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若是不知道那一场交易,乔安心和秦易风的婚姻,在大多数人眼里可能更可以被界定为闪婚,领证的速度极快,领完证之后,秦易风先做的,就是让乔安心带自己去见了她的妈妈陈凤兰。

那时候她只知道秦易风是可以救她的人,是自己不可妄想的人,那时候,她还不够了解他。对于他的这种行为她甚至隐隐觉得暖心,虽然后来她也终于明白了,他只是,“多一种筹码,以防你不听话”,罢了。

记忆里,秦易风跟自己母亲,只是见过那一次而已,还是在两年前。那时候乔安心怕刺激到母亲,只说了秦易风是她的交往对象,后来也没用再跟母亲提过了,为什么医生会这么说?

乔安心没有追问,医生很忙,已经不耐烦了,乔安心走出医生办公室,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方式,直接去问。

她拨通了小林的电话,小林对她的来电以及她询问秦易风行踪的事好像并不意外,很干脆的交代了秦易风的行程,果然,中午的时候秦易风就在疗养院了,据说是跟院长在谈什么事情。

乔安心听着小林的话,不禁追问:“秦易……秦少他,这两年间,不止一次来过疗养院吗?”

“乔小姐,我想这个问题,您还是直接跟秦总问比较好。”

乔安心凝眉:“他在哪?”

小林说了地址,乔安心心思几个回转,小林这人她是知道的,要是没有秦易风的默许,怎么也不会这么干脆直接的把这些事告诉她。但是,秦易风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

如果……如果这两年间他真的不止一次去看过自己母亲,那么是不是代表,自己或许可以说服他,或许他可以继续帮忙呢……

明知不应该,她还是报了侥幸心理。乔安心一边给几个中介打电话延迟了看房时间,一边匆忙忙朝着秦易风所在的地方奔去。

秦易风正在风华集团本部开会,乔安心到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了,一进入大厦她就察觉到自己的格格不入了,因为出来得匆忙加上本就穿得很休闲,在这个男的全部西装革履,女的高跟鞋踩到十几公分的地方,乔安心这个穿着牛仔裤加毛衣的人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前台妹妹挂着职业性微笑:“女士您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找林助理,已经预约过,我姓乔。”乔安心也挂着淡笑,虽然衣服显得太过普通,但整个人的气场却丝毫不减。

前台妹妹愣了一下,在这里提起林助理,且是需要预约的林助理,她能想到的也只有那一位,很大程度上,林助理代表着的也是秦易风。她不敢深想,拨通了上面的电话进行确认,哪知越听眼睛瞪得越大,挂了电话的时候再看乔安心的目光就已经变了。

“乔小姐您好,请跟我这边来。”

前台妹妹领着乔安心到了电梯边,按了最左侧的电梯,乔安心却伸手按了中间的电梯:“这个也停在一楼,我坐这个上去吧,放心我会解释的。”

说完立马钻进了电梯。

前台妹妹张张嘴,还是没说出最左侧那个时候总裁专梯,林助理特地嘱咐过要让她搭那个上去的……

乔安心何尝不知道最左侧的电梯是总裁专梯,但那是她能坐的吗?

电梯里陆陆续续有人进出,乔安心按了中间偏上些的楼层,安静的站在角落,虽然穿得不合时宜,但倒也没人真的问什么,大家都很忙。

电梯里的人都下了,再往上的楼层不是一般人可以上去的了。乔安心这才伸手按了最顶层的楼层。

那一头的小林早就等在电梯口了,乔安心没坐专梯上来的事他也已经知道了,他擦擦头上的冷汗,他之所以安排乔安心从专梯上来,真的是有不得已的理由啊……

“叮”

电梯门打开,林助理立马过去:“乔小姐你到了啊,秦总还有个会在开,你先跟我这边等一下。”

“嗯好。”

乔安心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秦易风带她来过,那时候她总以为自己在他心里,多少是有所不同的,所以他对她,也才会有些许的不同。那时候,他们是合作者,现在,自己只能算……祈求者?

