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额……”梅莎莎差一点就让云战的话给噎死,白眼一翻,没好气的说道:“你才是傻子。”

“哥可是天才!”云战一脸正色的说道。

“额……”梅莎莎无语,不再说话,她也清楚,在某些方面这家伙可以说是一个天才,但在很我时候,根本就是一个傻子,一个白痴嘛。

就在这时,郁芯影突然动了,弹了起来,飞起一脚就踹向了云战。

郁芯影之所以动手,不是因为云战有可能是罪犯,而是追求她的男人们需要面对的。

“噫……”云战轻巧的一退,盯着暴怒而起的郁芯影,则是一脸的诧异。

然而,郁芯影并没有因为云战的诧异而停下来,向云战攻击的动作行云流水,一招扣着一招。

云战则是一脸的笑意,他并没有反击,只是不断的闪避,而且每一次面对郁芯影的攻击,他总是能够率先作出闪避的动作,似乎已经提前知道郁芯影的攻击套路一样。

这让郁芯影心里也是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

不久之后,两人终于停了下来,两人隔着三米左右站住,云战一脸笑意的说道:“漂亮的警花,你的攻击套路打完了。”

郁芯影气喘吁吁的白眼一翻,这不是废话吗?如果不是打完了,她会停下来吗?

郁芯影还是没有说话,云战又说道:“你攻完了,现在轮到我了。”

话音落下,云战拳头一握,如箭一般的暴射而出……

刹那间,形势突转,此时换成了云战攻,郁芯影闪避,在闪避中,郁芯影的表情不再是冷漠,而是诧异。

几分钟之后,两人又分开而站,郁芯影盯着云战,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你师兄呗!”云战一脸的嬉笑。

“哗……”

有是一片的喧哗,警察们面面相觑,这家伙居然是郁芯影的师兄,这怎么可能?

几乎是所有人都看向了郁芯影,大家还想知道郁芯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你不是我的师兄。”郁芯影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是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冰冷。

“难道和刚才打的这套拳法和你打的那套腿法不是出自同一个人吗?”云战好奇的问道。

“是!”

“那不就对了,我是你的师兄!”云战笑了起来。

“你不是我的师兄,是我的师弟。”郁芯影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不再是冰山,那眼角还浮现出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咣当……”

一片眼镜掉地的声音,所有的警察目瞪口呆,他们纷纷揉起了眼睛,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额……”云战郁闷了,很不满的重复道:“我是你师兄。”

“你比我小!”郁芯影毫不退让。

“我那里比你小了?”

“你那里都比我小!”郁芯影谈谈的说道。

云战一怔,本能的去看了看自己的%膛,然后又看了看郁芯影的,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一个区域,他根本就无法和郁芯影比的,无法比呀,差距太大了。

郁芯影带来的警察们惊呆了,这话是他们心中那个铁面警花说出来的吗?怎么会如此的让人想入非非呢?

看到大家的反应,郁芯影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妥,刹那间,脸上一片的红晕,冰川瞬间融化。

美,美如红莲!

不过郁芯影也算是非人一族了,快速的平静下来,脸又恢复了冷漠的样子,沉声说道:“别误会,我说的是年龄。”

云战耸了耸肩,说道:“师兄,师姐,似乎是应该按照进门的时间来说吧?我从小就跟老六学功夫,所以我进门早,我是师兄。”

“你年龄有我大吗?”郁芯影谈谈的问道。

“这……”云战很想否定,但是却无法否定。

因为郁芯影说的是事实,虽然没有问,但是云战对于人体结构的研究是有成效的,所以一眼就看出郁芯影二十二岁了,比他大了三岁。

“我出生的时候,他就已经教我功夫了,所以无论你什么时候拜他为师的,你都只能是我的师弟。”郁芯影似笑非笑的说道。

对此,云战也很无奈,这没办法,他听老六说过,他的确还有一个女弟子,在这个女弟子出生的时候,他就将自己的拳法和腿法的秘籍交给了这个女弟子的父亲,虽然没有亲自教过这个女弟子,但是也算是老六的徒弟。

很显然,从刚才郁芯影的腿法看,她正是老六的这个女徒弟,这么一算,郁芯影可以说是云战的师姐。

“他好吗?”这时,郁芯影突然问道。

“他”当然是指老六,云战笑道:“能吃、能喝、能睡,还能泡妞,你觉得他好不好?”

