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哎,本良,你等等啊!”米雪惠小跑着,低声喊着,“走那么快做什么?”

她贼兮兮的拉着路本良到了挨着厨房的角落里,低声询问,“本良,你刚刚的话是啥意思?干嘛要从老太太那里要钱给她治病啊?”

她家男人这脑袋里到底是咋想的呢?

“嘘!”路本良连忙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小心隔墙有耳!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米雪惠拉下他的手,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左看右看,生怕自己刚刚的话被人听了去。

“我是不懂,可是你也得给我说说啊!我是你媳妇儿,好歹也得知道你在干啥吧?”她不高兴的拉下脸,气呼呼的说:“人家不是都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嘛!你这倒好,直接把我排除在外了!”

“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吧,你不了解我妈……”他顿了顿,又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才低声说:“我妈那个人,平时看着慈眉善目的没什么脾气,实际许多事情她比谁都看的通透。就拿路遥这事说吧,我妈咋想的,我能不知道么?”

路本良嗤笑了一声,又继续说:“这个算命瞎子的话,她能不知道是假的?她肯定知道,只不过她想通过算命瞎子的话,给自己找一个正当的理由。”他鼻子哼了哼,“这是既想留下钱,还想留下名!她就是想做给村子里的人看,家里为了路遥早已仁至义尽,那外人只会夸她,而她也顺理成章的拿到那笔钱。那笔钱本就不是一笔小钱,在她嘴里倒成了小钱!”

米雪惠听的瞠目结舌,一个农村老太太的心思能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你别不信,我***手段绝对不是你能玩的过的!”他可不傻,自小他就是看着她母亲是怎么在这个家立足的,他看着媳妇儿一脸震惊的样子,叹了口气,“就你这个脑子,还是算了吧,还是不知道的好,一不小心就会被人把话套了去!你就踏实等着别插手就行了!”

米雪惠撇撇嘴,这可不是间接说她傻呗?

路本良没再理会她,迈着大步去了路遥的房间。

“遥遥,遥遥?”路本良背着手,一脸的阴郁,站在她屋门口喊,“你在不在屋里啊?”

他这话也就是问问,就她那副破身体只怕让她出去,她都出不去!

“在呢,二叔有事?”路遥放下手里的书,打开了房门,满脸疑惑,“怎么了二叔?”

“屋里说!”路本良一脸严肃的瞥了一眼她,率先进了屋,“你这屋冷不冷?要不要你二婶再给你拿床厚棉被?”

“不用了,挺好的!”路遥站在一旁,乖巧的应道,“这棉被已经够暖了!”

“嗯,那就好!”路本良一眼瞥到了书桌上的书,惊讶的问:“遥遥,你这是还准备念书?”

“念什么书啊?就我这副破身体……”路遥微微的敛眉,稍有失落的说:“哪还有体力跟精力去念书呢?只不过闲着没事看看罢了!”

路本良点了点头,“可得注意身体啊!你这还得多休息!”他关切地叮嘱着。

路遥轻轻的点了点头,没说话。

“那个……,遥遥,二叔这个人呢,不会那些虚头巴脑的,有什么话我就直说了!”路本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继续说:“你奶奶呢,年岁大了,就希望这家庭幸福安康,你爸跟你妈出了那档子事之后,她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你身上!你如今……”他叹了口气,“你这成了她一块心病喽!”

路遥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那个憨厚的二叔,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他想要说些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