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胡炎,宗远正已经起chuang,孙岩山见到了宗远正后,深深的鞠躬抱拳,(以他的身份,是不必在自己的府上向宗远正行跪拜大礼的。当然,这根宗远正此时的身份还只是一个普通皇子有关系。如果是重新被立为皇太子,那就礼数要更高一位了。)道:“殿下,老臣昨夜来的晚,就没来打搅殿下休息,今日一早,特来拜会。”

“大将军多礼了!”宗远正做出不必行礼的手势。

胡炎向孙岩山深深一躬,毕恭毕敬的道:“胡炎见过任大将军!”胡炎这绝对是出自自己的真情实意的拜谢,当年在胡府门前,羽林卫大军包围了胡府,如若不是孙岩山在场的话,恐怕早已现场失控,换做任何一个将军带队,都要被掠抢厨师了。

孙岩山注视着胡炎,见昔日那个小小的孩童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身材欣长面相俊美的青年,心道:胡家果然都出俊男啊!

“你是胡炎啊?好多年不见,都长这么高啦!比我孙子孙刚还要高出半头啊!”

“呵呵,我可没孙刚这么壮硕啊!”胡炎只得自嘲道。

孙岩山也不再与胡炎再多说了,而是对着宗远正道:“殿下,我们这便去皇宫,走吧。”

宗远正望了一眼胡炎,问道:“你去吗?”

胡炎连连摆手,道:“我哪里去的了?去不得没去不得。”

胡炎的这一举动,孙岩山看在了心里。他拍拍胡炎的肩膀,道:“会有机会跟殿下在皇宫见面的。”

孙岩山此语可谓意味深长啊,胡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对孙刚道:“虎子,殿下我交给你了,我就先回了。”

孙刚点点头,嗯了一声。“放心吧!”

胡炎向宗远正道别,“殿下,我先行一步了。”

然后又向孙岩山道别,“大将军,胡炎告退。”

“嗯,好,有空常来找虎子。”

…………

宗远正与孙刚一道来到了院子中的马车前,三辆一模一样的马车,甚至连拉车的马都是一色的黑的油光发亮的骏马,如此这般的安排,显然是孙岩山为了稳妥起见,毕竟在这帝都之中还有刺探府的余孽尚未完全剪除,宗远正的安全可是第一位的,不能有丝毫的偏差。

“殿下,那面具你还是戴上吧。”孙刚在宗远正即将钻进中间那辆马车车厢的时候,靠近他的头边说道。

宗远正点点头,从怀中掏出了那张胡炎留下给他的面具,戴在了脸上。然后,钻进了中间的这辆车厢。

另外两辆马车里面,每个里面都坐了两个兵丁,是羽林卫中的身手不错的佼佼者,没错,就是,原先跟随在孙刚去北疆接宗远正回来的毛路,李成,赵明勇和杨凡四个人。他们已经回归到了羽林卫之中,归队了。

“启程!”孙岩山跨在马上,大手一挥,走在了最前面,领着三辆马车以及车前车后跟随着的足有三百人马的羽林卫士兵,孙刚则骑着马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负责殿后压阵。

一行大军浩浩荡荡的出了羽林卫大将军府,沿着将军街向皇宫方向行进着。

而此时,在一处墙的后面,两个鬼鬼祟祟的影子正盯着这支车队中间的那三辆马车!

“人太多,下不了手。”其中一个声音很是低沉的道。

这两个人的头上戴着一顶帝都里面西域人所特有的那种宽大帽檐的帽子,而且帽檐压得很低,躲在墙角后面,根本看不清这两个人的长相,不过从其中一个人的下巴上的虬髯胡须,却能得出这个人是个十足的大胡子无疑了。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是,虽然戴的是西域人特有的帽子,但衣着上却是大陆中原人士的青袍与黑袍。

“钱老六,英王待咱们不薄,如今他倒了,咱们跟着一道成了飘零的落魄人了,混江湖已经成了奢望,咱是从江湖投奔到这刺探府的,再回首的话,已没退路了。都怪这个任家,孙岩山,任方还有那个小子叫孙刚的,帝都羽林卫是咱刺探府的死敌啦!今儿,怎么也得让任家的老头子小孙子见点血不可!”

说话的这个人叫袁青龙,钱老六原名钱阳,这两人都是刺探府的人,被胤天伦网罗过来的江湖异类,袁青龙长的一副大胡子,身材彪悍,钱阳倒是精瘦的很。这两个是从围攻皇宫中的刺探府高手中侥幸逃脱的,没有被皇宫侍卫和衍月真人的弟子击伤擒拿和击毙,紧紧是负了一些轻伤。像他这样的人还有不到十个,如今其他的人都已经不知道去向,而这袁青龙和钱阳倒是个胤天伦的死忠,自打从养龙殿院落中逃脱出来之后,便念念不忘要给胤天伦找回些面子,而且他们也得知胤天伦已经逃出了帝都,如今下落不明。

袁青龙和钱阳将目标很快锁定在了击败胤天伦的主力首功之臣孙岩山身上。为此,他们已经在孙岩山的羽林卫大将军府周围勘探地形熟悉环境了一天一夜!