“额……”郁芯影白眼一翻,她可是听老头子说过的,她这个名义的师父现在应该有六十多岁了,都是老头了,还怎么泡妞呀?

云战这家伙分明是在诽谤自己的师父。

看到郁芯影的反应,云战笑道:“信不信由你,如果我猜测得不错的会,老六这段时间正在村里勾搭莫大嫂。”

郁芯影没有回答,对于这个师父是什么德性,她还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泡妞,说实话,郁芯影也无法确定,毕竟云战的德性摆在这里,能够教出云战这样的家伙,这个师父的德性是什么样的,那还真不好说了。

“好了,别说那个老色狼了,说说你吧,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云战笑着问道。

“什么你不你的?得叫我师姐。”郁芯影沉声说道。

“切……我为什么要叫你师姐呀?”云战翻起了白眼,开玩笑,他才不会叫这女人师姐,那会让他没有地位的。

更何况,在天王山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承认过那七个老头是他的师父。

当然,如果刚才郁芯影叫他师兄的话,他会乐意承认的,毕竟师兄和师弟的地位是不一样的。

郁芯影倒也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而是看了一眼安扬,又回头看着云战问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你先告诉我,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如果愿意,我就告诉你。”云战嬉皮笑脸的说道。

郁芯影瞪了一眼云战,如果是平时的话,她怕是一耳光就煽过去了,不过云战和自己那个师父有关系,她就不好煽这个耳光了,而是扭头看向梅莎莎,问道:“梅小姐,今天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梅莎莎一怔,疑惑的问道:“警官,你认识我?”

“嗯……”郁芯影点了点头,解释着说道:“你的车子停在了百花大道上,严重影响到了交通,所以我们调查到了你。”

梅莎莎恍然大悟,沉声说道:“我被绑架了!”

“绑架?”郁芯影脸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显然,她已经猜测到了,毕竟梅莎莎的车子停在马路中间影响了交通,在调查后,却发现是被一辆面包车逼停的。

为什么被逼停?

自然是有人绑架梅莎莎,监控录像忠实的记录了这一过程,只要是绑架都是重案,所以说交警直接交给了重案组来负责这起案件。

而作为重案组的组长,郁芯影当然是带着警员顺着面包车行驶的方向寻来,而并不是刚才梅莎莎想的那样,是安扬和警方狼狈为奸。

而此时,郁芯影本能的看向了云战,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云战和安扬是一伙的,他也参与了绑架梅莎莎吗?

说实话,此时的郁芯影不禁担心起来,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虽然嘴上不承认是自己师父的徒弟,但是郁芯影知道,他就是师父的徒弟,也就是自己的师弟,在这种情况下,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师弟没有参与。

不管她是不是铁面警花,还是冷美人,但她终归还是有感情的。

“噫……漂亮的警花,你看着我干嘛?难道说同意做我的女朋友了吗?”云战看着郁芯影盯着自己,高兴起来。

“额……什么漂亮的警花,我叫郁芯影。”郁芯影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用告诉我,我知道你的名字。”云战挤眉弄眼的说道。

“你知道?”郁芯影一怔。

“是啊,老六告诉我的,你的名字还是他起的勒。”云战随意的说道。

郁芯影恍然大悟,她听出来了,老六就是自己那个未见过的师父,由此,她更加的确定,云战就是他的师弟。

她急忙问道:“你不会参与绑架梅小姐吧?”

“切……我会做这种没品的事情吗?”云战有些不悦的说道。

“你真没参与?”郁芯影还是不放心的追问道。

“你是不是想被打**呀?居然怀疑你男朋友?”云战眼睛一瞪,瞪向了郁芯影那xing1感的**。

郁芯影愤怒了,同样将瞪着云战,她就不明白了,她什么时候答应给云战当女朋友的?

看到两人大眼瞪小眼,一旁的梅莎莎急忙解释着说道:“那个……郁警官,云战并没有绑架我,他是来救我的。”

“救你的?”郁芯影看了一眼梅莎莎,然后又扫向了倒在地上的那些壮汉,疑惑的问道:“这么说,这些人都是他干倒的?”

“什么干倒呀?”没等梅莎莎回答,云战很不乐意的嚷了起来,道:“干倒男人?我还没有这种嗜好,嗯……要干倒谁,也是干倒女人嘛,而且还得像你这样的漂亮女人才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