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安心,安心,你又想什么呢?”

乔安心晃个神,才想起已经出了医院,她这病,折腾这么久,最后医生大手一挥放她走了,想来是确保万无一失了,不过正好,她最讨厌医院的味道,看着已经暗下去的天色,她对周燃燃笑起来:“想一会买什么菜呀,今天多亏了你,我不得好好慰劳慰劳我们周大小姐,说吧,想吃什么?”

“艾玛,安心果然还是你最懂我!”周燃燃蹦起来拍了下乔安心肩膀,掰着手指算计着:“我要吃糖醋里脊,回锅肉,酸菜鱼……哈哈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我早就馋了……”

两人说说笑笑,去菜市场买了菜,回到住处,乔安心特地叫上了给周燃燃报信的那个邻居,是个姓苏的大婶,虽然有些唠叨,但为人热情又好相处,跟周燃燃往日里也很合得来,见乔安心做的几个菜,道:“安心,要不是你来住,估计周丫头这厨房都快长毛了,你这孩子一看就是贤妻良母型的,有对象的吗?阿姨认识几个不错的小伙子,都是我知根知底的姐妹家的,怎么样,要不要*约个时间给你们介绍下?也算是交个朋友嘛。”

周燃燃赶紧看一眼乔安心的神色,见她表情果然瞬间的凝滞,赶紧扯着苏阿姨袖子撒娇道:“阿姨您看您,我才是万年单身汪呢,您之前怎么不说给我介绍呢,不带这么偏心的。”

“你看你这丫头整天没个正形的模样,多跟安心学学,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是不。”

“我不管,我这是懒人有懒福,您看我虽然厨艺不咋滴,但不就有个厨艺好的朋友嘛?这就是福气,嘿嘿。”

“你这丫头,你就贫吧你。”

苏阿姨被周燃燃一打岔,也就忘了给乔安心介绍对象的事,好容易三人开始吃饭,乔安心郑重给苏阿姨道了谢,自从两年前,一夜巨变,经历了那么大的变故,受过了那么多的白眼之后,她对善意的感知能力大大提高,周燃燃说她就是那种,别人对她好一分,她一定要还个十分才会安心,其实这种人,潜意识里也是缺乏安全感。

苏阿姨反而被她谢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摆手道:“快别谢了,都是邻里邻居的,咱可不兴那么生分的,再说要说谢,你阿姨也没别的本事,顶多只能给周丫头报个信,最出力的还是赶来搭救你的那个小伙子啊,对了,他是你男朋友吗?光看那气度就不是一般人,怪不得你不想阿姨帮你介绍了呢。”

“阿姨您误会啦,他不是我男朋友。”

他是我前夫。乔安心心里自嘲般地加了一句。

“真的?阿姨眼睛可毒着呢。”

“当然是真的。”

“哎呀,你们别蒸的煮的啦,菜都快凉了,赶紧吃饭吧。”周燃燃道。

“好好好,吃饭吃饭,瞧这丫头嘴馋的。”

话音刚落,周燃燃电话响了起来,周燃燃一看来电显示,撇撇嘴,却没有马上接起来。

乔安心挑眉:“谁的电话,怎么这副表情?”

“公司那边的,哼哼,唉,我万年不请一次假,这么一请假还找我……唉,阿姨您等我接个电话哈。”嘴里这么说着,她慢吞吞接起来电话:“喂,刘秘书……”

刘亦娜?

她打电话给燃燃做什么?

“嗯,我是周燃燃。你说安心啊……”

显然电话那端的刘亦娜问起了乔安心,周燃燃拖着长腔放慢了语气,因为摸不准刘亦娜的意思,再者乔安心辞职的理由她虽然没有多问,但依着乔安心的性子,要是一般的事也不会这么突然的辞职,但她不说,她也就没问。所以刘亦娜这么突然打电话问起乔安心,周燃燃一时还真有点拿不准,她握着手机,边说边朝乔安心努努嘴示意怎么说合适。

乔安心冲她轻轻摇摇头。

不知怎的,天利的事,她一直心里不安,按理说遣散费她也拿到了,也算是走得干脆,但只要一想到秦易风那边,她心里就莫名的慌。

看着跟刘亦娜扯皮打哈哈的周燃燃,还有笑呵呵看着周燃燃的苏阿姨,她心里叹口气,是时候下决定了。

乔安心留在夜城的理由,一方面是跟秦易风的协议,拿人钱财,替人挡桃花,但即便是跟秦易风协议已经终止,她也不能随心所欲离开夜城,因为两年前她母亲受不了打击精神失常后,她寻访了许多地方,求了好多人,最后甚至还是不得已用上了秦易风的名号,才让自己的母亲住进了夜城那所全国最好的精神方面的医院,昂贵的医疗费和母亲时好时坏的病情,让她只能选择努力赚钱存钱,也让她,即便有再多难堪,也不能随意离开这个城市。

想起昨晚周燃燃接的那通电话,刘亦娜在电话里问了她的消息,虽然周燃燃一口咬定她们没有在一块之后,刘亦娜并没有说是什么事,但那语气,用周燃燃的话说,就是“还装着一副随意聊天的模样呢,说话都急的好几次舌头打结差点咬了舌头好嘛,凭我这惊人的直觉和敏锐的观察力,还能听不出她丫的找你肯定没好事!老实说,安心你办离职这事是不是有啥猫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