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可光会闪躲有什么用呢?

虽然苏振烨没怎么传授苏钰琳剑术,但是怎么说苏钰琳也是从小在山庄长大,剑术肯定比张雨靖要好得多。

仅仅几招下来张雨靖就明显处于下风,打得开始有些吃力起来,而苏钰琳却每一招下手都是那么重,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意思。眼见苏钰琳刺向自己,张雨靖往左边一闪,可没想到苏钰琳又顺势朝张雨靖挥来一掌,速度十分迅速,张雨靖丝毫没有闪躲的机会。张雨靖因此狠狠地吃了一掌,整个人不由地向后倒去,差点就要摔倒在地,踉跄了好几步这才终于稳住重心。

张雨靖伸手抚住受伤的肩膀,嘴角渗出一些鲜血。

张雨靖知道自己打不过苏钰琳,而苏钰琳也没有要罢手的意思,于是张雨靖便做好了就这样丢掉一命的打算。

张雨靖看着面前这个全身散发着寒气的苏钰琳,开口道:“既然我落到你的手上,那我只能任你处置。”

见张雨靖一点也不畏惧的样子,苏钰琳反倒有些惊讶,但是苏钰琳依然没有想过要停手,而是拿着剑又再次迅速朝张雨靖刺过来。

张雨靖闭上双眼,心想死就死吧,反正她是死过一次的,也不在乎再死多一次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听叮的一声剑落地的声音,之后便许久没有动静。张雨靖猛地睁开眼睛,便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前的习钧麟。

咦?习钧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管怎么说,好在有习钧麟,不然张雨靖可就真的会一命呜呼的。

苏钰琳与习钧麟面对面站着,在看到习钧麟的突然出现时,苏钰琳明显表现得十分惊讶。

“大师兄,你…”苏钰琳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习钧麟,没有想到习钧麟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并且及时救下了张雨靖。

“大师妹,你太过分了!你深夜潜入大殿已经是大错特错,如今竟然还要杀人灭口,雨靖可是我们的小师妹,你怎么能够做出这般伤天害理的事?”习钧麟一开口就是对苏钰琳的谴责,眼神中出现了一丝丝愠怒。

嗯?难道说习钧麟早就知道了苏钰琳的事情?

张雨靖虽然有很多的疑问,但张雨靖深知这个时候的自己绝对是配角,不该插话的。于是张雨靖静静地看着苏钰琳与习钧麟,想要听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师兄,她知道了我的秘密,我不能留活口。”在看到习钧麟之后,苏钰琳很快就软下来了。不过对于杀张雨靖灭口之事,苏钰琳不打算退步。

苏钰琳一边说一边指着张雨靖,说完还不忘狠狠瞪了张雨靖一眼,这眼神使得张雨靖顿时感觉毛骨悚然。

习钧麟看了看身后的张雨靖,又对着苏钰琳说道:“那我呢,我也知道你的秘密,为何你不将我灭口?”

果然…苏钰琳确实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的,而这个秘密习钧麟也知情。那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呢,张雨靖更加想要知道了。

张雨靖竖起耳朵,继续认真地倾听两个人的对话。

一听这话,苏钰琳连忙作出回应:“大师兄,你跟她怎么一样?大师兄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可她不是,她若知道了这个秘密,一定会告知父亲的,到时父亲怎么可能会原谅我?”

说着,苏钰琳上前一步,并伸手抓住习钧麟的衣袖,想要说服习钧麟,不过习钧麟并不吃这一套。

“如果你敢对小师妹动一丝歪念,那么我会立即告诉师傅,而且还会把你之前做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部禀报给师傅。”习钧麟冷冷地看着苏钰琳,话语间没有一点温度。

听了习钧麟这么说,苏钰琳还能怎么办?

苏钰琳伤心地放开原本抓着习钧麟衣袖的手,往后退了两步。这件事情苏振烨是一定不能够知道的,若是习钧麟以这件事情要作为要挟,苏钰琳不得不从。

望着习钧麟的坚决,苏钰琳表示十分受伤。对苏钰琳来说,张雨靖的出现让习钧麟的态度便了很多,所以打从一开始苏钰琳就看张雨靖不顺眼。

苏钰琳再次朝张雨靖看去,这一次,苏钰琳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踏步离开,背影看起来有些落寞。

待苏钰琳离开,习钧麟便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张雨靖,这当然是因为张雨靖提出了自己内心的各种疑问。

张雨靖看着苏钰琳远去的背影,终于忍不住侧头望向习钧麟,询问道:“大师兄,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懂?”

