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便在这时,门又被推开了,进来的却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女孩脸蛋青涩单纯,长的挺不错,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在后面,白色针织衫配了件米色风衣。手上提了一个大箱子和一个小箱子。身上散发出一种淡淡的茉莉花香味,勾人心魄。

女孩的铺位是上铺,她扫了眼那两个青年,立刻有种想退出去的冲动。但是铺位在这里,她没得选择。转念想想,这里是动车上,他们再凶恶也不敢乱来。

于是鼓足勇气,冲二人善意笑笑,放下箱子。她的铺位是下铺,猥琐青年坐了她的铺位,她自然不敢理论。乖乖的准备登上上铺。

谁知这时,那个猥琐青年主动站起,微笑着道:“美女,不好意思,是我占了你的铺位,你请!”便让至一边。

女孩微微意外,脸蛋微红,显得特别羞涩,她没多说什么,便坐到了chuang上,脱长筒靴时。猥琐青年主动又热情的道:“大家同坐一节车厢,就是缘分,我叫李虎。这是我大哥李英俊,不知道美女你怎么称呼?”

女孩小声应道:“罗雅婷!”

楚凌哑然失笑,这两人的德性真是……对自己时就没见他丫的说同一节车厢,缘分。不过出于好奇,楚凌还是不着痕迹的探头扫了眼对面下铺的罗雅婷。

罗雅婷腼腆的冲二人笑笑,道:“不好意思,我要休息了。”

李虎忙笑容可掬的道:“好,你休息吧,我们不打扰你了。”

动车继续启动,车厢里关了灯,陷入黑暗。

楚凌继续入睡。

寂静中,只有火车轨带动的声音。时间是凌晨三点。楚凌忽然被很细小的chuang架震动声音弄醒,他贴耳一听,便听到李虎的声音,轻声道:“嘴张开,没有毒,就是一点药,你不喝,就把你捅死了丢出去。”

“嗯……嗯。”女孩挣扎的声音传来。口似乎被人闪电捂上,发不出声音来。

楚凌本来脑袋还晕晕乎乎的,这时瞬间清醒,猛地从chuang上跳了下来。按开灯,车厢内顿时亮如白昼,那个叫罗雅婷的女孩子躲在被子里。而李虎与李英俊两人压在她的chuang上,李英俊手上拿了一把钥匙扣上挂的小刀抵在罗雅婷雪白的脖子上。而李虎正在灌罗雅婷喝着一瓶矿泉水。

看样子,罗雅婷已经喝了小半瓶下去,她星眸泛泪,美丽的脸蛋上写满了惊恐。

灯亮的一瞬间,李英俊便放开了罗雅婷,从chuang上站起身来,阴狠的看向楚凌,道:“识相点的,现在关了灯,拿了钱回到chuang上,当什么都没发生。”说着从皮包里取了五张红钞票出来,丢在一边的餐桌上。

罗雅婷看到楚凌,犹如看到了希望,看楚凌的眼神楚楚可怜中,满是求助之色。

楚凌没有大声喊,李英俊的架势很明显,如果楚凌想喊人的话,他会立刻上来狠揍楚凌。尤其是他手中的小刀还泛着寒光,若是换了一般人,恐怕只有屈服的份了。

“我若不识相呢?”楚凌淡淡道。

李英俊微微意外,李虎见状干脆一下将李雅婷敲晕过去,手法纯熟的很。他也起身围向楚凌。李英俊冷冷一笑,低声道:“我兄弟两干的就是卖命的勾当,不识相,今天就做了你,把你从这窗户再丢出去。反正也不在乎多这一条人命。”

两人越来越逼近楚凌,只要楚凌一旦有想不妥协的趋势,他们就会真的上来弄死楚凌。

李虎与李英俊还真就是亡命之徒,今天晚上见色起心,两人胆大包天,丝毫没把楚凌放在眼里。按他们的想法,现在的人,都是胆小怕事,这个楚凌也一定会乖乖就范。

上了罗雅婷之后,更不怕这个青涩的小女生会怎样。只要一下动车,天高海阔任逍遥。

罗雅婷今年读大二,因为弟弟生病,她迫不得已辍学,前往东江市投靠表姐。表姐向她保证,到了东江,至少让她月入五千,并且绝对不让她干卖肉的生意。

为了家里,罗雅婷毅然踏上了前往东江的动车。这张软卧的车票是她的死党一定要帮她买的,说是路途远,软卧舒服。姐妹情深,这是唯一能为她做的。

她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在这软卧车厢里,竟会遇到这样的噩梦。

楚凌表面上不动声色,%中燃起滔天怒火,这两个人渣,简直就已经是丧心病狂。自己若没点本事,今日这女孩子的遭遇该是多么凄惨。

他冷冷的扫视一眼李虎与李英俊,眼里的寒芒让李虎两兄弟惊异不已。已经到了这份上,两人已经意识到踢到了铁板,但现在就算是踢到铁板,也得一条道走到黑。李虎与李英俊对视一眼,同时动了。一个准备掐喉咙,一个拉了被子就要来捂死楚凌。

只是突然,李虎,李英俊的动作僵住了,跟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楚凌手中蓦然出现了一把黑得发亮的左轮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李虎。

震撼,绝对的震撼。

李虎与李英俊顿时惊骇欲绝,脑海里一片空白。神马情况,这家伙竟然有枪,玩具枪?枪怎么能带上动车?