乔安心深吸一口气,目光依旧坚定,跟着小林走的时候,她下意识往秦易风办公室那边看去,这一看,恰巧那门此时开了……

门里走出一个女人,一身浅绿色的小香风的套裙,穿得优雅又带着女人特有的魅力,精致的妆容,漂亮又柔和的眉眼。

“乔小姐……”

小林正纳闷乔安心怎么不走了,回头朝着她的方向看去,玻璃门另一侧的场景却让他无端一身冷汗。

乔安心收回目光,笑了笑:“林助理,秦总的会,这下开完了吧。”

小林轻咳一声,不过到底是混久了的人,很快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点点头,随即把乔安心带到了秦易风办公室门口。浅绿色衣服的女人朝电梯那边走去,乔安心的目光不可抑止的向那边看去,最后那女人停在的地方,赫然是总裁专梯。

她心里一紧,视线蓦地凝聚似是有感应般,那女人恰在此时回头,眼神与乔安心堪堪碰到一起。

女人朝她笑笑,对乔安心的行为并无情绪波动。

那模样,竟跟秦易风有几分相似……

乔安心慢了半拍似的,待嘴角也扬起笑的时候,对方已经转过了身子。

“乔小姐,进去吧。”小林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常,只提醒道。

乔安心往前走了两步,抬手敲了敲门。

“进。”他的声音传来。

乔安心推门走进去。

那是一张极大的办公桌,上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各类文件和办公用品,秦易风面前一台电脑,他正看着屏幕,脸上依旧是惯有的面无表情,但沉沉稳稳坐在那里,无端一股霸气,无端让人信服。

他就是有那种本事和气度。

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香气,显然是属于刚才那个女人的,她告诉自己那已经与她无关了。乔安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口道:“秦总。”

半晌,他的声音才传来,但依旧没有抬头。他说:“你搬走了?”

“呃,嗯。”

他终于抬起头,冷冽的眸子望着她:“你对别人倒是一向都好。”

乔安心心思几转,明白了他在说周燃燃的事。她的那点伎俩和心思,在他面前都是小儿科的段数。乔安心笑笑:“也不是别人,谁让她是我朋友呢。”

“嗯,你对朋友一向都好。”

明明是顺着她的话说的,但不知为何,乔安心反而越发烦躁,她总觉得他的话里和语气带着其他的意味,压下心里的烦躁,她道:“还得谢谢秦总的关心了,您对我的事好像知道得比我自己都清楚,想必我为什么来这里您一定也知道了吧。”

“我不会帮你。”他说的直截了当。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

也果然不肯帮自己。

那种被监视的憋闷感再次传来,但想到自己上一次错怪了他,乔安心还是压下了差点冲口而出的质问,转而问道:“那……这两年,你还去看过我妈吗?”

“嗯。”

他倒没有隐瞒。

“为什么?!”乔安心语气里的急躁泄了出去。

为什么他明明那么厌恶自己,甚至找了其他女人那样践踏自己的感情,为什么还暗地去照顾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他就不能对她一直坏下去,为什么,总在她对他完全绝望的时候,又给她一丝希望。

他站起来,缓步走到她面前,强大的压迫感。

“乔安心,我说过,不要高估你自己。”

“秦总这是什么意思,这件事情与秦总来说,有不得不做的理由。”乔安心抬头,盯着他,清晰道:“如果这两年间秦总没有插手我妈的事,想必我现在才是我妈接受度最高的人,配合治疗的事根本劳烦不到您,是秦总先种了因,就得接现在的果。”

“我做事不需要向你解释。”

乔安心攥紧了手指,想到母亲发病时的模样,再次开口:“我……请求你,帮帮我。”

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我是个商人,从不做赔本的生意。”

乔安心心里一缩。

“要*帮你也可以,只是乔安心,这一次你拿什么来跟我换。”

这一次,你拿什么来跟我换……

乔安心被这句话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用了两年时间和一场狼藉声名,换了银行卡里源源不断的钱,这一次,又可以拿什么换?

莫名的,她想到刚才出去的那个女人,鬼使神差的开口:“要是秦总需要,我们的交易,可以继续。”

“不需要。”他残忍的开口。

交易到期的时候,她从枫泊居搬出去那天,他说,如果你愿意,交易可以继续。她拒绝了。

现在轮到她,带着忐忑的,希冀的,向他祈求一般的说,要是秦总需要,我们的交易,可以继续。他却说,不需要了。

“那么秦总,需要什么?”

“一个chuang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微信阅读
ycwx68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