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我们这些人呀,窥得天机,逆天改命可是要冒着很大风险的!”他叹了口气,话锋一转,“不过既然我进了你家门,就说明还是有缘份的!你家这个病人也不是不能救,就是看你们舍不舍得了!”

三个人全愣在了原地,面面相觑,不知他的意思。

“……舍得,怎么会舍不得?”路老太太咬牙道,“这可是救命的事,就算再不舍的也得咬牙坚持!”

算命先生手捋胡须,一副淡然的模样,就是不说话。

“先生,我妈都说了,我们全家都会按照您说的办的,你就放心吧!”路本良一脸诚挚的对着算命瞎子说道,“我们全家都希望遥遥她能好起来,毕竟她才14岁,又是我大哥的独苗!”

“咳,这……,既然你们都同意,那我可就说了啊!”算命先生轻咳一声,神情严肃的说:“我这个办法一旦开始就是不能停下来的,你们要是想要她活下来就照做,不想那就别做!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过置之死地而后生,我的办法就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先生,您就说吧!钱不是问题!”路本良说完转头看向老太太,目光坚定的说:“妈,咱们不论花多少都得治好遥遥啊!”

路老太太郑重的点点头,又想起算命瞎子看不见,忙说道,“是啊,咱们家去大医院那么多钱都花了,也不在乎再往外掏些!我人虽老了,可是还算明事理的,什么钱都能省,就是这看病钱不能省!”

“这不是钱的问题!”算命先生一本正经的说:“您那小孙女可是天生带煞,因为上辈子造了孽,才会这辈子克死了父母,自己又得了绝症,其实这辈子她就是来还债的,债不清别说这辈子活不长,就是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别想痛快的活着!”

……三人面面相觑。

“既然她有罪,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把罪孽都赎清。只要闯过这关,她的人生便会一马平川,再无坎坷,关键在于她能不能顺利的闯过去!”他叹了口气,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继续说:“这个就是我无能为力的地方,我只负责提供方法,能不能闯过去,就要看她自己了!”

“先生,您说吧!我们会好好考虑的!”路本良认真的说。

“我刚刚推算了一下,你们村里有一个命硬的男人,只要让您那小孙女与他结婚,或者不结婚共同生活个五年,那么她所有的命数都会改变的,也就是说她身上背负的债全都会转到那个男人身上,但是那个男人的命很硬,能不能熬过他,就看她自己的了!”算命先生说完喝了一口茶,缓缓地说:“这样,你们还愿意吗?”

……

“妈,要不试试?就死马当活马医了!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路本良咬着后槽牙,眼眸里闪着坚毅的眼神,“您说呢?”

老太太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这……,这么做不是让人戳脊梁骨吗?她这一辈子可从来没做过那让人戳脊梁骨的事,老了老了还要遭人唾骂,这可让她如何是好啊!

一边是救孙女被人不理解唾骂,一边是不救落个好名声,她的内心开始扯锯……

如今可不像旧社会了,那丫头才14岁,这么早就嫁人怎么也说不过去,况且那丫头有病全村的人都知道,这么做会不会让人认为她们路家故意想要遗弃她呢?

“先生,这事容我们商量商量吧!”路老太太没答应二儿子,反而对着算命瞎子说:“毕竟这事不算小事!”

算命瞎子微微点头,端着茶杯径自喝起了茶,没再说话。

路老太太转身去了西屋,路本良与米雪惠交换了一下眼神,也跟着出去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