“金钱镖还有多少?”袁青龙低声问道。

钱阳伸手向怀中摸了摸,从中掏出了一枚。这金钱镖是用大胤的铜币打磨出来的,将周边磨得甚是锋利,在钱眼中间串上一条红绳,略微粗些,有时也可以用细条红布,这种暗器易于制作和携带,制作费用也不高,(当然不会选择银币和金币了。)

“还有不到十枚了。在养龙殿大战中用掉太多了。”钱阳道。

“是少点,不过偷袭的话,够了。”袁青龙道:“咱们抄近路,到他们前面的必经之路。”

袁青龙说完,立刻转身向身后方向疾行,钱阳紧紧的跟着。

羽林卫大将军府坐北朝南,袁青龙钱阳二人是在西面的巷子里,向北走。孙岩山是向东走,沿着这条将军街一路通到正阳大道然后向北,便可抵达皇城。所以袁青龙和钱阳在经过一道向东的巷子的时候,两个人立刻拐了进去,这样与孙岩山的车队便可以在正阳大道与这条巷子的交汇处进行截杀偷袭了。

不过,让这两个人始料未及的是,他们的举动却让胡炎在无意之中给发现了!

胡炎比孙岩山他们先出了大将军府,他是没什么事,将宗远正交给了孙刚,自然浑身一身轻松,骑着马便在这里溜达着。胡炎不喜欢走大道,也巧了,正好走在这条将军府西面的巷子里!

巷子不是很宽,胡炎骑着马,剩下的空间也就能再让一个人通过吧,这还得是胡炎的马匹靠边走的情况下,如果稍稍往中间走了点,整个巷子都要被拦住了。

袁青龙和钱阳用那宽大的帽檐遮住了眼睛,一路疾行,还好在距离胡炎还有不到十步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不然还真有可能就撞上了!

“前面有人。”钱阳低声道。

“过去!”袁青龙很坚定的道。

因为帝都刚经骤变,所以帝都的大街上行人都不是很多,都躲在家中不敢出来,更别说这平时就没多少人行走的巷子了。这个时候,乍然见到胡炎骑着一匹马占据了整个巷子,反而觉得有些突兀了。

“让一让!”袁青龙在快到胡炎跟前的时候,猛的说了一句,这个大胡子的声音在这幽静的巷子里便如同响起了一声小型的惊雷,将胡炎给着实的吓了一条,胯下的马也有些不安分的嘶鸣起来。

胡炎回过头来,见这两个人都将自己很是熟悉的西域人戴的帽子的帽檐压的很低,遮盖住了大半个脸,再见到身上穿的都是大胤人穿的青黑色长袍,不觉得有些奇怪。

“这么大声作甚?吓着我的马啦!”胡炎也没甚好气的道。

袁青龙正欲怒目相向胡炎,钱阳却将他迅速的拉走,两个人一前一后从胡炎的马旁可谓是挤了过去,钱阳低声道:“别节外生枝。”

声音虽然不大,但因为这两个人以为胡炎就是一个走路的普通人,所以说完之后一路快步向前,倒是没在意。

而胡炎却是满心的疑惑了:这两个人好生的奇怪!这西域的大帽子明显就是为了遮盖自己的脸才戴的,身上穿的却是大胤的服饰,显得不伦不类的,还节外生枝?节外生什么枝?莫非这两个人有要紧的事要做?看那走路的样子,投胎一般的急速,应该是何你重要的事!

胡炎立刻看出了这两个人的迅疾的步伐明显不是普通人所能走出来的,现实是有身手的,胡炎再回头看了看这幽静的巷子,除了自己和前方几乎消失的快无踪影的两个人,别无他人,胡炎觉得很不正常啦!

这两个人在大将军府旁的巷子里如此的鬼鬼祟祟,莫非有什么不好的勾当吗?

不好!胡炎立刻想到了孙岩山孙刚带着宗远正在这个时候也出府了!保不准这两个人就是那刺探府的余孽啊!刚才那孙岩山还说过这个话的啊!

胡炎心下大骇!好不容易将这宗远正给万无一失的交到了孙刚的手上,都快带去皇宫见乾元帝了,别在这个节骨眼上,节外生枝啊!

想到此,胡炎打起马鞭,立刻跟了上去!

巷子很悠远,胡炎的马四蹄奋起,便冲着那袁青龙和钱阳奔了过去!

胡炎在马上边急追边动脑分析着自己的处境,自己目前一个人,对方两个人,还不知道身手如何,此时若是牧野云鹤在身边的话,自己便可以有十成的把握直接向这两个家伙发难,先误打了再说,保不准还真是刺探府的余孽呢?可目前自己一个人,如何是好?

不行,先追上再说,想办法拖延下时间,看这两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

袁青龙和钱阳的步伐虽然很快,但毕竟比不上奋蹄而起的胡炎的马跑得快,当身后传来马蹄的声响后,袁青龙和钱阳都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dwyd66

微信关注阅读更多后续章节

15341243676265