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马医生,您快去看看吧,23床的小姑娘又流鼻血了,而且看起来像是止不住了!”

小护士焦急地跑到办公室门口,一把拉开门就冲里面喊。

办公室里一名看起来脸上稚气未脱的大男孩,皱眉站起来,大踏步地往病房里走。

“怎么样了?还是止不住吗?”马力看着脸色苍白的漂亮小姑娘,一阵心疼,拿起桌子上的棉球,替代了护士的工作,低声吩咐道:“先打电话给输血科,预约血小板,快点!”

小护士神色紧张的转身,“咚咚咚”的跑出了病房。

病房里安静的可怕,只剩下床尾蹲在地上抱头的男人,马医生,还有一脸苍白病态的小姑娘。

“马力哥哥,我会不会死?”路遥掀起沉重的眼皮,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他问:“我是不是要死了?”

马力的心脏像被人狠狠的提起来,又重重的摔下来,闷闷的难受极了。

“不会的,你放心吧!”马力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手里的动作却未停下,“一会儿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路遥沉默了,她只是小,并不是傻,她懂!

床尾的男人像是极为难受的样子,打开了病房的门,出去了。

“路遥,你放心,哥哥不会让你这么死去的!”马力尽可能的安慰她,鼓励她,“你要加油,不要放弃!”

马力出了病房门,就看到那个蹲在地上抱着头的男人。

男人听见关门声,连忙抹了一把脸,满脸急切的站起身。

“马医生,您出来了?”路本良眼眶红红的,局促的搓了搓手说:“马医生,您看遥遥这病……,这病是不是没治了?”

马力望着他那红红的眼眸,忽然就沉默了。

“马医生,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治不好,治不好我们就出院吧!”路本良的眼眸里掠过一丝悲伤,有些无奈的说:“我们都是庄稼人,一年到头就那么点儿收入,家里的老老少少还都靠着这点钱过日子!”说着他又垂下了头。

马力惊讶的望着他,想要劝说他别放弃,可是喉咙里像是堵住什么东西一样,在一家老少生活面前,所有的理由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他的拳头微微攥起。

“马医生,这段时间,谢谢你对遥遥的照顾!”路本良对着马力深深鞠了一躬,又说:“麻烦您帮她办理出院吧!”

“她还那么小,你再试试吧!”马力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沙哑低沉,无力的劝说:“不要就这么放弃,有时候生命远比你想象的坚韧,尽管她治愈的几率并不大,但是还有一线希望的!实在不行咱们也搞个募捐!”

“不,不用了!”路本良微微哑然,脸上的表情也多了一丝僵硬,连连摆手道,“在医院的日子住的也不短了,还是不见效,家里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

“明明还可以有办法的!我们可以求助慈善机构!”

马力情绪有些激动,他还在尽力劝说,因为他不希望那个小姑娘死去。

“马医生,求求你了,你们医院再想赚钱也不能这么扣着病人吧?”路本良忽然提高了音调,眼神闪烁着说:“我们家没钱了,出院都不行?”

马力看着他滴溜溜的小眼睛,忽然觉得他所有的悲伤似乎都不曾深达眼底,他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狠狠的冲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路本良硬生生的挨了两拳,倒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马力又愤怒的走上前,抓着他的领子拎了起来。

路本良一下子缓过神,摸了摸被打的脸颊,才发现手上沾染了一丝血迹,他一下子慌了。

“打人了,打人了!医生打人了,哎呦,要打死我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