听得张雨靖的问话,习钧麟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而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回答说:“钰琳野心颇大,一直想要拥有绝世武功,可是师傅却从来不亲身教她剑法顶多是让钰琳跟着我学武,教的也只是皮毛功夫。”

难怪呢!刚才张雨靖看苏钰琳的武功只是一般般,在大殿外也是很快就被众师兄弟围攻。

过了一会儿,习钧麟又接着说道:“师傅拥有一本武功秘籍,早前师傅无意间提起那本武功秘籍,因此钰琳便起了歪念。上次她前往大殿盗取秘籍被我及时发现制止,我以为她已经诚心悔改,没想到还是一错再错。”

说完之后,习钧麟再次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

这时,疑问又来了。

“可是大师兄,师姐不是师傅的女儿吗,为什么师傅不愿意教她武功?”这是张雨靖不明白的地方。

苏钰琳作为苏振烨的亲生女儿,竟然要乔装打扮盗取武功秘籍,这听起来不免让人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习钧麟听了摇摇头,回应道:“师傅向来不赞成钰琳习武,更不可能会将武功秘籍传授于她。而钰琳又急于求成,不甘心只会一些皮毛功夫。”

原来这才是问题所在,原本张雨靖还想问点什么,比如说为什么苏振烨不肯教苏钰琳剑法,为什么苏钰琳想要武功秘籍不是去向苏振烨拿而是选择盗取的方式。不过习钧麟好像不愿意再继续说下去了。

“时候不早了,小师妹你快回去歇息吧,明天一早还要起来练功。”习钧麟看了看天色,冲着张雨靖这么说道。

这样的一句话打断了张雨靖的思绪,张雨靖点了点头,笑着说:“那好,大师兄,你也回去歇息吧!”

再然后,两人便回去了。

连续几天,山庄都没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习钧麟更是像无事人一样,每天都笑脸迎人。而苏钰琳依旧和往日一般,见了张雨靖就没有好脸色,不过没有对张雨靖动粗过。久而久之,张雨靖也就习惯了。

深夜,清幽山庄静悄悄的,静得有些异常。

张雨靖这天晚上早早就回房间睡下了,虽然没有半点睡意。

一黑影在无人发觉时悄然窜进山庄,使得黑夜变得神秘起来。

张雨靖在chuang上辗转反侧,觉得心情莫名的烦躁起来。那天欧阳泽突然出现在山庄内,这事使得张雨靖心烦意乱,虽然张雨靖并没有见上欧阳泽一面。

之前欧阳泽明明把自己赶了出来,而且那个时候还说得十分绝情。可是为什么那天欧阳泽又会亲自来山庄找自己呢?

其实张雨靖很想去跟欧阳泽见上一面,只是因为之前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欧阳泽。还有苏钰琳的野心,习钧麟的包庇,这中间的种种,使得清幽山庄变得复杂起来。

想到最近几天的事情,张雨靖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然后她一个转身侧向右边。

这时,张雨靖感觉到了异常,隐约中似乎有一黑影窜过,同一时间房间里面的气息也变得异样起来。

张雨靖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而后缓缓睁开双眼。这一睁开,张雨靖彻底懵了。在看到房间里突然出现的黑影之后,她差点没有尖叫出来。

在张雨靖面前的,是一个身穿黑衣服的黑衣人,眼睛以下用黑布遮住,在这黑暗的房间内只能看见一个身形。

张雨靖一声惊呼,立马下意识地警惕起来,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对着黑衣人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清幽山庄一向戒备森严,张雨靖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闯进来的。

看到这个黑衣人,张雨靖立马想到那天苏钰琳也是身穿黑衣的,因此不由地将两人联系起来。不过看对方的身形,应该是男人而不是苏钰琳。

黑衣人迈开步子向张雨靖走过去,待走到chuang沿边这才停下,冲着张雨靖回答说:“你果然在这。”再然后,黑衣人再次踏步向张雨靖迈近。

这话一说出来张雨靖更是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还有,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怎么有点熟悉?

见对方越走越近,张雨靖急了,警惕性地拉了拉被子,又说:“你想干嘛,再过来我就大叫了!”对于面前这个不明来历的危险人物,张雨靖自然是要躲得远远的才行。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