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云华出事之后,她曾托人交托书信到凤府,担心年迈的父母因为云华的死肝肠寸断,可却石沉大海。

这几日她心中也惦念着二老,如今瞧见父亲再此,自然喜不自胜。

谁知,凤倾华刚爬到凤霄的面前,还未来得及说话,男人抬腿就是一脚,狠狠地踢中她的心窝。

凤倾华立即飞出去几米开外,整个身体都蜷缩成了一团。

凤倾华双眼不敢相信地看见眼前的父亲。

“你这**.荡的毒妇,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我唯一的女儿云华,已经死了!”

“父亲,我没有做过,云华的死......”

凤倾华刚说到一半,凤霄几步上前将她抓提起来,狠狠地两个耳光瞬时打得她头昏眼花,嘴角的血顺着滴露到了衣襟上。

凤倾华听到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道:“云华已经死了,难道你还想要将她的死状宣扬,让整个凤家蒙羞吗!你母亲因为你的愚蠢,昨晚已经羞愤上吊了!”

凤倾华只觉得脑子嗡地一声炸开。

她的母亲,死了?

一滴清泪,顺着凤倾华的眼角滑落,冰凉彻骨,却比不上失去亲人的痛楚。

为什么,为什么不相信她,为什么,不等着她亲自跟她解释。

难道,他们没有收到她解释的书信吗?

“凤倾华,你还不接旨!”高台上传出男人威仪的的声音。

凤倾华目光陡然看向高台之上的男人,流光碧瓦的映衬下,身着九爪金纹龙袍的男人五官俊逸出尘,那双看向她的眸子里有黑雾,一点点地积攒沉淀。

下一秒,凤倾华推开凤霄,几步跃上大殿,转瞬间,一手正对男人面门。

只需须臾,便能血债血偿!

可就在要落下的一瞬,凤倾华犹豫了。

就在犹豫间,被男人瞬间钳制住,抽出两边的宝剑,手起刀落,腕间的动脉已被挑断,狼狈地甩下高台。

“拖下去!”

**

凤倾华浑身上下感觉火.辣辣的疼,几根肋骨错位,手筋被挑断,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再加上下.身那股灼疼。

后半夜,凤倾华开始发起了高烧,开始小声呓语不断。

就连是在睡梦中,也忍不住流下泪来。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之前还好好的,他们二人之间相敬如宾,他从未对她疾言厉色,像是如今突然挑断她的经脉让人毁她清白的人,绝不可能是他。

凤倾华睁开眼睛的时候,望着头顶的帘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没有死。

“娘娘,您醒过来了?”翠环在一旁大喜过望,跟着眼泪就如同豆子一般砸落下来:”娘娘,幸好您熬过来了,否则奴婢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水。”凤倾华沙哑着嗓子开口道。

翠环赶紧将水端到凤倾华的嘴边喂她喝下。

凤倾华命不该绝,她从前曾经施恩过太医院的一名医女,得知她高烧不退,性命堪忧,冒着杀头的罪名来到了冷宫之中。

凤倾华住的冷宫名为凝霜殿,一听就感觉冷飕飕的。

凤倾华自从病好之后便一直畏寒,大热的天也裹着破旧的棉絮躺在榻上发抖。

阳光正好的时候,凤倾华便会让翠环将她挪到外面的院子里面晒太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whsw688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