,就只是简单地去民政局领了个证而已。

除了父母,别人都不知道他已经娶了她。

而且,不仅凌子琛自己在保密,他还要求她也一样,对外闭口不言。

白露当时答应他了。

她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因为他是凌子琛,她只要嫁给了他,能每天都看到他,他做什么事都无所谓……

可是现在——

她的老公就在她面前,跟别的女人乱搞,而她却还要帮那个女人喂狗吗?!

白露接过了狗绳,呆呆地看着凌子琛……

凌子琛目光寒凉。

白露终于看不下去,将那条狗绳丢在了地上,没说一句话,狼狈地跑了出去——

凌子琛蹙起了眉。

“她怎么跑了?”

秦瑶装作疑惑地问着。

她挽住凌子琛的胳膊,望着白露离开的方向,目光暗藏嘲讽,嘴角带着一抹得逞的微笑,然后又转过脸,隐去笑意,摆出了十分无辜的模样,对凌子琛道:

“子琛,我做错什么了吗?怎么你请的那位狗保姆,好像很讨厌我呢……”

凌子琛语气厌恶:“瑶瑶,我等下再教训她。就当她是一只苍蝇而已,走了正好!”

秦瑶听到凌子琛这样说,嘴边的笑意更深了——

她本来还以为凌子琛秘密娶回家的是个什么厉害女人,原来,只是这么一个怂包**货?

凌子琛在自己面前还在隐瞒他已经结婚的事,那就证明他对那个jian人也没什么感情!

呵,敢嫁她秦瑶看中的男人,她绝对不会放过那个jian人!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