电光石火的瞬间,李英俊发狠,小刀狠狠斩向楚凌拿枪的手。砰,楚凌很干脆的一脚将李英俊踹飞。李英俊肠子仿佛都要被揣断,却不敢大叫。他两都是有人命在身上的,买票也是黄牛票。一旦惊动乘警,便是死路一条。

李虎与李英俊懊悔欲绝,两人目光对视一瞬,然后很没骨气的跪了下去,李虎痛哭流涕道:“大哥,我们知错了。求你给我们一个机会。”

李英俊忍痛求道:“大哥,我们家中还有老母亲需要奉养,你给我们一次机会。以后我们一定改过自新,这里……这里有钱,当是我们给大哥您赔不是。”说着连忙去找包里的钱。还别说,这家伙钱真多,拿出来的几乎有五万。带着这么多现金在身上,楚凌已经肯定这两个家伙就是亡命徒了。

楚凌不理会他们的求饶,上前去拉开窗户。他去拉窗户的时候,背对着两人。这算是两人反击的大好时机,可两人已经寒了胆,怎么也不敢。

楚凌的身手,还有枪,让这两人揣摩不透,他到底是什么大人物。

夜风灌了进来,动车哐当的声音也清晰起来。

楚凌指了指窗外,冷漠的道:“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喊乘警。二,跳下去。”

李虎与李英俊顿时面如死灰。

楚凌不打算跟他们蘑菇,道:“既然这样,那就喊乘警。”说完便准备按呼叫铃。

“等等,我们跳!”李虎咬牙道。

李英俊阴声道:“做人留一线,他日好想见,你是不是太绝了?”

“你们还不配让我留一线,跳!”楚凌冷厉的道。他如何不怒,刚才这两人想弄死自己时,怎么不说做人留一线。要强 奸那个女孩子时,怎么不说留一线。

李虎先跳,惨叫声很快被风声淹没。这么快的速度跳下去,不死也残废。李英俊站在窗口,犹豫不绝,楚凌很干脆的一脚将他揣了下去。然后迅速关上了窗户。

看了眼那五万块现金,想想妹妹。便毫不犹豫,毫不愧疚的收进了黑色箱子里。

“热……”罗雅婷醒了,她扭动着**,脸蛋上一片绯红。.

楚凌转身看见罗雅婷的状况,心中叫糟。.那瓶装有药物矿泉水可是被她喝了不少。想来现在却是药力发作了。

罗雅婷身体滚.烫,她掀开了被子,看向楚凌的目光充满了渴望。她穿的是白色针织毛衣,*前饱满被勾勒得很有线条美感。

她的长发披散着,有几缕发丝贴在额头上,额头上汗水滚滚,脸蛋红如熟透的苹果。

楚凌知道罗雅婷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必须尽快帮她将毒素排除出来。也顾不得避嫌,快步来到chuang前。伸手扶起罗雅婷。罗雅婷的意识还是清醒的,只是心里觉得很空很慌,想要一个东西来填满她。楚凌拍了拍她娇嫩的脸蛋,与她目光对视。罗雅婷不解的看向楚凌,眼神中同时还带了压抑的渴望。却又因为天生的羞涩,而强自忍住。

楚凌目光清澈真诚,道:“你现在中了药,我需要把你的毛衣脱掉,按压你的穴道,将药性排除出去。”罗雅婷点了点头,便自己脱起毛衣来。她觉得太热了,热得情不自禁要将衣服除掉。楚凌避开目光,不去看香艳的一幕。罗雅婷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心中便认定眼前的年轻人是个绝对的正人君子。

“好了!”罗雅婷一会后,压抑着渴望,说道。楚凌转过头来,令他无语的是,罗雅婷并没有脱去内衣。楚凌要用暗劲的劲力来逼毒,就必须贴着肌肤。微微尴尬的道:“你的内衣也要脱掉。”说完生怕罗雅婷会觉得他是故意的,又补充道:“我发劲力,必须从穴道处贴近肌肤,将热力劲力渗透进去才有效果。”

罗雅婷的脸蛋娇媚到了极点,她生性非常羞涩,可此刻却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二话不说,勇敢的脱去保暖内衣。

楚凌避开头,罗雅婷急急道:“求求你,快,快……”说到这,因为羞涩不堪,已经哭泣起来。

楚凌回过头,便看见**的一片。罗雅婷上身只留了紫色文%,她的肌肤雪白中带了粉红,身材非常的婀娜。尤其是*前,那一团粉肉真是让楚凌这样的初哥有种要喷血的冲动。

罗雅婷下 身还穿着牛仔裤。楚凌运起暗劲,只是刚一接触到罗雅婷的背部,罗雅婷便浑身颤栗起来。她突然发疯一样的紧紧抱住楚凌,那种柔软的碰触,带来非常刺激的感觉。这样一来,楚凌想要运用暗劲逼毒已是不能,因为手脚展不开。

罗雅婷哭泣一般的喊道:“给我,给我……”

楚凌看见她的双眼血红,周身肌肤越来越红,似乎已经到达了一个顶点。不好,楚凌没想到这两个畜生下的药,药性这样的猛烈。再拖延下去,罗雅婷有可能会暴体而死。

必须要让她释放出来。

楚凌一咬牙,解开她的牛仔裤,带着白色内内,托起她的# 部,全部褪下。罗雅婷急急的配合着踢开牛仔裤,张开**。

一连进行了三次,楚凌才将罗雅婷的药性全部排除出来。.然后罗雅婷便昏死过去。想她这第一次,就被这样对待,想必是终生难忘了。楚凌难受的是,他还没有排泄。但看着罗雅婷下 身的凄惨,总是不忍心再上去禽兽。为罗雅婷盖好被子,楚凌穿好衣服来到外面的卫生间里,清洗了下 身,冷水一激,那种冲动便也消散了。

对于罗雅婷,楚凌没有愧疚。怎么说,都是自己在救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